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八章 魂斷昆吾(2)

云風低著頭,眼睛時不時瞟著九宸,心里想著昨晚的計劃,面露掙扎,半晌,終于上前一步:“啟稟天君,臣以為天雷真君說的有理,當斷不斷,反受其亂,既然已經確定此女與魔君破禁有關,就無需再拖延下去。”

云風此言一出,司命、開陽、含章三人,全都驚訝的看著他,天雷真君也一臉驚愕,不可置信的盯著云風。

靈汐不解的看著云風,對他的話難以置信,她覺得自己像是受到了背叛,可她又不相信,這是往日那個與自己相熟的云風說出來的。

天君看向:“九宸呢?”

靈汐慌張,連忙看著九宸,期待他能夠為自己正名。

九宸緩緩開口:“臣……附議天雷真君。”

靈汐不敢相信的瞪大了雙眼,似乎沒聽清楚。

天雷真君一臉懵:“呃?戰神剛才說什么?”

靈汐難以置信:“神尊……神尊你說什么?”

九宸面向天君:“臣附議天雷真君,為絕魔族之念,罪仙靈汐應……斬立決!”

九宸的聲音在靈汐的耳中如雷鳴般清晰,靈汐整個人像是被抽空了一樣,茫然的望著九宸,不敢相信九宸說的話。

諸仙嘩然。

天雷真君匪夷所思,對戰神的變卦感到疑惑:“戰神你……你當初可不是這么說的。”

九宸面對天雷真君,淡淡道:“此一時彼一時,當初本尊之所以要力保她,是因為魔族余孽行蹤詭秘,又較為分散,只有千日做賊,沒有千日防賊的道理,本尊欲將魔族余孽一網打擊,必須以靈汐為餌……”

大殿似乎突然安靜了,靈汐的耳中只剩下九宸的聲音,她怔怔的望著九宸面色淡漠的侃侃而談。靈汐來不及悲痛、震驚,只有茫然,心如死灰的就這樣呆呆望著九宸,連何時流淚滿面都不自知。

九宸的聲音漸漸在靈汐的耳中消失,她仍癱跪在地,木然看著九宸似在說服諸仙,直至被兩名天兵架起拖走,她仍無反應,只見九宸離她越來越遠。

九宸似在嚴詞厲色的呵斥元瞳。

元瞳驚惶跪地,向天君叩首。

就連九宸都想讓她死,天君似乎贊成九宸的話,也沒有繼續審問她,任由天兵架著靈汐將她送入鎖妖塔。

靈汐如同行尸走肉一般,縮到牢房最里面,抱膝而坐,她腦海中閃過九宸對她說過的話。

“靈汐,你雖身懷魔氣,但并非不可挽回。你信我,我會幫你。”

“靈汐,相信我,也相信你自己。你不能選擇自己的出身,但你可以選擇你自己的命運。甚至決定這四海八荒的命運,包括、我的命運。”

靈汐淚水不自覺的滾落:“都是假的……你們都騙我……”強烈的耳鳴聲響起,她看看四周,耳朵已經聽不見,終于這完全失去的耳識成了壓死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,靈汐崩潰,眼淚落下。

天宮大殿上的審問一結束,九宸就立刻趕到鎖妖塔外,上前想要進入。

守塔天兵惶恐的攔住九宸的去路:“神尊,天君有令,明日就是桃林靈汐的行刑之日,在這之前,不許任何人進入塔中。”

九宸聞言停住腳步,看著夜色中越發顯得高大的鎖妖塔,沉默著,半晌之后,九宸開口:“靈汐……”

聲音穿透牢房直達靈汐所在,靈汐并沒有抬頭,沒有任何反應。

禍斗四處查看:“誰?什么人在說話?”

九宸繼續道:“靈汐,你膽子一向膽子很小,今日定是怕極了吧,你不要怕,今日大殿上只是權宜之計,本尊一切都已安排妥當,明日……明日你要吃些苦頭,但之后本尊會送你離開,也會除去你身上的魔氣,一切都會好起來。”

靈汐撿起長生結,又拿出火精,默默看著。

九宸聲音沉穩有力:“紫云臺守將被殺一事,已經查明是元瞳所為,她自會受到懲處,但是青瑤違背天條救你,也會有所懲戒,你不要擔心,她不會有事的。”

靈汐無知無覺。

九宸思索片刻:“此事過后,本尊會閉關,或許……會很久很久,待你重回天宮也無法見到本尊……明日紫云臺之上,你不要怕,咳咳……”

禍斗看看靈汐,露出恍然之色,而后陰險卑鄙的奸笑:“哎呀呀,好可惜,你聽不見呢。哈哈!”

靈汐握住長生結和火精,掌心中發出溫熱的光亮,她虛弱一笑,沒有什么希望,也沒有多少恨,好似一切都沒那么在意了。

鎖妖塔外,九宸說完,咳嗽幾聲,擦去嘴角的血跡,轉身離開,月光下,他的背影疲憊且寂寞,心中念到:靈汐,這一切希望你能明白。

山靈界國師住處,景休獨自坐在居所內,上次見到靈汐,雖只是輕輕一瞥,但是她的模樣和翎月太過于像似,這不得不讓景休想起當年翎月死去的女兒,他的思緒,飄忽到很多年前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