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二章 兩情相悅(2)

司命殿。

十三抱著酒壇,重新坐了下來,坐在司命身邊,挨的緊緊的,臉上可憐巴巴的:“沒人要我,我只能來你的司命殿了。”

司命臉色大變:“為什么?你來我這能做什么?”

“能做的事多了,我能幫你洗衣疊被、端茶倒水,還能陪你聊天解悶、打坐修行,你若需要,我還能陪你切磋功法,給你喂招,你若外出,我還能保護你,保證妖魔鬼怪不能傷你分毫。總之,靈汐花煙她們能干的事我能干,她們不能干的事我也能干。有了我一個,你這司命宮的仙娥,就可以集體解散了。”十三的臉都快貼到司命的臉上了,還在板著手指數著自己能做的事情,最好是把司命宮的仙娥都擠跑了那最好。

司命猛地站了起來,臉色白一陣紅一陣,陰晴不定。

那他豈不是每天睜開眼都是十三,閉上眼也都是十三。

他的司命宮以后是不是都要改名叫十三宮了!

十三瞟了司命一眼,扭捏的道:“當然,如果你還有別的需要,我也是可以的……”云風一口酒噴出來!

司命發狠,轉身就要走:“我去問問神尊,到底為什么把你趕出來!”讓神尊趕緊把這人給弄回去才好!

“站住!”十三大喊!司命站住。

“回來!”

司命聞聲,慫慫的轉身,臉色很是可憐,“我就是想去幫你討回公道。”

“神尊做事自有他的考慮,我用得著你去幫我討公道?”十三把手中的酒壇子放在地上,站了起來,走近司命身邊,直面他。

司命被十三逼得后退兩步,欲哭無淚:“你剛剛不是這么說的。”

十三惡狠狠道:“你嫌棄我?”“沒有。”司命聲音弱了幾分。

十三指著司命的鼻子:“那你是討厭我。”

司命低頭:“沒有,我怎會討厭你?”

“那你為何不肯留我?我與你相識萬載,還曾對月結拜,約定即便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,

也要同年同月同日死!如此情誼,加上我一身修為,已是上仙之身,難道還不配在你面前做一個端茶遞水的仙娥?”十三酒勁兒上來了,扯著喉嚨喊。

司命偷偷看來一眼云風,誰知云風裝作沒看到,繼續低頭喝酒,他只能抬頭輕聲道:

“我、我不是怕委屈你嗎?”

十三直直的走到司命的跟前,兩只眼睛死死的盯著他,狠聲道:“你只說,我留下,你樂不樂意?”司命委屈道:“樂、樂意。”

十三一喜,一巴掌拍在司命的肩上,險些將司命拍倒:“樂意就好,你放心,以后我會好好照顧你的。”

司命一臉敢怒不敢言的悲憤。

云風在一旁看戲,笑的開心,起身,“那就恭喜二位了。”

司命哭喪著臉,看著云風:“恭喜什么?”云風站了起來,笑對十三:“十三,恭喜了,登堂入室了。”

十三掃了一眼司命,“嗨,八字還沒一撇呢。”

“哈哈,先走了,你們聊。”云風拎著酒壇,晃晃悠悠的向外走去。

司命見云風要走,悲切的大喊:“上神再呆一會吧!”

云風擺手,頭也不回:“不了,長夜漫漫,你二人好好相處吧。”

司命看著瀟灑而去的云風,仰天一副“我要死了”的悲哀!

十三又一巴掌拍到他的后背“司命,今夜我睡哪里。要不跟你睡……”

“不要!”司命大喊!

云風可不管十三與司命之間的冤家官司,他這一走出司命殿,殿外清風拂面,一身的酒氣散去了不少。

圓月碩大,他仰頭看著,目光悠遠,心下的沉重卻沒有卸下。

師兄,看來真是對靈汐動了心了,可是靈汐那身份……師兄怎么辦?

云風拎著彼心釀酒壇,一路憂心忡忡,一邊走一邊不時的拎起酒壇喝上一口。

馬上就要來到望月泉,突然一道白光襲來,云風利落閃身,抓起酒壇,白光再一閃,“咚”的一聲一樣東西落入酒中,他低頭去看酒壇,竟是一尾渾身純白的瑤魚。

“什么人?”

云風聞言微微揚眉,向前走了幾步,只見青瑤站在望月泉畔,一身素色裙褂在夜風中搖曳,清冷的面容比這圓月還要耀眼。

云風站穩身子,態度溫和:“青瑤醫官。”

青瑤點頭。

“這么晚了,醫仙還不休息?”云風還是沒忍住,開了口。

青瑤指著冒著薄霧的望月泉面,“這望月泉瑤魚有治療寒疾的功效,但它們只在夜間才會浮上來覓食,我捕幾尾,為戰神做幾道藥膳。”

云風抱著酒壇走了過來,笑的溫柔:“醫官這般對我師兄,真是有心了。”

青瑤不為所動,聲音冷冷的:“他對我師妹好,我便也對他好。”

云風默默看著青瑤,兩人一時相對無言。這是自那次被她諷刺后,他第一次見她,卻感覺好久沒見到一樣。青瑤則是撇開臉,也不知道說什么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