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四章 女媧之心(2)

圓月當空,夜風簌簌。天尊洞府門外,筆直的跪著一個人,他的聲音紋絲不動,似乎成了一尊雕像。

九宸盼望著從天尊這里獲得指示,須臾,天尊從洞府中走出。

九宸喃喃道:“師尊……”

天尊對著徒弟心中所想再清楚不過:“今日的事,你能攔下,以后呢,千年萬載,你又能攔得下幾回?”

九宸皺眉,不再言語沉默。

天尊的話似乎成了定局:“靈汐難逃一死。”

九宸仰望著天尊,充滿了無力感。緩緩起身,沖著天尊鞠躬,隨后飛向司命殿的方向。

毫不知情的司命正心不在焉的的處理公務,不時愁眉苦臉的嘆氣,連九宸進入司命殿都毫不知情,等到面前出現一道影子,他才愕然抬頭:“小仙……見過神尊。”

司命連忙站起身向九宸行禮。

九宸單刀直入問道:“司命,你閱盡古籍,天族博學者以你為最,本尊問你,本尊若要拿到神農鼎,該如何做?”

司命一驚,手中的筆都捏不穩了:“神農鼎?神農鼎乃是遠古大神神農氏所煉至寶,千萬年來,一直在鎖妖塔內鎮服群妖。神尊要取神農鼎,那鎖妖塔怎么辦?”

九宸道:“所以才問你,可有什么東西,能替代神農鼎,鎮在鎖妖塔中?”

司命思考起來:“要說起來,也不是沒有,遠古諸神法力無邊,所煉制的法寶也是威力巨大。據小仙所知,就有伏羲骨、蚩尤刀、女媧石三件法寶,可與神農鼎媲美。可是年代久遠,伏羲骨與蚩尤刀早已下落不明,就連女媧石也……”司命說到這,突然一頓,想到什么似的,面色驚慌的看著九宸,一把抓住九宸的衣袖:“神尊要做什么?那神農鼎有煉化萬物的功效,神尊要那神農鼎作甚?可是要救靈汐嗎?”

九宸沉思片刻,轉身便要走。

司命死命的拉住九宸,不肯松手:“神尊忘了自己的身份嗎?您是司戰之神,是六界的守護者,您的安危,關系到億萬蒼生的存亡,您不可沖動……”

司命話還沒說完,就定在原地,口不能言,身不能動,但目光依舊殷切。

九宸抱歉的看他一眼,轉身離去。

大殿上,只剩下司命一人,默默的看著九宸離去的背影,目露悲傷,盡管他為司命,可似乎命運依舊不是他能左右的。

鎖妖塔外,白澤不知何時守在了塔外,一直對著鎖妖塔嗷嗷怒叫,。

守衛甲驅趕多次它依舊不走,忍不住叫罵:“畜生,不得在鎖妖塔門前放肆,滾開!”

白澤發怒的撲上去,被守衛甲一腳踢開,它在地上打了滾,不甘心的又撲上去,被守衛甲輕而易舉的掐住脖子:“敢到這來撒野,不知死活!”

白澤掙扎痛叫,不肯屈服,它怒目而視等著守衛,身影漸漸放大,頭上雙角露出,獠牙暴漲,恢復本體,成為龐然大物。

鎖妖塔守衛大驚,后退幾步,握緊長槍!白澤仰天長嘯,威風凜凜。

守衛甲呵斥:“妖獸!”

白澤沖上去,幾下就將守衛打翻!鎖妖塔守衛四散奔逃。接著它氣勢洶洶的凌空撲向鎖妖塔大門,身上仙光一閃,身形又漸漸縮小委頓,最后直接撞到鎖妖塔大門上,滑下,無比幽怨的回頭望去。

而鎖妖塔牢籠中,靈汐捏著長生結坐在地上發呆。

禍斗暴躁的在牢房外大聲嚷嚷:“:罪仙,你考慮清楚沒有,本座的耐性可是有限的!喂,喂,本座在跟你說話呢!”

靈汐置若罔聞,突然間白澤的嘶吼聲傳入塔中。禍斗突然打了個機靈,驚詫的向塔下看去。

靈汐驚喜的仰頭看天:“五碗?!”

她摩挲著手中的長生結,突然長生結的微光漸漸明亮起來,似乎在感應九宸的存在,她連忙站起身:“神尊也來了?”

靈汐的這些舉動全部落在禍斗眼里,禍斗目光詭秘的盯著靈汐,他悄悄穿過結界鉆入牢房,趁靈汐不備,伸手向靈汐抓去,禍斗的雙手剛碰到靈汐,長生結突然仙光綻放,禍斗慘叫一聲,被仙光彈出牢房,摔在地上。

長舌驚愕的看著長生結,后怕的咽口水,而后貪婪:“寶貝寶貝!”

禍斗憤怒用拳頭砸地:“九宸!九宸!本座都被你鎮壓于此,你竟還要與本座作對!”

鎖妖塔外,九宸緩緩走近,伸出手,仙光一閃,鎖妖塔的大門緩緩的打開,他腳步不停,走向大殿祭臺上散發仙光的神農鼎。鎖妖塔峭壁牢房中傳出稀稀疏疏驚悚聲,聲音漸大,像是夏日草叢里的蟲鳴,又像是夜色下涌涌的潮汐。

鎖妖塔被關的眾妖們竊竊私語:“他來了!他來了!他來了!他來了!他來了……”

靈汐中的長生結光芒越來越盛,她湊到牢房結界處,一臉希冀的向下看,卻無法看到大殿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