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一章 重塑精魂(1)

旭日初升,普照萬物,從極之淵深三百仞,湖泊圍繞碧水藍光,在太陽的照耀下形成一面淺藍色的鏡子,映照著無邊無際的天空,他的正中間是浮起的島嶼,一道回廊從上往下延伸到島嶼上,島嶼中央便是藏劍閣,琉璃作瓦重檐迭起尖角玲瓏,四面墜有梵鈴,若風起梵鈴響徹。

九宸帶著白澤遠遠走來,腰間佩戴著鮮紅的長生結,看門老翁見他到來,后退一步行了個禮,再將藏劍閣門打開。

今天是九宸為靈汐重新重塑精血肉身的日子。藏劍閣正殿中央,他手輕輕托著神農鼎到半空中,用手掌以法術推出,神農鼎飛向九宸前面,九宸凝視著鼎,表情吃力,額頭也漸漸滲出汗珠。從極淵藏劍閣外,白澤蹲坐在地,眼巴巴看著緊閉的大門,老翁看著白澤的眼神,不由得為九宸心生憂慮。

窗外陽光漸漸要鋪灑進殿宇,卻在要觸及到窗口的一瞬,如被什么東西阻攔住一般,溫暖的光澤倏然退散回去,神農鼎漂浮在半空中,九宸緊閉雙目,雙手向前遠遠不斷推送法力。

神農鼎在半空持續旋轉,散發出幽藍光芒。

九宸眉宇間覆蓋上淺淺一層冰霜,大殿內仿佛彌漫起一股寒冷氣息,白霧漸起,他閉著眼,呼吸間有哈氣出來,地面的白霧變為寒霜,從四周向九宸靠攏而去,猶如洪水將至,要將他吞并。

火精突然自九宸袖中自行躍出,懸在半空,發出熾烈的紅芒,紅色光點閃動。冰霜退散。

神農鼎內的神魂星星點點地散亂飄散著。

九宸面露艱難,喉結吞動,狠狠用力再次發功:“奇怪,為何她的神魂還未能歸攏?”

神農鼎不斷顫動,幽藍與金輝交替閃爍。鼎內的神魂收攏了一些,卻依然未能凝聚成形。

九宸神色哀痛,視線始終不離神農鼎:“靈汐啊,難道你竟怨恨我至此,竟遲遲不愿將這最后一縷神魂,歸于此處?”九宸忽然用神力先把自己化成真身應龍,一飛沖天,緩緩低吟。應龍一直圍繞著神農鼎靈汐的神魂飛舞,把自己的神力一點點傳予靈汐的神魂,靈汐的最后一縷神魂終于慢慢凝聚??

而應龍卻一點一點的變得透明,牠緩慢游走在空中,拖曳出一抹銀色的光斑,牠將身體的能量通過光斑傳送到神農鼎當中,只冀盼只希望能讓靈汐回到這天地之間,那怕是用牠的生命來換她的生命?最后應龍已然變成全身透明,在半空無力潛行,最后終于失重墜落在地上?而身旁的長生結內的火精蹦出,浮在應龍的上方?

神農鼎發著光芒,中間慢慢出現一只閉著眼睛的丹鳥在中間浮著。

倏而,云風、青瑤兩人推門而入,兩人看到面前的一幕,慌忙把火精注入應龍軀體內,一道光閃過,應龍變回肉身的九宸,兩人嘆了口氣,合力將九宸扶了起來,送回扶云殿。

扶云殿內,燭火搖曳,光影在九宸臉上跳躍,只見他臉色雪白,雙眉緊蹙。他沉睡于床上,云風盤腿坐于一側,打坐調息。

九宸轉醒,慢慢睜開眼,視線內的畫面由混沌逐漸變得清晰起來。

云風察覺,即刻來到九宸身邊查看:“你終于醒了。”

九宸掙扎欲起身,剛一動作便猛烈咳嗽起來,云風關心扶九宸靠在床邊。

云風滿臉焦慮,想到九宸不顧自己生命的行為:“你知不知道要不是長生結里面的祝融火精護住了你最后一絲心脈,我進殿的時候你就已經神魂俱滅了!”

這時,青瑤端著一杯茶走進來:“火精為世間至熱至寶,能續萬物生機,暫時可以代替女媧石,保住您的性命,寒疾也將自此痊愈。但神尊也不能亂用仙法。”

九宸愣住,他緩緩的捂住心口,垂頭去看,滿眼苦澀,眼中泛起淚光:“原來是靈汐救了我。”話一說完,他突然想到些什么:“現在是幾時?”

云風接過青瑤手中的茶杯:“你正好昏睡一日一夜。”

九宸呢喃:“一日一夜。”他的視線落在搖曳的燭火下,燭火襯得他的眼神亮了幾許,他忍不住強撐著起身,艱難站立,云風急忙將他扶住。

云風牢牢拉住九宸的手臂:“你才醒,又要去哪里?師兄,你可知自己在做什么?!若知你如此,我便該在你昏睡的時候,教你吃了忘情丹。好讓你忘記一切,總好比現下這般不要命的強。”

九宸一字一句:“我要救她。”

云風無奈:“你現在自身難保,如何救她?”

九宸置若罔聞:“她在等我。”話閉他捂住胸口嗆咳兩聲。

云風既憂心又痛心,立刻過去扶他,九宸擺擺手,推開云風,堅定地又要向外走去。

云風看著他的背影怒吼:“師兄!我知道你要救她,可不是這般救法,你這是在以命換命!”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