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章 山靈界危(2)

山靈國境內,青山縈回,白水繚繞,,四面竹樹環合,一只鳥雀輕掠而過,寂寥無人。

自山靈界國師國師被關國主病重,山靈界就像失去爪牙的野獸,往日威風凜凜的樣子也跟著消退,山靈界四處靜悄悄的,在它看不到的角落里,魔界中人正匍匐著,狼子野心虎視眈眈。

天息宮大殿上,氣氛冷凝,翎月斜躺在榻上,面色憔悴,失女之痛似乎剝奪了她生命的力量,她的身體迅速萎靡,一邊的桌案上放著數個藥碗,藥汁潑灑在桌面上,她神色冷淡沉沉的吐了口氣,終于出聲:“是景休讓你來跟我說這些的嗎?”

巫侍立在床榻邊:“誰說的并不重要,這就是我族眼下之困。”

翎月冷著臉:“巫,你也認為我該求助天宮?”

巫沉默不語。

翎月冷笑:“我是絕不會向他們開口的。”她的女兒可是死在天宮那群神仙的手里,她忍不下這口惡氣。

巫無奈的嘆了口氣,行了個禮:“那臣退下了。”

翎月思索著,除了天宮她不是沒有可以求救的人,巫說的她都想過,她咳嗽著遞出貼身令牌和一封書信,交給一邊的石婆婆:“你……趁著夜深人靜前往青丘,拿我的令牌去見青丘國主,將這封信交給他,切記不要驚動旁人。”

石婆婆鄭重接過,收入袖中:“是,奴才一定會親自交到青丘國主手中。”

翎月慢慢閉上眼:“我從沒有守護過這個國家,沒有掌管過這個國家,可我不會看著它去死……”

石婆婆退下進了回廊,左右看看確保無人跟蹤,她機警的摸摸袖中,低頭快步離開。寶青偷偷從柱子后探出腦袋,看著石婆婆的背影,猶豫一下,一咬牙跟了上去,一出山靈界,一道亮光,寶青忽然出現石婆婆身后。

石婆婆警覺猛然回頭,剛有所動作,寶青指尖一點,法術光芒按在石婆婆頸側,石婆婆震驚的表情凝固在臉上,突然倒地,寶青接住她,將她放穩在地面上,彎腰從她袖中摸出了令牌。

山靈界附近的荒野上,一只鴿子飛落在黑蚩的手臂上,他從鴿子腳下摸出信筒,里面空無一物。黑蚩眼神幽暗望向天空:“怎么會沒有回信……”

鴿子撲棱棱飛上天空,他看著鴿子飛去的方向,決定自己親自查探一番。

景休居所處,黑蚩從窗子里飛入,警覺四顧,房間空空如也,桌面上也落下了一層灰,他不由得皺眉,眼露擔憂:難道出事了……

戈壁灘上,寸草不生,一眼無際,時不時有風從遠方來,卷起一陣沙塵,迷了人眼。只見欽原與仲昊兩人遠遠走來,黑蚩立刻收起思索神色,拱手行禮。

仲昊冷笑:“探子傳來消息,景休現已被罷免,關入大牢,翎月受傷,目前朝堂大亂,正是山靈界勢弱的時候。”

黑蚩頓時一驚!下意識抬頭:“被罷免?怎么可能!”

仲昊突然轉身,鋒利陰鷙的盯向黑蚩,臉上有懷疑之色。

黑蚩立刻低下頭:“屬下只是覺得,這會不會是個圈套,以景休那賊子的心機手段,會輕易被翎月拿下嗎?”

欽原點頭:“此事千真萬確,是我親自打探回來的。”

仲昊審視的陰森目光始終盤桓在黑蚩頭頂。

黑蚩的指尖不易覺察的顫了一下,隨即又穩住,露出興奮模樣:“如此甚好!正是恩主您大展宏圖的時機啊!”

于是,趁著山靈界毫無防備,魔界舉兵攻打,山靈界遍地狼藉,樹木歪七扭八,天息宮內,尸橫遍野,血流成河。翎月病懨懨靠在床榻上,儼然已坐不穩了,眾大臣神色驚慌的站在下面。

為首大臣道:“國主,天息宮已被賊子包圍,我們無法抵擋!事急從權,您就赦了國師的罪,讓他戴罪立功,領兵屠魔吧!”

翎月劇烈咳嗽,環視眾臣,她看著面前手無縛雞之力的臣子,閉了閉眼,沉沉吐氣:“我不會放景休,也無需向天宮求援,援兵馬上就到。”

大臣們面面相覷:“這……”

宮女小福突然踉蹌著跑進來:“國主!賊人攻進來了!”翎月猛然坐直了身體,劇烈顫抖,為何到現在青丘都毫無動靜,難道他們山靈界就要再次滅亡了嗎。

這邊,搶了令牌的寶青和赤鷩沖入監牢,景休驚訝:“你們怎么會來?”

寶青不答,將手中令牌咻地扔到半空!令牌在半空旋轉,光芒大盛,嗡的一下,鳥籠自動打開了,赤鷩跳入鳥籠,拉著景休就往外走。

景休落地,一手鉗制住寶青的手,奪下令牌,臉色陡然劇變:“這個東西你從哪里弄來的!”

寶青被嚇到:“我、我從石婆婆那兒偷的……”

景休皺眉:“她拿這令牌,是去天宮求援?”

寶青:“我不知道啊,我不管那些,我只知道這個能救你!”寶青儼然不知道自己犯了大錯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