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一章 樂伯仙逝(3)

而另一頭,遠在天尊山東府中的九宸儼然不知外面已經被鬧得天翻地覆了,他閉著眼,盤膝修煉。

天尊的聲音從枯井之外傳來:“萬事萬物皆有定數,強求不得,你心中有惑而不得其解,乃是你已泥足深陷,別出無路,唯目所見,格局所限,坐井而觀天,又怎能觀天之浩瀚?莫非你井中所見是天,你所未見,便不是天了嗎?”

幻境中九宸睜開雙眼抬頭仰望井口。

有落葉從井口落下,正好落在他的眼睛上,他取下樹葉,陷入思慮當中。

天空日夜變幻,九宸似有頓悟。

九宸將仙力灌入聲音當中,傳出結界:“弟子即便身在其中,又怎能不知天地浩瀚?格局或許能遮住我的這雙眼,卻遮不住整座的天,弟子觀天乃是用之以心,胸懷大世,天便是天,不分內外,亦無關置身于何處,少一片,少一點都不算完整,敢問師尊,不完整的天,那還能稱之為天嗎?”

話畢,他索性閉上眼睛向前一步,果然穿透了井壁。

井壁之外是一片郁白的濃霧,陽光也無法穿透,天空灰蒙蒙的,泛著血色的光。

天尊的聲音響徹耳際:“十萬天兵天將,你亦能含淚殺之,事關六界蒼生,一個靈汐,為何不能殺?”

九宸身形飄忽,回到了當時的戰場,化作局外人看著當時的自己身處幽都山,黑砂土上尸橫遍野,再無天兵活著。地面尸體中突然冒出黑氣,一縷縷的飄出。這是魔君現身的征兆,幻境中的九宸強打精神握緊手中的劍,目光冷冽的看去。

眾魔兵讓出一條路,無支祁騎著吞天獸走出。無數黑氣涌入無支祁的口鼻之中,他享受的瞇眼回味片刻,而后戲謔看向幻境的九宸。

無支祁眼中滿色得意之色:“好大的殺氣,九宸,你親手殺了自己十萬天兵,如此行徑,與魔何異啊?”

場景陡然變換,再看去,已是戰場之外,眾魔兵也已偃旗息鼓,亂石蓬草當中,有一嬰兒躺在襁褓之中,看身形不過兩三個月大,正在襁褓中揮舞著藕臂,咿咿呀呀的哼唧,無比可愛。突然幻境中的九宸目光一頓,視線被她手中的長生結吸引,那顏色殷紅如血,點燃了周遭一切。

幻境的九宸渾身浴血,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,衣袍染血身上散發煞氣,儼然是已經入魔。

戰場深處,黑蓮遍地盛開,只見他們緩緩升起,魔氣從中散發,糾纏聚攏像是吐著信子的毒蛇,一路蜿蜒著、快速的、向九宸的心口涌去!

毫無預兆的,嬰兒似乎感悟到了什么,突然握住了幻境的九宸染血的手掌,將長生結送入他的手中。九宸轉頭看去,嬰兒咯咯笑著,似乎察覺到了九宸的目光,對他綻放了一個明亮的笑容。九宸的眼神瞬間恢復清明!身體中的魔氣如同潮水般褪去。可不詳的是一縷魔氣鉆入嬰兒體內,在她的耳后化作一道魔印!

幻境的九宸轉頭看著嬰兒:“原來是你救了我。”他垂下頭,坐化在嬰兒面前。

現世的九宸吶吶道:“凡人常說,投我以木瓜,報之以瓊琚。匪報也,永以為好也。凡人尚且如此,我受凡人香火,被尊之為神,當如何?這個孩子,她對我有恩。她有今日種種,是我的過錯,我怎能棄她不顧。”

而她,便是靈汐!

畫面再轉,戈壁灘深處,寸草不生,風與沙相互糾纏,來了又停如此反復。一處石室當中,仲昊正盤膝療傷,突然有腳步聲響起,黑蚩從外面走了進來,單膝跪下:“稟告恩主,探子來報,桃林靈汐已然逃離天宮,正遭諸仙追殺。”

仲昊心滿意足的點點頭:“一定不能讓她落到天族中人的手中,一旦靈汐死了,魔君將再無重見天日的機會,不惜一切代價,將她帶來見我。”

此刻,山靈界一片繁忙,赤鷩匆匆前往國師景休住處,人未到聲音先到:“國師,魔要找的哪個女孩找到了。”

景休抬頭:“是誰。”

赤鷩推門而入:“是一個叫做靈汐的地仙,現在天庭和魔都都在捉拿她。”

景休沉思:“很好,我們需要用她來鉗制仲昊,也需要她來修復和國主之間的關系,我們得把她抓在手里。”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