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二章 重塑精魂(2)

天宮大殿,天君坐在殿上,百扇仙立于一側,傳喚官宣見山靈國國師,景休從容不迫走來,撩起衣袍跪下,拱手向天君。

景休沉聲著:“情況就是這般,微臣未敢有一字矯飾隱瞞,請天君念在我國國主痛失愛女且未查真相,饒她擅闖南天門之罪。”

只見他雙手撐地,頭深深伏叩下去。

天君抬手,示意免禮,沉吟著:“天族與屬國山靈界數百萬年間向來交好,本君對翎月國主也十分欣賞倚仗。靈汐此事牽連甚廣,確無法輕易赦免,但本君若早知她是山靈遺珠,也斷不會不通知翎月國主一聲就貿然行刑。”

景休再次叩地:“天君仁愛。”

天君表情訕訕的:“事已至此,本君也不會再過多追究,也請翎月國主節哀順變,百扇代本君準備些禮物給翎月國主。”

百扇仙躬身:“是。”

景休朗聲:“多謝天君!”

山靈界天息宮大殿外,天息宮外重兵把守,皆嚴陣以待,氣氛壓抑,似乎有什么蓄勢待發。

赤鷩左右四望,忍不住低聲對景休道:“國師,這……”

景休抬起一只手,阻攔了赤鷩后面的話,靜靜的望著大殿:“你先在這兒等著。”

半晌,景休先抬腳邁入殿中,他走到正中停下,行了個禮:“參見國主。”

翎月虛弱的靠在王座中,竭力坐正了身體,盯著景休的眼神中透出恨意,并不說話,眾大臣站在翎月下首,偷眼看看翎月,又看向景休。

景休保持行禮的姿勢,頓了頓,繼續道:“臣已代國主向天君轉述了國主因痛失愛女、擅闖天庭的前因后果。天君知道后也是十分震驚,讓臣代他問候國主。”

翎月慘笑:“問候……好一個忠君體國、為主分憂的國師啊,來人!給我拿下!”

群臣退開,門口重兵蜂擁而入,將景休圍成半圓,長槍直指。

景休難以置信的看著翎月問:“請問國主,臣犯了何罪。”

翎月嗆咳幾聲,眼神冷厲如刀,她瞥向侍應官:“我讓你死得明白。”

侍應官走到正前方,面對景休,又略透出點懼意,展開手中的黃緞,戰戰兢兢開始宣讀:“國師景休,大興土木,驕奢淫逸,私建祖廟,僭越違制,罪一。猜忌同僚,冒殺功臣,矯殺大將,逼反窮荒異族,罪二。獨斷專行,施政不平,背約不信,罪三。為臣不忠,背主棄義,欺上瞞下,好大喜功,罪四。殘忍不仁,嚴刑脅眾,執政多年,使得百姓惶惶,怨聲載道,罪五……”

聲音漸漸趨近模糊,景休抬頭,靜靜地看著翎月。那一瞬仿佛時光扭曲,穿越時間與空間,所有的笑容與溫柔都被卷入時空的長河里。

景休不由得啟唇:“國主。”

翎月沒有回答,眼神里只有刻骨的恨意。

侍應官合起卷軸,回頭看向翎月。

翎月轉開臉,不再看景休,毫無感情道:“國師景休,不赦之罪,打下死牢,押后再審。”

士兵們如狼似虎撲去按住了景休,景休慢慢閉上眼睛,任人押解,扭送出去,臉上是哀莫大于心死的悵然。

山靈界大牢深處,布滿巨大的鳥籠,它們由特殊的礦鐵所鑄,堅固無比,這些鳥籠都是用來困住犯了罪的山靈界族人,景休也在其中。

翎月石婆婆站在鳥籠前,守衛鞠躬后退出去。

景休盤腿坐在籠子內,看了翎月一眼,便漠然的閉上了眼。

翎月被石婆婆攙扶著坐下,有些虛弱,強撐著扶手冷笑:“怎么?都無顏直視本君了嗎?”

景休仍閉著眼:“公主并非臣所殺。”

翎月恨極:“若不是當初你蒙騙與我,我又怎會與我女兒一別五萬年!又怎會讓她落入奸人之手?最后尸骨無存,灰飛煙滅?”

景休沉默片刻,睜眼:“臣現在說什么,國主都不會相信了。”

翎月嫌惡:“本君就是因為當初太相信你,才會害死了自己的親生孩兒!”

景休冷冷一笑:“相信?國主真的相信臣嗎?”

翎月無聲看著他。

景休眼睛亮的怕人,他站起身,直直的盯著翎月,像是瞄準了獵物的狼,再沒了一分敬意:“若真的信任,又為何背叛承諾,留了垣渡的性命?”

翎月一副了然的表情:“果然,一直以來,你都是為了復仇,才輔佐與我。”

景休冷笑:“不然呢?莫非是看中了國主你的雄才偉略,想要追隨中興之主?”

景休不再掩飾:“當初結盟時便已約定,我輔佐你登上王位,取垣渡而代之,你會手刃垣渡,為我的家人報仇。”

翎月拔高聲音:“報仇?你若想報仇,就該先自裁謝罪!”

景休聞言如同被無形巨人打了一拳,臉色唰的變得雪白。

翎月不依不饒解開景休的傷疤:“是你出賣了你的家人,是你貪生怕死,害死了你的父親和兄長,是你背叛族人,才讓別人有機可乘!罪魁禍首是你!你怎有臉在此說要找別人報仇?!”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