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九章 魂斷昆吾(3)

刑法之日很快就到來了,鎖妖塔下氣氛森嚴,兩排天兵手持長矛,目光森嚴,鎖妖塔大門轟然洞開,靈汐一身重枷鐐銬慢慢走出,連日的關押與摧殘,讓她憔悴不已,身型更加消瘦,她目光悲涼的凝視遠方,一步一頓的向前走去。

一望無際的天空下,層層宮殿,靈汐的聲影渺小的幾乎要忽略不計。

靈汐帶著鎖鏈側首凝望,士兵在后。

花煙抱著白澤守在一側凝視著靈汐,臉色皆是淚痕:“靈汐……靈汐……”

靈汐表情怔怔,毫無所動。

花煙大聲喊道:“靈汐,十三莽撞,要去救你,被神尊關到司命殿了。不能來見你了,你、你別怪她。”

天兵甲冷著臉過來拉花煙,語氣強硬道:“行刑時間將至,閑雜人等退開!”

花煙撲上前去哭著死死抱著靈汐不肯放手。

靈汐的眼圈一點點紅了,嘴唇顫抖著只擠出來兩個字:“保重……”

花煙被天兵強行扯到一旁,白澤眼巴巴看著靈汐漸遠,不停的叫喚,聲音凄厲。

靈汐被押至紫云臺,上一次在紫云臺上青瑤舍命來救她,這一次是九宸想置她于死地,此一時彼一時,不同的是此時心如死灰,愿慷慨赴死。

靈汐跪坐在紫云臺上,低垂著頭,眼神木然,嘴角干裂。

一輪烈日高掛天空,散出道道刺目光線,幾乎晃花人眼,九宸天雷坐在紫云臺正前方,云風普化等人列坐兩旁。九宸面容沉靜,視線始終落在靈汐身上,忽然抬頭看了看太陽,云風緊緊盯著九宸,見他仰頭看向天空,也隨著看向太陽。耳邊回蕩起九宸的話。

“神農鼎兼具困守萬物與煉化萬物之效,只要以此鼎守住靈汐的真靈,重塑精血肉身送去下界渡劫,便有機會化去她體內的魔氣和魔印。但是肉體凡胎終究難抵洗仙池之威,三日后恰是斗轉星移,紫氣將盡之時,正午時分,也是洗仙池威能最弱之時,一旦錯過便要再等百年,靈汐,卻是不能等了。”

云風緊緊皺起眉頭,天雷唇角一絲得意笑容,目光掃過靈汐,落回九宸身上。

普化仙君合目不言,一臉鐵面無私。

云風緊抿著唇,露出擔憂神色。

天雷也抬頭看日頭,開口:“這……時辰也差不多了吧?”

普化仙君點點頭:“確實。”

九宸看也未看他們,目光落向靈汐,靈汐一點點抬起頭,久遠卻短暫的對視。

九宸的唇仿佛微微動了動,卻什么都沒說出來,他伸手,向插著處決令的紫金銅盒里拿去。

突然,有仙官闖入:“報!——”

南天門天兵跑來,跪地抱拳道:“啟奏神尊!山靈界國主翎月來到大殿!請求天宮顧念屬國情誼,交還山靈界嫡長公主,桃林靈汐!”

話音落地,群仙議論紛紛,天雷冷哼一聲:“我說戰神昨日怎么態度大變,原來在這等著呢,戰神還真是交友廣闊,連山靈國主都愿意任你驅使。不過,你真的以為區區一個山靈國主,就能留住這個禍害?”

云風立即反唇相譏:“天雷真君說話仔細些,你這是污蔑我師兄串通山靈國主蒙騙天君嗎?”

天雷毫不客氣:“是與不是,你們心里清楚!今日別說她是山靈公主,哪怕她是一品正神,與魔有染,也難逃死罪!你們若有異議,老夫便去天尊山,請天尊出關,親自主持!”

靈汐呆呆的看著兩人唇槍舌劍,不知所措。

普化仙君輕咳一聲,問九宸:“戰神的意思呢?”

所有人都看向九宸,靈汐盯著九宸,嘴唇微微張著,眼睛重新又露出一絲希冀的光彩。

時間在這一刻過的無比緩慢,天空傳來仙鶴的叫聲,靈汐的額角也開始滲出汗珠,眾人都盯著九宸等待他的答案。

九宸端坐,面容沉靜,他微微抬起手,剛準備說話。

天兵舉著御旗疾步跑來:“報……”

靈汐立刻轉過頭去,盯著天兵的嘴唇:“神尊,百扇仙傳話讓暫緩行刑!”

天雷目光不善,紫光憋著氣的模樣,云風開陽一臉喜色。靈汐看著眾人的反應,似乎明白了什么,猛地一口氣松掉,低咳兩聲,眼角隱有淚水。

九宸一動不動,卻仿佛沒聽到一樣,云風最先意識不對,試探著喚:“師兄,暫緩行刑了,是不是先將靈汐帶下來?”

九宸抬頭喃喃道:“時間不多了。”

九宸伸手拿出了處決令!天雷訝然看向九宸,只見他猛地扔出處決令,銀牌在空中化為一片冷光!光芒炸開,露出后面靈汐蒼白的臉。

靈汐錯愕的看著九宸。

九宸看著靈汐,一字一頓道:“即刻行刑。”

這四個字在靈汐腦海中反復一遍又一遍,難以置信這是九宸對她說的,她呆滯著臉,眼睛眨也未眨,一滴淚慢慢從眼眶滑落出來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