第八十章 伴君信君(4)

血月當空,一只黑鴉跌跌撞撞飛過來,無力的跌落在地。

黑蓮在月色下綻放妖冶光芒,周圍漸漸溢出一層暗紫色的光環,那光環越來越大,直至籠罩到地上一動不動的黑鴉。

血月光芒忽的一亮,只見地上的黑鴉動了動,一道虛影閃過后化為仲昊,他鎧甲殘破,滿身鮮血。

仲昊艱難地撐起身,從地上爬起,靠坐在一邊的大石頭上。

“義父!”欽原忽然奔來,跪在地上扶著他,仲昊抬頭,喘著氣,一雙眼綻放鷹隼一樣血腥的光芒,他緊緊抓住欽原的手腕,聲音沙啞,“我找到那個孩子了!是扶云殿的小仙娥!她身上有天恒神砂,九宸……九宸把她藏起來了……”

欽原瞪大眼,只見仲昊紅著眼,口中不斷涌出鮮血,嘶聲道:“幫我找到她!找到她!”

扶云殿中,九宸闔眼打坐。

“吱呀”一聲,房門打開,靈汐端著茶盤走了進來,對九宸甜甜一笑:“神尊,我給你泡了茶。”

九宸抬頭看她,放下書,微微頷首,靈汐將托盤放在小桌上,在腳踏邊半跪,看著九宸白皙分明的手拿起白玉茶壺,斟茶,一套動作行云流水。

靈汐的手背在后面,囁嚅道:“神尊……”九宸偏偏頭看了她一眼,問道:“藏了什么?”

靈汐猶豫了一下,攥著小拳頭慢慢伸出,攤開的掌心里,長生結靜靜躺著:“神尊,這個,還給你……”

九宸挑眉,看了看她,忽然伸出手,靈汐卻又忍不住往后縮去,九宸頓時失笑:“你是要還?還是不要還?”

靈汐磕磕絆絆:“我、我……”九宸瞧著她為難的樣子,站起身,一個彈指到她腦門:“本尊送你的,便是你的了,收起來吧。”

靈汐吃痛,捂著額頭,卻傻呵呵笑起來,九宸微微勾了勾唇角,低下頭繼續看書。

靈汐心中喜滋滋的,扭身也忙碌起來,開始翻箱倒柜的找東西。九宸竭力凝神片刻,終于實在受不了似的,放下手中書籍,抬頭問:“你在做什么?”

靈汐回頭眨眨眼:“我收拾東西呀。”九宸微微一愣,靈汐繼續道,“我們過陣子不是要去從極淵嗎?總要收拾一下。”她來到九宸身邊,指著茶具,“神尊喜歡這套茶具嗎?”九宸點點頭:“還好。”

靈汐拍手,“那也帶上!”說著又興沖沖來到書架旁:“神尊,書都要帶上的對吧,從極淵內時光漫長,可以用來打發時間的,哎呀,我需要一個大箱子!”

九宸望著她風風火火的背影,淺淺一笑,繼續看書。

仙娥房內,所有的雜物已經收拾妥當。

白澤在箱子上玩耍,從一個箱子跳到另一個箱子,一不小心摔了個四腳朝天。靈汐拎著白澤的腿將它提起來,對著它齜牙咧嘴:“五碗,我兇不兇!”

白澤茫然的看著她,然后伸出小爪子,拍在她臉上,靈汐撇撇嘴:“你都不怕我,應該不兇吧?”

白澤拼命掙扎,四只腳在半空中亂蹬,靈汐把他抱在懷里:“我最近仔細研究了一下我自己,我眼睛是黑色的,頭發顏色也沒變,也沒有想生喝人血手抓人肝的沖動。但我昨夜做夢,夢到天雷真君和西王母追殺我,被我打的屁滾尿流跪地求饒。我是不是有狂暴傾向,我會不會入魔了?”

白澤嗷地叫了一嗓子,靈汐憂心忡忡地摸著它:“不知道別人入魔是什么樣的,我最近還特別想吃肉。哎!”

風吹起,窗子開了一角,正好能看到對面的寢殿。靈汐望了望,低下頭喃喃:“神尊讓我信他……”

她頓了頓,猛地站起來,白澤沒防備,直接摔在地上。靈汐卻是目光閃亮:“對,神尊最近對我可好了,只要跟他離開天宮,所有事情就都結束了,我們開開心心生活!嗯!打起精神來!”她拍拍自己的臉,又陀螺般的忙碌起來。

扶云殿正殿中,靈汐正埋首忙碌,殿中擺放著兩個大箱子,忽然,九宸從殿外走入,皺了皺眉。

靈汐轉頭,高興地迎上來:“神尊!”

九宸四處看了看,面色復雜:“我的書呢?”靈汐愣了愣,指著其中一個箱子,“在這兒呢。”

九宸揉揉眉心:“我的茶具呢?”靈汐又指了指另一個箱子,九宸再問,“家具擺件呢?”

靈汐怯怯道:“都,都在這兒了。”

九宸無奈:“你都把它們裝起來做什么?”靈汐撓了撓頭:“我們要搬家嘛,總要收拾一下的。”

九宸哭笑不得:“我現在連條毯子都沒有!”

靈汐立刻道:“有的有的,我在寢殿給你留了一床被子,厚厚的,可暖和了呢。”說著就要去帶他去臥房看。九宸卻忽然攔下她,一步步靠近:“你是不是很閑?”

靈汐被他逼得步步后退,忍不住撲通一聲坐在椅子上,雙手撐在后面:“不閑啊,十三和花煙不知道去哪了,都幾天沒見到她們了,這殿里的活就我一個人干。”邊說邊掰著手指頭數,“還要照顧您,還要打包收拾行李,廚房和茶水房我都沒來得及收拾呢……”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