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七章 魂斷昆吾(1)

扶云殿正殿內,九宸正虛弱的靠在軟塌上,云風看著懸浮在一側的神農鼎,心中五味陳雜,他的師兄怎么能犧牲自己來換一個女子的性命,他的師兄是他心中的一輪太陽,是九重天上威震四海八荒的戰神,絕不可隕落!

云風表情慍怒,單手抓起神農鼎,轉身要走,卻被九宸一把抓住另一只手。

九宸聲音沙啞:“你要去哪!”

云風:“還能去哪?去換回你的心!”

九宸死死抓住云風手腕:“不可以!”換回他的心,那么他為靈汐做的一切全部前功盡棄,他不想再看靈汐被天庭追趕承受失去至親至愛的痛苦。

云風不顧九宸抓著手腕,用力掙脫,九宸被云風的去勢帶倒,摔在地上,吐出一口血,云風大驚,扶起九宸:“師兄!”

九宸先前受傷的地方,重新滲出血跡,染紅了他的衣袍,他卻定定盯著云風,面色蒼白:“沒有神農鼎,靈汐必死。”

云風惱恨此時的九宸,靈汐的命是命,他自己的命就不是命了嗎:“靈汐!靈汐!難道為了她,你便不要自己的命了嗎?你知不知道,沒有女媧石心,你也會死的!”

九宸面色平靜坦坦蕩蕩:“一切因我而起,便需由我來終結。”

云風憤然:“那天宮呢?六界蒼生呢?你!你是司戰之神呀!”

九宸絲毫不在意:“我已是第四代戰神,戰神……也是會死的。”

云風神色痛苦,糾結,漸漸變成了沮喪和無奈,抓著神農鼎的手漸漸放松。

云風沮喪:“我還能為你做什么?”

九宸嘴角扯出笑容:“助我暫保潰散生機,送靈汐下界渡三劫化魔氣。”

云風疑惑:“渡三劫化魔氣?”

九宸點頭:“不錯,神農鼎兼具困守萬物與煉化萬物之效,只要以此鼎守住靈汐的真靈,重塑精血肉身送去下界渡劫,便有機會化去她體內的魔氣和魔印。但是肉體凡胎終究難抵洗仙池之威,三日后恰是斗轉星移,紫氣將盡之時,正午時分,也是洗仙池威能最弱之時,一旦錯過便要再等百年,靈汐,卻不能等了。”

云風掐指一算,面帶詫異:“也就是說靈汐終須要死上一次,且還剩三日?”

九宸點頭,神情中盡是痛苦。

云風擔憂:“最難的還是莫讓諸仙起疑。”

九宸:“我有辦法。”說完便虛弱的咳嗽起來。

云風目光復雜的看著九宸:“若說你沒有半點私心,我是不信的……拼了連命都不要,值嗎?”

九宸一愣,看向殿外的明月,圓月當空,今夜的圓月又亮又圓,人有悲歡離合,月有陰晴圓缺,神又何嘗不是?

鎖妖塔深處,又是另外一番景象,正在被奪取耳識的靈汐像條死狗一樣蜷縮在地上,動也不動,任由耳識被禍斗以仙術抽取,她木訥的睜著眼睛,望著牢房外峭壁上的火苗,仿佛看見了又大又圓的月亮。

靈汐喃喃道:“好漂亮的月亮。”

突然間腦海中涌入一些畫面。

同樣是一場無盡的夜,黑蓮畔,蓮花盛開,還是嬰兒的靈汐緩緩伸出手,九宸緊緊的攥住了靈汐的手。

靈汐躺在地上用力眨了眨眼,腦海中的畫面消散,視線中的火苗漸漸清晰起來。

得到耳識的禍斗在結界外一愣,而后興奮不已。

禍斗驚喜而后氣惱:“本座好像聽見聲音了!你的聲音很好聽!咦?還有誰在說話?混賬,誰的聲音,難聽死了!嗯……是我自己的?”

靈汐向禍斗吃力的伸出手,心中還不忘九宸的寒疾:“火精!火精!”

禍斗太過于興奮,臉上有些茫然:“什么火精?”

靈汐譏諷的笑,目光冷冽,吃力抬起手,手掌仙光閃現,緩緩的向耳朵流失的耳識斬去。

禍斗才明白靈汐的意思:“哦!哦,火精嘛,本座想起來了,你可別胡來啊。”

靈汐怒喝:“給我!”

禍斗單手一翻,掌心中火精閃現。他表情有些難忍不舍:“沒用歸沒用,可終歸是件至寶,可惜了。”

禍斗嘆了口氣,隨手一拋,火精正好滾到靈汐面前,柔和的火光映照在她冷汗淋漓的臉上,也映照出了她瞳孔中的滿足,靈汐吃力的拾起火精,緊緊的攥住。

禍斗看著靈汐,露出鄙夷:“告訴你,你的聽力會慢慢消失,大概一兩天吧,這過程有些疼痛,不過比起剛才,已算舒服了。”

靈汐只顧看著火精,抱著它昏死過去。

不知過了多久,靈汐蜷縮在地,耳邊傳來聲音,極微弱,好似從很遠的地方傳來。

普化仙君的聲音縈繞在耳邊:“罪仙靈汐,醒來……”

靈汐緩緩睜開眼睛,只見牢房外,普化仙君與兩名神罰使站在外面。

普化仙君冷著一張臉:“靈汐,天君要親自審問你,起來吧。”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