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二章 山靈界危(4)

入了夜,林家別院處,曲徑通幽,蜿蜒小路的盡頭亮出點點星光,一座精致的小木屋安靜立在那,柵欄門被一只小手拉開,小林默探出頭來,左右張望。

林少海站在屋門口,笑瞇瞇迎接等待,小林默看到林少海眼睛倏然亮了,大笑著奔跑過去,林少海蹲下,張開雙手,將小林默一把摟入懷中:“哈哈!抓住小白兔咯!”

月光下,林少海抱起小林默,在空中直接打了個圈,小林默樂得前仰后合,卻依然沒發出聲音,她仰頭向天,清亮喜悅的眼神。

兩人在一邊的小木桌上坐下,桌上擺滿了四盤瓜果小吃,林少海拉著小林默坐下,小林默拿起一塊餅夸張的大口大口嚼起來,然后緊跟著小手又抓起一塊。

林少海被她逗樂,拍拍小林默的小腦袋道“慢點吃慢點吃,都是你的。”

小林默用力點頭,張口比出‘好’字。

林少海見到這一幕輕嘆了口氣,抬起手放在小林默頭上,拇指摸著她的額頭說:“爹爹不是說了嗎?你是可以說話的。試試出聲好不好?

小林默一邊吃東西,一邊看著他,害羞的笑笑,這次卻連字都不比了。

林少海心中有些失落:“好吧,不愿說就算了。反正爹爹進醫署局了,以后不會總出去辦藥了,可以在家陪你,不會再讓人欺負你。”

小林默笑著搖搖頭,用手語比“沒有”。

林少海佯怒,逗著她:“還說沒有。下午綻兒帶著小朋友來,她們笑話你,你不是能看懂她們說什么嗎?為什么不走呢?”

小林默揉揉小鼻子,兩腿晃悠晃悠的,沖父親勾勾手指,林少海靠近,小林默做手語:“我逗她們玩呢。她們若知道我能看得懂,就不和我玩了。”

林少海直起身,看著小林默的眼睛,她的眼神清澈見底,晶亮的滿是對美好生活的知足與自得其樂,全無一絲怨憤。

小林默打著手語:“阿默本來就是聽不見,也不能說話,她們沒說錯呀。”

林少海久久望著,欣慰的點點頭,將小林默攬進懷里:“小笨蛋……真調皮啊你……”突然他想到了什么,從懷里掏出一個巴掌大的紅色錦緞布袋:“來,送給你的。

小林默驚喜的望著林少海,林少海往前遞一遞,笑瞇瞇說:“打開看看啊。”

小林默揭開紅布,一個小金鎖,金鎖上刻有細致繁瑣的花紋,她看著表情歡喜,瞪大眼好像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父親。林少海摸著小林默頭,想到家人對林默的冷淡與忽視,心里愧疚不已,自己又不能時常陪她,他柔聲著:“就是送你的。這個啊,夠買一箱新衣服的,開心嗎?”

小林默眼睛紅紅的,抓緊小金鎖,使勁兒點頭。

翌日,小林默的房間,暖陽灑滿屋子,房間一角的植物生意盎然,小林默趴在桌案上酣睡正香,突然,小林綻走了進來,她站到小林默身體旁,目光陰沉的盯著她,視線漸漸下移,盯住小林默脖子上的金鎖,心中一震,思來想去,這金鎖肯定是爹爹送給她的,心里不由得有些妒忌,她眼睛四處瞟著,看到了窗臺上的剪刀,眼睛一瞇,心里的壞算盤開始敲的叮當響。她從小林默背后伸出小手,手里捏的是銀光閃閃的剪刀,剪刀伸到紅繩吊墜處,一下剪掉了金鎖。

金鎖從小林默脖子上脫落下來,小林綻拿起金鎖,小心翼翼的離開了小林默房間。

窗外日光漸漸西斜。樹枝被風吹動,發出颯颯聲響。

小林默打了個長長的哈欠,滿足的直起身來,左右晃晃甩動小胳膊,笑瞇瞇的樣子。突然,她的動作停住,猛地低頭,手摸向自己的脖頸,臉上顯出驚慌之色。

小林默蹭地站起,噔噔噔跑到銅鏡前,銅鏡里映出小林默的樣子,脖子上空蕩蕩的,只留一根紅繩,她不禁露出呆愣倉皇表情。

看到丟掉的金鎖,小林默不知道怎么辦,只好去找父親,她吸著鼻子眼圈紅紅的推開父親的門。

林少海合上書揉了揉太陽穴,關切問道:“阿默,怎么了啊?”

小林默猶豫的張張嘴,看著父親疲憊的樣子,頓時把心里的話咽了下去,她伸出小手輕輕按在林少海仍然微微皺著的眉心,揉了揉。她笑著搖搖頭。

小林默打著手語:“阿默沒事,就是想爹爹了。”

林少海唇角彎起,欣慰的拉下小林默的手,在自己的大掌中摩挲。

夕陽緩緩落下地平線,火燒云滾滾涌動向天際,小林默坐在院子中央的桃樹下,兩只小手拄著下巴,怔怔望著遠處發呆,脖子上的紅繩空蕩蕩懸在衣領上。

小林綻穿著簇新衣裳,背著小手,晃悠悠走過來,聽到小林默跟前,小林默抬頭看著小林綻,見她得意洋洋伸出胳膊,手腕上一只細細的小金鐲子,雕刻魚蟲圖案十分精致:“看到沒?是你的小金鎖打的。”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