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一章 兩情相悅(1)

扶云殿內,九宸端坐于榻上,青瑤坐在旁邊的方凳為他把脈。

片刻之后,青瑤輕輕將九宸的手放回,態度不像平時那么清冷:“幸好丹藥服下的即時,再佐以無燼木的功效,神尊仙體并無大礙。”

九宸淡淡頷首,輕輕落下挽起的袖口:“有勞了,多謝。”

青瑤垂下眸,扯扯嘴角:“擔不得神尊一聲謝,這本就是小仙分內之事。”

兩人相鄰而坐,一時無言。

青瑤慢慢站了起來,躬身:“神尊休息吧,還是謹記不要妄動神力了。”

“本尊知道了。”

青瑤拎起醫藥箱,后退兩步,才轉身而去,走到門口,卻停下了腳步,回頭微微一笑:“神尊,多謝您。”

九宸抬頭,看懂了青瑤這話中的謝意,不以為然,淡淡一笑。

青瑤退下,九宸微微吸氣,再次閉目,凝神打坐。

桃林,藥廬。樂伯坐在桌邊正盯著丹爐發呆,目光悠遠,難得的是今日他手中那個不離身的酒葫蘆不在。青瑤走了進來,對著樂伯行禮:“師父。”

樂伯猛地抬起頭,面色焦急:“見到人了?”

“好在有神尊護著,暫時沒什么事。”青瑤點頭,但是還是有些擔心,“但靈汐在幽都山露了相,魔族中人怕是不會善罷甘休。”

“聽聞戰神帶人掃了一遍幽都山。”樂伯凝神。

“是,暫時太平了些,但是魔之一物,滅之不絕,不知何時又會死灰復燃。”青瑤輕聲回道。樂伯低頭。

青瑤還是覺得師妹在天宮不是辦法,提議道:“師父,神尊似乎想將師妹帶去從極淵。他雖位高權重,無人敢輕易開罪,但他的清修之所畢竟還在天族的眼皮子底下。紙終究包不住火,依我看,還是將師妹送的遠遠的,最好是個誰都找不到的地方才安全。”

樂伯聞言,陷入沉思,低聲喃喃:說的是呀!

青瑤從藥廬匆匆走出。承晏看青瑤一眼,面無表情移開視線,心中念到:什么啊!動不動就綁我!

青瑤停下腳步,一揮手,承晏身上的捆仙繩落下,對著一無所知的弟弟,嘆了一口氣:

“你好好照顧師父,別再惹禍了。”語畢,駕云而去。

承晏甩掉身上繩子,往前跟了兩步,不服氣的沖著天空大喊:“什么嘛!明明是傻鳥亂跑,怎的一個個都來說我的不是?!”磨牙,在原地思忖片刻:不行,我非上天宮教訓她一頓不可!

承晏捻手正要法術飛走,忽然眼角一瞥,旁邊一個花盆戰戰兢兢,仙光微微閃動,一點點拼命往墻根后挪。他掃到這一幕,放下手,冷笑一聲,邁著四方步晃晃悠悠走過去,啪的一下伸出腳,攔住了花盆的去路:“蠢花,還記得我剛才說什么嗎?”

只剩一個葉子的花蓼戰戰兢兢的:你、你就知道欺負我,明明是你姐姐綁的你。

承晏隨手,一吸便將花盆收入掌中。

“啊!”在花盆中的小花蓼驚呼一聲!

承晏隨手一拋,將花蓼精直接丟到旁邊的湖水里,大笑:“我現在沒空料理你的頭發,你先去好好喝水吧!”誰讓剛剛你不幫我放開繩子!他笑完,拍拍手,心情大好,變為狐貍,幾個跳躍一飛沖天!

花蓼在水中化出人形,一邊哭,一邊拖著自己的盆往岸上走,雙眸含淚:壞人,壞人,嚶嚶……

扶云殿內,靈汐在院子里一邊澆花,一邊美滋滋哼著小曲,還是扶云殿住著舒服,卻沒發現身后一抹地上的黑影在漸漸接近她。

靈汐渾然未覺,旁邊的白澤猛地站了起來嗎,還沒來的及大叫一聲。

承晏已經到了靈汐身后,一腳踢上靈汐的屁股!

“哎呀!”靈汐一個沒留神,就被踢到跪倒在地,手里水盆灑了自己一身,回頭一看來人,氣惱又委屈吼道:“死狐貍!你干嘛!看弄我一身都濕了!”她紫色薄紗的裙擺都濕了,還在滴著水,狼狽極了!

“濕了?我還想打斷你那肥翅膀,拔光你的翎羽毛呢!”承晏見狀,心中高興,面上冷笑,還擼起袖子,儼然就要動手!

“啊啊啊!”

靈汐抱頭滿院子跑,承晏隨手抄起地上的一根樹枝甩得刷刷作響,緊跟著靈汐追,邊追邊罵:

“叫你天天往外跑!心都玩野了!害的我挨揍!”

白澤大叫著跑在靈汐后面,想幫忙卻幫不上。

“你講不講理啊!誰揍你你揍誰去啊!欺軟怕硬的臭狐貍!”靈汐抱著頭,背后還是被樹枝打掃到幾下。

“呵,我就欺軟怕硬了怎么著?”承晏終于追上,一手狠狠擰住靈汐耳朵,準備擰著再轉一圈,沒發現自己身邊突地亮起一點白光。

九宸突然現身,陰測測盯著承晏。

承晏嚇一跳,下意識放手,后退了一步,指著面無表情的九宸:“九宸,你鬼鬼祟祟的做什么?”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