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章 樂伯仙逝(2)

桃林上空,布滿了云霧,元瞳紫光帶領著眾將士御風而行,遙遙望下,果然看到了桃林中的青瑤和驚慌失措的“靈汐”,不由得面露喜色,一幅勝券在握的模樣:“她們在那邊,我們追。”

青瑤和“靈汐”毫不猶豫,腳下騰起飛云,乘飛疾行,時不時的回頭觀望,面露驚慌。

元瞳輕輕一招手:“禁空!”

隊列里出現三明天兵,相互結印,連成三角狀的光束,凌空射去,籠罩在青瑤和“靈汐”的上方。

于是,她們二人從空中跌落,只能靠著雙足沿著湖邊奔跑。

元瞳露出譏笑:“你以為你們能逃到哪里去。”連忙追上前去。

“靈汐”和青瑤相互對視一眼,身體頓時化作一道光炸裂,砂石齊飛, 濺在了毫無防備的元瞳紫光臉上,紫光深覺上當,不由得惱羞成怒,回首看去,湖邊到處都是青瑤和“靈汐”牽手奔跑的影子。

此刻,伯樂已經拎著乾坤袋逃到百里開外了,他回首看去,只見遠處湖泊處,神力相撞的轟隆隆作響,仙光閃爍。

看到此景,他忍不住皺了皺眉毛,離開峽谷。一路上樂伯不敢做任何停留,拎著乾坤袋沒有半刻休憩過,深怕天兵天將追了上來。

殊不知,乾坤袋中的靈汐已經醒了過來,她瞪大眼睛四處摸索著,發現身處乾坤袋,不由得掙扎著:“師姐,師姐放我出去。”

見外面毫無動靜,她晃了晃手腕,天恒伸砂顯現出來。

彼時,南天門門口,有一人不斷地走來走去,時不時懊惱的拍了拍腦袋,埋怨自己的愚蠢,這不是別人正是那位搬石頭砸自己腳的云風。

云風望著南天門之外,表情焦急:“我說,你們這群守門的怎么就沒有個打盹的時候?!”

守兵聽到這句話立刻挺起胸膛聚精會神。

云風冷笑:“喲呵,還挺精神的,只能硬闖了!”

他以手為刃,將守兵迅速拍暈在一旁:“精神歸精神,天君也真是的,也不知道派點強悍的來監視我。”

偷跑出天宮的云風,速度飛快,在天空中劃出一道氣流,他想到元瞳的那些話便思緒萬千:“青瑤啊青瑤,你平時處事向來穩妥,怎么偏偏這次犯了糊涂,天宮戰部之威,又豈是你一區區醫官能夠抵擋的?哎!”

峽谷中,已經沒有去路的青瑤“靈汐”二人,身前是高山崖壁,伸手是紫光和天兵,元瞳手中的劍已經高舉,由不得他們逃脫。

青瑤毫不猶豫的抽出劍和來人對峙。

元瞳眼神怨毒:“當初害我元氏全族可有想過今朝?”

青瑤冷笑:“是沒想過,你被廢掉五萬年修行還能追到此,不愧是曾經的四大戰將之首。聽說生生被廢掉修行的滋味不好受,是這樣嗎?”

元瞳表情扭曲:“你這丫頭,死到臨頭還嘴硬。”話畢,手中的劍毫不猶豫的沖著青瑤刺去。

紫光也和承晏相續斗上。

青瑤到底是醫仙,劍術遠遠不及醫術,元瞳又驍勇善戰,兩人相斗,青瑤左支右絀難以招架,很快便落了下乘,元瞳的劍一口氣將她的肩膀貫穿。

元瞳木露兇光:“滋味如何?”

青瑤痛的悶哼,抓住面前的劍刃,手掌生出光亮以法術抵抗。

“靈汐”察覺到這邊的情況,目眥欲裂:“姐!”

紫光微微一愣,趁著“靈汐”注意力在青瑤身上,手中光束一閃,將“靈汐”重擊在地,“靈汐”連連吐血,法術不足以以假亂真,恢復了承晏的外貌。

紫光沖著元瞳大聲道:“壞了,他不是靈汐。”

元瞳見此,手中的劍向前一挺,逼問道:“青瑤,靈汐何在?”

青瑤不言不語,嘴角掛著一抹譏笑,這笑容刺激著元瞳的劍刺的更深,血從青瑤身上滴落,染紅了腳下的砂石。

青瑤雖已受傷,但還想著替樂伯和靈汐爭取時間,于是故意出言諷刺道:“你以為擒住我姐弟,追回靈汐,就能光復元家,讓你母親復生嗎?”

元瞳見青瑤道破自己的心聲,生怕紫光知道他這是公報私仇,眼中殺機更盛,凌空取出另外一把劍,狠狠地沖著青瑤劈下。

突然,一道光將元瞳的劍刃彈開,云風嘶吼道:“住手!”

青瑤身體驀然飛出,云風將她接下納入懷抱,將青瑤的傷勢檢查一番,而后怒視元瞳。

元瞳不卑不亢,反而嘲諷道:“末將奉命行事,還望云風上仙不要阻攔。”

云風氣急敗壞:“好啊,你好的很。”

紫光一個頭兩個大,他在天庭深知這位云風上仙的厲害,又聽了些八卦,知道云風上仙對這個青瑤青睞有加,表情為難:“云風上仙,這桃林罪仙……”

云風將青瑤抱起:“這件事交給我處理,有什么事情我一人承擔。”話畢帶著青瑤和承晏離去,果真是任性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