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一章 山靈界危(3)

鎖妖塔深處,神農鼎高懸在空中,光芒鼎盛,將塔中一切妖物壓制住。

靈汐曾經的牢房內,此刻坐著元瞳, 她盤膝而坐,修煉功法,周身黑氣騰騰。

遠處傳來腳鏈在地上拖拽的聲音,禍斗與長舌拎著鞭子,經過囚室:““都關到這了,還修煉?怎么?你是還指望有放出去的一天嗎?”

元瞳的雙眼頓時睜開,閃過一絲精芒,看向禍斗:“你可是禍斗獸不成?”

禍斗一臉不耐煩:“正是本尊,你這小仙子可是皮癢了?”

元瞳淡淡一笑,望著這暗無天日的鎖妖塔,目光漸漸堅定起來,心中也有了一些計策:“早就聽說火神祝融的部下,有一名臨陣脫逃的大將,被貶到鎖妖塔來做看守,一直很好奇,沒想到就是你。”

禍斗神色冰冷,眼中戾氣郁結:“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煩了。”

元瞳站起身,來到牢房結界處,透過結界似笑非笑的看向牢房外禍斗:“好啊,你可以殺了我,這鎖妖塔也多年未進新人了吧,你有很多年沒聽過外面的消息了吧,難道你不想知道祝融的消息嗎?例如他過的好不好,有沒有新的坐騎,又是誰取代了你的位子?”

禍斗走到牢房結界前,陰森的盯著元瞳:“告訴本座。”

元瞳指了指自己的雙腳:“那你將我的腳鐐解開。”

禍斗皺眉看向她:“你想干什么?”

元瞳:“我能干什么?就算我能解開腳鐐,哪怕能在這鎖妖塔內如你一般自由行走,難道我還能破塔而出不成?你在這里七萬年都沒辦到的事,你以為我能辦到嗎?我只想過的舒服些罷了。”

禍斗警惕的看著元瞳。

元瞳:“算了,看來你也的確不想知道。”

禍斗走進結界,一揮手,元瞳腳上的腳鐐頓時消失。

元瞳一笑:“多謝了。”

禍斗:“說吧。

元瞳試著動了動雙腳:“你想知道什么?

禍斗糾結許久,才從牙縫里擠出一句話來:“祝融他……這些年,可有提到過我嗎?”

元瞳嗤笑一聲:“沒有。”

禍斗勃然色變!

元瞳負手而立:“不只是他,天族記得你的人也不多了,偶有年歲大的提到你,也只是說那個膽小怕事、臨陣脫逃、背主棄義的兇獸而已。”

禍斗大怒,一拳擊在元瞳牢房的結界上,一道碎裂的紋路,出現在結界之上,元瞳心滿意足的看著結界,禍斗果然中計。

禍斗一字一頓,咬牙切齒:“他們在撒謊!我不是逃兵!”

元瞳諷刺著:“是嗎?這倒是新鮮,從未聽說過。你知道嗎,因為你出自鐘陰山,如今天族眾神,已經沒有人愿意去鐘陰山挑選坐騎戰獸了。都說鐘陰山出叛徒,以你禍斗為最。”

禍斗大怒:“胡說八道!自我從鐘陰山追隨他祝融開始,歷經大小陣仗無數,從無一次膽怯畏戰!我曾以神魂發誓,終我一生,奉他為主,絕無二心!是他親口下的命令,我只是奉命行事,他曾親口答應我要待我如手足,話猶在耳,他為何害我?為何害我?”

元瞳哈哈大笑:“這話,你得親自去問他。不過你恐怕是沒有機會了。”

禍斗目眥欲裂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元瞳冷笑:“你以為他是什么人?上清天尊,壽歲無盡嗎?到了今日,上古大神還在世的有誰,只有他祝融一個。但他的大限也到了,我進來時,聽說他已時日無多,不知道現在是否還活著。”

禍斗聞言大驚,一雙眼睛血紅一片,幾乎發狂:“你說的可是真的?”

元瞳一臉認真:“我騙你作甚?”

禍斗癲狂欲瘋,不斷搖頭,語無倫次:“不,不會的,他怎么能死?普天之下只有我才能殺他,也唯有我才能殺他,殺他之前我還要問他,為何要害我!我不惜代價奪回五識,就是要聽他對我解釋,不管他說什么,我都要站在他面前聽他親口對我說!他不會死的,不會的,我不允許!”

元瞳冷冷:“你不允許又能怎樣?你是他什么人?他若真的在乎你,這七萬年來,又怎會看都不來看你一眼。禍斗,別自欺欺人了,你就是逃兵,祝融火神厭惡你,才不屑見你呢,哪怕他現在就要死了,也絕不愿意看你一眼,更不愿意聽你分辯一句!”

禍斗大吼一聲:“不!”身形突然暴漲,化作巨大的獸身!他腳下的鐐銬狠狠的勒進血肉之中,鮮血滿地!

禍斗獸仰天長吼!元瞳目光炙熱!傳音給禍斗:“你若想見他最后一面,就去撞翻神農鼎,沖出鎖妖塔,這樣,也許還有一線機會!”

禍斗獸仰頭怒嘯,一頭撞去,撞碎了元瞳的結界!長舌呆呆的看著禍斗獸,生怕他波及自己,嚇得縮成一團!

禍斗獸從巖壁上一躍而下,他睜著血紅猙獰的眼,決絕的看向神農鼎,前足蓄力猛地沖過仙光大陣,渾身如遭利劍切割般,瞬間鮮血淋漓,他一頭撞在神農鼎上。轟隆隆巨響,整座鎖妖塔搖搖欲墜,塵土飛揚。神農鼎仙光閃爍,虛影和實體間來回轉換頻閃,暴露臺上的女娃石心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