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九章 樂伯仙逝(1)

夜色濃郁,圓月高掛,不見一絲烏云,月光如水般傾瀉而下,紫云臺上聚集著各路神仙,大都表情嚴肅,冷眼盯著紫云臺上。

紫云臺中間,跪坐著靈汐,她身姿木訥,無比倦怠。夜風掠起她的長發,露出一張蒼白的臉,目光也不似以往那般靈動,嘴唇干裂毫不見血色。

她身側立著神罰使,兩人眼鏡也不眨的盯著她,好似柔弱的她能逃走一般。天兵天將們分為兩列沿著紫云臺來回巡視,將邢臺圍繞個水泄不通,別說各路神仙了,就算是一只蒼蠅也難以飛入。

突然,一縷夜風吹起,一片樹葉打著璇兒落在了靈汐的面前。

任何風吹草動都令人心生警惕,神罰有種不祥的預兆,面色微沉,捏著武器的手緊了緊:“所有人!進入戒備。”

唰的一聲,所有天兵天將都抽出武器,進入防御狀態。紫云臺上氣氛蕭殺,眾人如臨大敵。

一身影自遠處走來,衣袖靈動,從容不迫。

神罰使大聲質問道:“來著何人?”

對方充耳不聞,從暗處走來出來,隨著距離的拉近身影逐漸清晰,露出一張清冷的臉,明亮的眸子在月光下熠熠生輝,青瑤看著眾人,眼神中是一往無前的倔強。

神罰使向前一步,伸出兵器:“青瑤醫仙止步,遵天君法旨,未得玉令不得近前,違者殺無赦!”

聽到青瑤兩個字,心如死灰的靈汐緩緩抬起頭,眼中模糊的輪廓逐漸清晰,師姐……是師姐來了?可是師姐怎么是這些天兵天將的對手,靈汐立即下意識道:“師姐不要,你快走!”

青瑤無視靈汐的喊叫聲,足尖輕點御風而起,直奔紫云臺。

神罰使見青瑤沒有停下來的意思,便冷著臉酷笑道:“樂瑤膽敢違逆天君法令,立殺無赦!”

青瑤毫無懼色,她法術雖然不算上稱,但是在醫術上的造詣難望其項背,她身形如燕,急掠而起,于半空中停下,袖中毒煙被大范圍的撒向天兵天將,毒煙順著她的動作像似一條有生命的長鍛,在她身前開路。

長鍛所到之處,天兵天將吸入或者觸碰到毒煙,頓時失去戰斗力,手中的兵器紛紛的落在了地面上,一如剛剛落在靈汐身前的那片樹葉,頃刻間都跌倒在地。

見到所有人都倒下,青瑤收回毒霧不再戀戰,匆匆往兩個神罰使嘴里塞了些丹藥,斬斷鎖鏈一把抓起靈汐:“靈汐,我們走吧。”

靈汐唯恐連累青瑤,反而拒絕道:“師姐,我不走。”她擔心青瑤看出她的心思,繼續說道:“神尊會來救我的,師姐你先回去,安頓好我爹和桃林,你放心,我不會有事的。”

青瑤聽不進她的那些話,輕輕一拍靈汐后背,用藥將靈汐迷暈藏入乾坤袋。

青瑤走后,元瞳從暗處走了出來站在神罰使身前,神罰使暈暈乎乎的睜開眼,表情驚恐。

天宮大殿上,群仙云集。因出了靈汐這檔子事情,天君不得不擔心無支祁有復活跡象,連夜召集諸仙百官前來天宮大殿來商議,大殿上燈火通明,群臣進見,開始逐個你一言我一語互相表態。

天君先是詢問眾人:“煉化魔氣一事,準備的如何了?”

天雷向前一步:“稟告天君,臣已準備妥當,不過尚還欠缺一位上神相助。”

云風感覺身上一涼,所有的目光都已經聚集在他身上,不由得氣惱道:“看本座干什么,天宮難道就剩本座一個上神了嗎?”

天君對他的指控沒有絲毫動容:“九宸已隨天尊閉關,其余上神都有司職在身,離開不得,你……”

云風立刻找借口道:“臣、臣亦有司職在身,不敢疏忽。”

天君皺眉,眾人心知肚明,云風和九宸關系良好,亦是和靈汐不差,天雷真君鄙夷:“云風上神,你若要推脫,便換個好借口,說你恪守神職,在場諸仙誰信?”

云風臉皮厚慣了,反而坦蕩道:“我重傷未愈,青瑤醫仙說我近百,不,近千年來都不可妄動神力,行不行?”

此時,傳喚仙人朗聲喊道:“元瞳上仙到。”

元瞳上前來,立刻單膝跪地行禮,面色急切:“啟稟天君,桃林青瑤剛剛在紫云臺,劫走了罪仙靈汐。”

此話一落地,聚眾嘩然。

云風聽到青瑤二字,頓時瞪大了眼,不由得開始聚精會神聆聽。

普化一甩袖子:“刑臺有我座下兩名神罰使看守,她如何能劫走靈汐?”

元瞳面帶痛苦之色:“看守靈汐的諸仙,已然……仙隕!”

天雷真君聞言怒發沖冠:“什么?”

云風太了解青瑤了,青瑤心底純良是不會濫殺無辜:“諸仙如何仙隕?你可是親眼所見?”

元瞳信誓旦旦,滿腹惋惜:“青瑤毒殺諸仙,劫走靈汐,乃是小仙親眼所見,只因小仙失了五萬年神力,阻攔不成,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青瑤離去,元瞳無能,請天君恕罪。”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