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八章 林家有女(4)

山靈界的地牢,大牢內,昏暗一片,一只鐵質的鳥籠高懸于上,景休安靜的坐在其中,閉上眼。

曾經父親被垣渡殺死的畫面在腦海中不斷循環閃過,當年年僅八歲的他也是這般被關進了鳥籠里,還記得那天無數的黑鴉群起而來,張著嗜血的口,沖進鳥籠之中,將他撕咬,即便他哀嚎的再凄慘也沒有人來救他幫他。

只有垣渡出現,侍衛壓著他兩個哥哥和其余族人緊跟在他身后。

垣渡笑著看著景休:“你父親私通魔族,禍亂六界,是不是?”

景休恐慌不已: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垣渡戲謔的看著景休,笑里帶著陰狠,輕輕一揮手,身后刀鋒揮下,一道血線劃過,他的一個哥哥被砍倒在地,四肢抽搐幾下,再無聲息。

景休尖叫一聲,在地上爬著,倉皇退后!

垣渡緩步上前,來到景休面前。巨大的陰影將景休籠罩,他小小的身體似乎承受不住劇烈的心跳,身形微微搖晃著,死死的低著頭。垣渡的聲音在頭頂響起:“景休,你來說,告訴你的族人,你父親犯了何錯?”景休忍不住身子一抖。

手起刀落,另外一個哥哥也倒在了地上。

垣渡拿出一封文書,遞給景休:“寫吧。”他接過文書,看著地上的兩個血人,害怕下一個會是自己,終于忍不住寫上了自己的名字。

沒錯,他膽小怕死,這張文書就是他父親的認罪書。

橫渡接過文書,輕輕揮手,幽昌被壓了出來,他默默的看著景休,景休抬起頭來,與幽昌的目光碰撞到一起,幽昌一臉失望的看著他,他瞬間好似被炭火燒到了一樣,害怕的落下淚來:“父……父……父親……”半晌,他眼圈發紅,緩緩的閉上眼睛,仰起頭來。

垣渡看著景休輕聲道:“這是你寫的,沒人逼你,你父親私通魔族,禍亂六界,密謀造反,是你親眼所見,親耳所聞,對不對?”

景休涕淚交流,整個人好似被摧毀了一般。

那群族人開始叫罵:“景休!你這個叛徒!”

“背叛家族!你不得好死!”

“叛族!廢物!”

族人的咒罵聲傳來,景休哭泣著看著自己的父親,終于戰刀劃過風,發出嗡的一聲,景休的世界,變成一片血色。

景休再次睜開眼,心情已經平靜,現在這些都過去了不是么,他還可以為那些死去的人做些什么……

天息宮回廊曲折婉轉,回廊外圍草色碧綠,新雨驟停,草尖凝結著水珠幾欲滴落,突然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響起,打破了這片祥和。寶青聽聞景休被關,再也安耐不住打算去找翎月問個清楚,她焦急奔跑在回廊上,阿雨追逐在后面:“公主你要去哪!你慢點!”

轉眼他們便到了翎月寢殿門口,兩名丫鬟一左一右擋在門口,焦急道:“公主,國主身體不適已經歇下了,您不能進去!”

寶青不依不饒:“讓我進去!我要問問母親,景休哥哥到底怎么了,為什么要這樣對他!”

丫鬟低聲道:“公主您小點聲,別吵醒國主……”

身后,房門被猛然拉開。翎月過于蒼白的臉色如雪,凜然出現。

寶青眼睛通紅,一把推開丫鬟,撲到翎月懷里,緊抱著她的胳膊道:“娘,我聽說你把景休哥哥關起來了?不、不是真的對不對?宮里的造謠對不對?”

翎月神情冰冷:“沒錯,他已被我打入死牢。”

寶青呆怔,突然尖叫:“為什么!你糊涂了嗎!景休哥哥這些年為你做了多少事,你到底是聽信哪個小人的讒言啊,你放了他吧求求你趕緊把他……”

啪的一聲,寶青挨了一巴掌,她的臉偏到一側,回過頭一臉不可思議,根本不敢想象這個把她放在手里怕化了的母親會給她一耳光。

翎月高高舉著手,呼吸有些顫:“你若還想做我的女兒,就閉嘴。”

寶青一點點轉回頭,紅著眼,哽咽的:“娘……”

翎月猛地關上了房門:“走!”

大牢內,一身長袍的人帶著幾乎遮住臉的帽子走近籠子,大牢內空蕩蕩靜悄悄的,竟然一個守衛都未見到,可想而知這個帶帽人頗有些權利。

戴帽人低著頭,沉沉的聲音:“你還好嗎?”

景休扯扯嘴角,看著面前人的裝束,不用猜他也知道這個人是誰:“這個樣子,我能回答你還好嗎?”

巫抬起頭,露出了臉:“我有些擔心你。”

景休輕笑:“擔心……是擔心我受人磋磨,一蹶不振,還是擔心我……會就此反了?”

巫微微冷淡了眼神:“你會嗎?”

景休抬起了一只手臂,擋住了眼睛,聲音低低:“我不知道……國主宣讀了我八大罪狀,我自己聽著都覺得自己死有余辜呢。”

巫沉默不語。

景休也并沒注意他,似乎并不在意巫的回答,眼睫下神色淡淡:“當年神魔大戰,垣渡兩不相幫,左右逢源。后來魔君落敗,天族強勢,國主在這個時候接管山靈界,從我接掌國師之位起,我族就陷入絕境,艱難求存。人若沒了退路,便只能拼命,我對外四處討好睦鄰,對內鐵腕壓制,到了今日除了天族外哪方勢力敢將我們輕視一分?你以為這一切是靠她拈花作詩得來的嗎?”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