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五章 女媧之心(3)

藥王洞內,亦是亂作一團,幾名仙娥從客房中匆忙走了出來,他們手里托著的是染血的紗布和青瑤帶血的衣裳。此刻,客房當中,青瑤躺在床上,面色蒼白,唇無血色。

云風一臉擔憂的坐在床前,兩人尚未說上只言片語,門轟的一聲被普化推開。

一邊守候的玉梨怒道:“普化仙君,你這是何意?”

普化毫不留情:“本座奉令查辦刑臺仙隕一案,緝拿醫官青瑤。”

云風皺眉,身子一偏,擋在青瑤面前。

玉梨指責道:“她受了重傷,活不活的成還兩說呢,你現在把她抓走了,豈不是要她的命。”

普化輕輕拱了拱手:“職責所在,管不了那么多,抓人!”

兩名神罰使還未向前一步,云風一揮袖,將兩名使者振開。

云風眼皮都未抬上一抬:“普化仙君可否容本座一些時日,待查明真相后再行定奪,這段時日青瑤會一直在藥王洞養傷,本座愿為她做保。”

玉梨挺身向前:“我也愿意!”

普化仙君和云風對視,普化不由得退后一步,一甩袖,憤憤離去。

云風關上房門,轉過身正看見青瑤已經坐起,青瑤開口欲言。云風將食指放在嘴上‘噓’,來到青瑤床前,為她蓋上被子。

云風低聲商議著:“你怕是要在這繼續昏上一陣子了,否則……”

青瑤焦急著打斷他:“我師妹他們呢?靈汐怎么樣了?”

云風沉吟片刻:“靈汐已經被我師兄帶回,暫在鎖妖塔中,你且放心,我師兄自會想辦法救她。承晏傷勢頗重,但無性命之憂,現在也在藥王洞,有人照料,你放寬心。至于……你師父。”

云風避開青瑤希冀的目光,垂眸沉默。

青瑤似有所覺,再也壓抑不住,淚水奪眶而出。

云風嘆了口氣,轉身出了房間,現在他要立刻抓緊時機為青瑤證明清白。

藥王洞玉梨房中,云風圍著藥爐轉了一圈,面色陰沉的瞇起了眼睛。

玉梨面色凝重的站在一旁。

云風盯著藥廬:“你是說,自靈汐被鎖在紫云臺后,青瑤一直便在此煉藥,從未離開過?”

玉梨點了點頭。

云風用手指沾了沾藥爐的粉末:“本座不通藥理,從這藥爐的藥渣中,你可能看出青瑤此前煉的是什么藥?”

玉梨一臉憋屈:“不用看,是一種烈性迷藥,我是眼看著她將迷藥收入瓶中,非但如此,我還是第一個被迷昏的。”

云風尷尬的摸了摸鼻子。

玉梨惱怒:“生氣歸生氣,但我仍不信青瑤殺害諸仙。”

云風表示贊同:“當然不是她殺的。”

玉梨反問:“難道你知道誰是兇手了?”

云風沉思片刻:“諸仙雖說不是青瑤所殺,但她劫走靈汐險些釀成大禍,終究是觸犯了天條,要想脫罪,只怕也不容易!”

想到這里,云風決定想神尊求助,動身前往扶云殿。

扶云殿前,十三正坐在大門口唉聲嘆氣,一臉愁苦。

云風疾步走來,看到十三:“你家神尊呢?”

十三茫然站起身:“小仙也不知。”

云風詫異:“沒在扶云殿嗎?”

十三向扶云殿努嘴:“沒有,神尊不在,倒是來了一堆不相干的人。”

云風詫異,疑問的看向她。

十三嘆氣:“戰部諸將來殿上議事,人都到了都兩個時辰了,神尊卻沒了影子。”

云風皺眉,有些疑惑。猶豫了一下,轉身便走。

十三連忙上前阻攔:“上神留步,留步,靈汐怎么樣了,難道,真沒救了嗎?”

云風搖頭:“本座也不知道。”

十三欲哭無淚:“靈汐人那么好,身帶魔氣又不是她的錯,為什么非死不可呀!”

云風嘆了口氣,這時,司命驚慌失措的趕來:“上神!上神!請留步!我知道神尊所在何處。”司命將和神尊的交談如同竹筒倒豆子般細細說了出來,風云心叫不好,追去鎖妖塔。

因神農鼎被九宸取下,禍斗腳上鎖鏈突然自行落地,禍斗低頭看著鎖鏈驚訝,長舌舉著自己的鎖鏈,怔怔的望著禍斗,一時間也忘了比劃。

長舌:“大人,這是……神農鼎封印失效了?”

話音落地的同時,鎖妖塔所有牢房中,傳來一陣陣鎖鏈落地的聲音。

禍斗似有所覺的抬頭看去。

所有牢房中的人影接近結界。

燭火映照出的黑色人影,漸漸化成龐大的妖獸黑影。

眾妖聲音激蕩:“吼吼……”

眾妖黑影瘋狂攻擊鎖妖塔的結界,結界搖搖欲墜,出現裂紋,似乎隨時可破。

長舌驚慌失措的拎著鎖鏈,連說帶比劃:“大人,不好了,神農鼎真的失效了,眾妖都已經恢復了妖力,要是被它們沖破了結界,我們,我們就死定了!”

禍斗面色凝重的向鎖妖塔下看去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