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三章 女媧之心(1)

萬物歸于寂靜,一切塵埃落地,幽都山上空魔氣光柱逐漸減弱消失,天空陰云散去,太陽西落,漫天晚霞,火燒一般。

幽都山門洞開,九宸牽著靈汐走了出來,事先守在幽都山外的諸神,見二人出來,紛紛嚴陣以待。

靈汐驚懼的望著諸仙,生怕他們突然抽出武器一句妖女就來捉拿她,九宸似乎讀懂她的心思,回過頭去,緊握靈汐的手:“別怕,一切有我。”

這句話如同一顆定心丸,讓靈汐徹底安心。

普化仙君上前一步,正準備說些什么,九宸猛地回頭,冷眼以待,壓迫感十足,令人不敢上前,普化頓時僵在原地,動也不不敢動半分。一時間,空氣凝滯,似乎所有人都能感受到九宸眉眼間透露出來的堅決和凜冽殺意!

九宸牽著靈汐的手,當著眾仙的面,從容不迫的離開。一晃間,兩人已經入了天宮,諸仙卻不依不饒的緊隨其后。

九重天盡頭筑有高塔,八角十三層,形如錐體,高數十丈,呈現烏黑之色,塔基覆有須彌座、仰蓮,蓮瓣重重,散發著薄薄金光,這便是赫赫有名的鎖妖塔。

九宸牽著靈汐的手,站在鎖妖塔門前。他伸出手,輕輕一招,鎖妖塔的大門緩緩的打開:“這是鎖妖塔,古往今來用以鎮壓大妖之地,同時也是六界之中最為森嚴之處,你只有暫待此處,才不會被魔族有機可乘,可好?”

靈汐望著鎖妖塔,堅定的點了點頭,父親蒙難,眼下,九宸已然是她所有所有的依靠。

九宸將靈汐送入塔中:“靈汐,我許你一個承諾,亦要給天宮一個交代,你在此等我。”

靈汐眼中倒映出九宸的面容,她直視九宸:“我不怕,我并非妖邪,亦心中無魔,靈汐相信神尊不會害我。”

鎖妖塔正中間是一座亮著仙光的封印大陣,大陣中心是一尊神農鼎,這鎖妖塔,據說是混沌初開時分,父神盤古鑄就,鎖拿四海八荒兇獸妖魔,煞氣十重,后來神農氏用醫治天下的丹鼎鎮壓煞氣,這才有了四海八荒數萬年的平靜祥和!

九宸牽著靈汐的手走進鎖妖塔大殿,大殿中立刻從頭頂傳來稀稀疏疏的聲音,急促壓抑的喘息聲,悠遠漫長而沉重的喘息聲。

禍斗攀附在巖壁上,猛地墜下,腳上的鎖鏈砸在地板上,發出生硬的響聲。禍斗原是火神祝融的坐騎,因在戰場上臨陣脫逃而被剝奪五識關入鎖妖塔,現今萬萬年過去了,他的五識只剩下耳識尚未恢復。

他看著九宸,諂媚笑著,卑躬屈膝的向九宸行禮。

禍斗低眉順眼道:“鎖妖塔看守禍斗,拜見戰神,敢問戰神,這是要關入鎖妖塔的罪仙嗎?交給小仙便好了。”

禍斗瞟了一眼九宸身后的靈汐,拎著鎖鏈上前,要為靈汐帶腳鐐。九宸冷視禍斗,眼睛微微瞇起,禍斗嚇了一跳,察覺到此女不同尋常,連忙躲在一旁,不敢再提帶腳鐐之事。

九宸仰頭向上看去,隨后牽著靈汐的手,一同飛起,兩人停在虛空之上,鎖妖塔巖壁上的燈火,隨著二人飛升而起,一盞盞的亮起,燈火搖曳。

靈汐看著九宸剛毅的臉頰,仿佛心頭的痛楚和懼意也消失了幾分,她將額頭抵在九宸心口,側臉貼在他的心口,聽著他的心跳。

九宸的心跳,緩慢,但有力。

靈汐閉上了眼,眼淚流下。

禍斗小心翼翼的打開牢房的門,九宸將靈汐放在了牢房的榻上,待把靈汐安頓好,九宸細細交代:“這里不算絕對的安全,長生結要隨時戴在身上。”

靈汐點了點頭,取出長生結。九宸伸手攥住長生結,手中閃過一道仙光:“收好,片刻不要離身,等我處理好外面的事情就來接你。”

靈汐點頭,九宸轉身離開,靈汐呆愣愣的看著他的背影,直到背影消失。

九宸走后,靈汐蜷縮在地上,陷入沉睡,雖在睡夢中,但眼淚卻止不住的滾落。

靈汐猛然尖叫:“爹!”從夢中驚醒,從地上坐起,茫然望著四周,過了片刻,才想起身在何地,她吸了吸鼻子,緩緩的將身子團起,抱著膝蓋,神情木然,淚水漱漱落下。

靈汐喃喃著:“爹……”

禍斗來到牢房結界外,目光陰森的盯著靈汐。身后跟著一只尖嘴猴腮瘦骨嶙峋,賊眉鼠眼的小妖長舌,雙眼不懷好意的四處打量。

禍斗一改往前諂媚的模樣,質問到:“你與九宸是何關系?本座見你和九宸親熱的很,他又為何要狠心將你關在此處?”

靈汐木然的坐在原地,毫無反應。

禍斗不依不饒:“你以為不說話,本座就拿你沒辦法了嗎?你可知本座身為鎖妖塔守衛有何特權嗎?”

靈汐警戒的抬頭看去。

禍斗看到她有所反應:“本座還以為你是聾子呢,不是就最好了!”這句話似乎意有所指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