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七章 幻境之殤(3)

天宮大殿燈火通明,天君端坐在大殿之上,他天君面色凝重,犀利的目光掃過諸仙,最終將目光定在普化身上:“仙娥靈汐果真身懷魔氣?”

普化站在階下,慚愧拱手:“確認無疑,此仙不但身懷魔君一縷精氣,且已顯現魔君無支祁獨有魔印,若被魔族余孽所得,可助魔君輕易沖破封印,后果不堪設想。”

天君面色一沉:“即是如此,為何你當初未曾察覺?”

普化立刻掀袍跪下:“是臣之過,臣,慚愧。”

天雷忽然一步上前:“稟告天君,此事不能全怪普化,試問區區一名下界地仙,若無人相助,如何能抵的過普化查驗?當初臣就多次覺得,這靈汐頗為蹊蹺,若臣未記錯,當初還是九宸主動留此禍患,常伴左右,天宮之中早已是流言蜚語,如今想來未必是空穴來風。”

天君微微皺眉,開陽和含章連忙出列,向天君拱手行禮:“天君明鑒,事有巧合,還請天君明察!”

天雷轉向二人,目光輕蔑:“爾等之意,是本座誣陷九宸了?”

開陽和含章含怒不敢言,依舊拱手:“請天君決斷。”眾仙也起身道:“請天君決斷。”

天君忽然叫了聲普化,普化上前,天君沉聲吩咐:“嚴查天宮之上可還有魔族余孽,查明罪仙靈汐如何獲得魔氣及魔君魔印。”

“紫光、方升。”紫光和方升也出列行禮。“嚴查魔族余孽動向,令一部天兵封鎖幽都山,一經發現魔族,就地格殺。”二人領命。

天君忽然看了眼元瞳:“元瞳。”元瞳出列跪地,只聽仙君道,“你在此次示警有功,仙品晉升一級,天宮留用。”

元瞳激動萬分,叩首道:“謝天君!”眾人紛紛告退,天雷忽然道,“天君,那九宸……”

眾仙一時停下腳步,天君深深的看了一眼天雷,天雷忙改口:“那罪仙靈汐,當如何處置,還請天君示下。”

天君面色疲憊,起身拂袖離開:“待一切查明后,召集群仙再議。”

眾仙稱是,魚貫而出,大殿外,開陽和含章面色沉重地走下臺階,紫光和方升忽然追上去,紫光看了眼二人,語氣中不無譏諷:“真是世事難料呀,天君命本將嚴查魔族余孽之事,近日怕是無暇再去戰部練兵了,相信開陽天將定然不會反對!”

開陽惱怒不語,紫光接著戲謔道:“哦,對了,罪仙靈汐為何能在扶云殿潛伏如此之久,而未被察覺,也是要查上一查的,說不準屆時還需開陽天將配合。”

方升得意洋洋瞥二人一眼:“說那么多作甚?走吧,有得忙了。”紫光志得意滿的大笑離去。

開陽望著紫光囂張離去的樣子,恨的牙根癢癢,偏偏無可奈何,正巧看到元瞳與杜羽離去,忙怒氣沖沖的追了上去,含章無奈跟隨在后。

“元瞳!”開陽繞到二人身前,擋住,面上慍怒,元瞳不卑不亢地向開陽行禮道:“不知開陽天將有何指教?”

開陽先是一愣,而后氣惱質問:“靈汐身懷魔氣之事,你為何不先稟告神尊,反而直接上報天君?你如此逾越,欲將神尊置于何地?”

元瞳面色不改,坦然道:“小仙自是對神尊敬重萬分,但是如此大事,神尊未在天宮,誰又能做得了主?難道不該上報天君嗎?”

開陽啞然,元瞳道:“若無他事,小仙告退了!”說罷一刻不停,元瞳和杜羽一同離開了。

開陽指著元瞳背影,不敢相信的看向含章:“她,她怎么變成這個樣子?”

含章失望嘆氣:“人各有志,強求不得。”

藥王洞診室內,藥香淺淺,一片祥和安寧。

青瑤神色平靜的在房中煉藥,古樸的藥爐,仙氣蒸騰,青瑤單手虛空一掀,打開藥爐,她抬手指向藥架指尖微挑,藥架上的兩支盒子翻開,一朵妖艷的七彩毒花,與一條黑色雙頭雙翅蜈蚣,雙雙飛入藥爐中,青瑤雙手掐訣,將一道道仙光注入藥爐,藥爐頓時火光閃現,仙氣更盛,隱約縈繞七彩仙光。

這時,一名藥童入門行禮:“稟告青瑤師姐,木德星君求見。”

青瑤專注盯著藥爐,頭也不回:“轉告木德星君,說我正在開爐煉藥,無暇相見,若有要事便去找玉梨師姐吧。”

藥童甲垂首應是,而后合上門,悄無聲息地退了出來,他剛關上門,另一名小藥童便迎了上來,迭聲問:“青瑤師姐怎么說?”

那藥童搖搖頭:“師姐在煉藥,讓木德星君去找玉梨師姐。”

另一名藥童頓時驚訝無比:“還在煉藥?就算不見木德星君,也該去紫云臺——”

話音未落,忙被那傳話的藥童比了個噤聲的手勢,回首看了一眼診室,埋怨的瞪了他一眼。那后來的藥童撇撇嘴,悄聲道:“怎么說也是姐妹一場,都這個時候了,怎么還有心思煉藥?”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