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六章 幻境之殤(2)

桃花灼灼,燦若云霞。

臨窗榻上,靈汐猛然睜眼坐起,高喝道:“神尊!”

四處一看,才發現自己是在熟悉的桃林臥房中,一陣茫然。她嘗試的活動了一下曾受傷的肩膀,未察覺絲毫疼痛,連忙低頭摸胸口,依然不疼,再看衣服,干凈整潔,又不敢相信的摸臉,完好無損,更顯詫異不解。

“我怎么在桃林?傷也都沒了?”她恍惚片刻,急慌慌的下床,拉開房門,“神尊?神尊!神尊!”

她走出房間,院落中,風和日麗,鳥語花香。樂伯醉醺醺的躺在搖椅上,一手拿著酒壺,一手推開躍躍欲試要搶酒的白澤:“去去去,老夫尚且都不夠喝,哪里還有酒給你?”

白澤不甘心的撕咬著樂伯的袖子,發出生氣的嗚嗚聲。

“爹!”靈汐喚了聲,提起裙擺跑了出去,樂伯沒好氣道,“醒了?”

靈汐狐疑四處打量:“爹,神尊呢?”

“走了!”靈汐無措的比劃,“走了?怎么走了呢,我這傷,我這……我我我……”

樂伯吹起胡子:“你又沒事,他還留在桃林干嘛?等著天宮的天兵天將打上門來嗎?”

靈汐皺眉:“這和天宮有何干系?追打我的明明是南岳的上仙呀?”

樂伯冷哼一聲:“哼,干系可大了,你身懷魔氣的事情,在天宮已經人盡皆知,九宸以你仙隕為由,暫時蒙蔽了天宮,但他畢竟是戰神,保你一次,兩次,難道還指望他能保你一世嗎?”

靈汐一臉錯愕:“魔氣?女兒,女兒怎么會有魔氣?那是誤會,是普化仙君親自驗證的……”

樂伯灌了口酒,不以為意:“若非九宸動了手腳,就憑你,能逃過普化的法眼?”

靈汐一臉茫然:“怎么會這樣?”

樂伯哼哼:“一旦被人發現是九宸包庇你,你要他如何在天宮自處?身為天族戰神,難道為了你,與天族為敵嗎?”

可是,可是神尊答應過她,要一起回從極淵的……

靈汐低下頭,有些沮喪。

樂伯打開葫蘆仰頭喝酒:“你再癡纏于他,只會害死他,日后還是好好留在桃林吧!”話音剛落,忽然看見天空黑云涌動,他頓時面色凝重,坐直了身子,白澤跑上前去,對著天空狂吠,滿滿敵意。

“魔族?!”樂伯如臨大敵,

靈汐面色驚恐:“五碗回來!”仲昊神色陰鷙的從天而降,一腳踩死白澤,盯著靈汐:“本座尋你許久了。”

靈汐心中一痛:“五碗!”只見仲昊一身黑色魔氣縈繞,雙目發紅,驟然提刀攻來。樂伯將酒壺向仲昊丟去,打出一道仙法迎面而上,酒壺在仲昊面前炸碎,迸濺的酒水,迅速化作仙藤向仲昊糾纏而去。仲昊冷哼:“自不量力。”抽出魔刀,迅速上前,揮刀斬了仙藤,直取靈汐!

樂伯沖上去擋在靈汐面前,二人斗在一處,仙法四射,仲昊忽然一刀劈在樂伯身上,樂伯頓時口吐鮮血,摔在地上,卻仍伸手死死抱住仲昊

靈汐驚慌失措的要喚出天恒神砂幫忙,但天恒神砂全無反應。“愣著干什么,逃呀!”樂伯雙目發紅,口吐鮮血,仲昊高高提起長刀,就要砍下!

“爹!”靈汐驚慌失措,想要沖上前,卻忽然被拉住手腕,承晏怒喝,“快逃!”樂伯雙目圓睜:“靈汐,快逃!”

承晏抓著靈汐的手腕,強行拉著她轉身逃奔逃,靈汐掙扎回首,不住叫喊,眼睜睜看著仲昊揮刀捅進樂伯后心,將其釘在地上,承晏痛心疾首,聲嘶力竭:“走!”

二人一路往后山逃去,靈汐渾渾噩噩,失魂落魄的不住念叨:“怎么會這樣?”

承晏忽然甩開她,悲憤道:“他是魔族!魔族為何要殺你?”靈汐慌亂搖頭:“我,我不知道!”承晏盯著她,紅著眼:“怎么會不知道?桃林一向太平,若非是你,好端端的桃林,為何會有魔族來犯!”

靈汐忍不住步步后退:“對不起,對不起,我、我真的不知道!”忽然,面前一道黑氣裹挾著凜冽之氣擊在石壁上,兩個人忍不住踉蹌后退。

“本座說過,一旦天宮知道你身懷魔氣的真相,你只會死的更快。”欽原提著劍,飛速襲來!承晏硬生生接下一擊,突然雙手拍地,一座高墻拔地而起,怒喝一聲:“走!”語罷拉起靈汐,踉蹌奔逃。

二人逃至橋邊,承晏一個趔趄摔倒,胸口劇烈起伏,出氣多進氣少,掙扎了幾下,卻怎么也爬不起來。靈汐慌忙顫著手去翻找,“藥呢,藥呢?”

承晏忽然抓住她的手腕,執著的盯著靈汐的雙眼,語氣冰冷:“告訴我,你到底是誰?”

靈汐哭著道:“我是靈汐啊。”承晏閉了閉眼,唇角鮮血流淌,“你是魔?”靈汐拼命搖頭:“我不是!”承晏緊抓她的手,不敢相信:“你,你身懷魔氣?”靈汐不斷搖頭,承晏雙目發紅,“師父是因你而死?”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