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六章 女媧之心(4)

天宮之上望月泉畔,煙波渺渺,九宸站在岸邊,默默望著。

細密的雨絲毫無預兆的落下來,卻只有少許雨點落在九宸身上,九宸抬起頭,頭頂不知何時籠罩了一層薄薄的仙盾,雨滴順著仙盾滑下。

靈汐站在遠處,雙手結印支撐九宸頭頂的仙盾,她整個人籠罩朦朧光盾站在雨中。

九宸與靈汐對視。

隨著九宸右手,女媧石漸漸被吸出。

祭臺震動更劇烈,傳出燭陰不甘的嘶吼。

燭陰厲喝,鼓動著禍斗:“不!不!放我出去!禍斗!還不動手,更待何時?你不想再見祝融了嗎?”

靈汐正緊張的向鎖妖塔下看去,卻什么也看不到。

禍斗面色糾結,片刻后似有所決。

禍斗變成龐然巨獸,仰頭怒吼。

靈汐震驚的望著禍斗獸身,禍斗揮舞犀利的爪子,順著巖壁爬下,長舌興奮的在禍斗的頭上揮舞手中的鎖鏈尖叫。

靈汐看出禍斗的歹意,忍不住提醒:“神尊,小心!”

禍斗獸順著巖壁爬下,緩緩接近九宸。

九宸單手呈著女媧石,虛弱至極,但他目光灼灼卻極為堅定,心口上的傷不斷往外涌著血,衣襟上已經是鮮紅一片,他虛弱的幾乎要倒下,卻依舊手托著女媧石,一步步向祭臺核心走去。

鎖妖塔中的壁火一層層的自下而上重新點燃。

飛撲而來的禍斗獸,頓時被飛來的鎖鏈鎖住了雙腳,重新化作人形,狠狠摔在九宸腳下。

揮舞鎖鏈的長舌,也被鎖鏈重新鎖住了雙腳。

禍斗和長舌目瞪口呆的望著九宸,表情有些尷尬,禍斗擠出比哭還難看的笑容:“戰,戰神。”

長舌機靈的拎起腳上的鎖鏈,一扭屁股,轉頭便跑。

九宸垂頭冷視禍斗:“滾!”

禍斗聽不見,怔了片刻,而后連忙反應過來打了個機靈,爬起來便跑。

燭陰恨鐵不成鋼:“混蛋,你怕什么,他已是強弩之末,回來,殺了他,殺了他!”燭陰瘋狂撞擊祭臺,整座鎖妖塔轟隆隆作響,震耳欲聾,灰塵砂石落下。

燭陰叫罵聲不斷回響:“廢物!廢物!”

九宸驟然噴出一口血,身子一個踉蹌,面色蒼白精神萎靡,他抬頭看向虛空,伸手對著懸浮的神農鼎一招,神農鼎飄來,越來越小,最終懸浮在九宸的掌心之上。

九宸托著神農鼎,疲倦萎靡的臉上浮現出一抹柔和。

燭陰心有不甘:“就算你取了神農鼎,仍將我鎮壓于此又能如何?女媧石能取代神農鼎在此鎮壓,可神農鼎卻無法代替女媧石成為你的心,更不能為你帶去生機,我被鎮壓在此,至少還能活命,可你卻必死無疑,必死無疑!”

九宸收了神農鼎,揮手一掃,祭臺上的散發七彩仙光的女媧石,漸漸幻化成神農鼎,神農鼎的虛影之下,女媧石心如同心臟跳動般,閃爍著仙光。

九宸抬頭向塔上望去,邁了一步,似有所覺的看了眼血跡斑斑的衣服,再次施法,渾身仙光一閃,衣服再次變得潔凈。

震動聲漸漸消失,靈汐松開捂住耳朵的雙手。突然發現手里的長生結沒了光彩。

靈汐將長生結拿到面前,慌亂的晃了晃又拍了拍。

靈汐驚惶:“怎么沒反應了?神尊,神尊……走了?”

九宸的聲音傳了進來:“靈汐。”

靈汐不敢相信的僵在原地,緩緩抬頭看去。

九宸面色蒼白,神情疲倦的站在牢房外,嘴角噙著淡淡的笑意,兩人對視,心頭瞬間涌起一股暖意,臉上充滿了驚喜和滿足。

靈汐面帶喜色道:“神尊。”

九宸摸了摸她的發頂:“你膽子那么小,與眾妖關在此處,定是怕極了吧?”

靈汐努力笑的燦爛,搖頭:“不怕,一點都不怕。”

九宸淡淡一笑,眉頭不易察覺微微一皺,但很快舒緩:“記住,不論發生什么事,都要相信我。”

靈汐表情溫順:“我知道了,神尊,你要保重自己。”

九宸點頭,身準備離開。

靈汐嘆道:“神尊……”

九宸駐足卻沒回頭,強忍的一口血吐出,他連忙用衣袖一托,不讓鮮血落地,靈汐看著九宸的背影,看到他肩膀不自然的一抖,又看到九宸足下散發出的寒氣。

靈汐眼淚不自覺的滑落:“神尊要注意身體,按時服藥,莫讓寒疾再犯了,十三粗心,神尊需叮囑她在扶云殿長燃無燼木。”

九宸無言的點了點頭,快速的離開。靈汐急忙上前卻不得不止步,透明的結界如同不可逾越的天塹攔在面前,她望著九宸駐足的巖石,已經漸漸凝成冰晶。她靠著巖壁蹲下,望著手中黯然無光的長生結怔怔出神。

靈汐喃喃著:“神尊為何如此虛弱,寒疾又犯了嗎?”

禍斗突然出現,心災樂禍道:“因為九宸就要死了!”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