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五章 解鈴之人(3)

青瑤的醫館坐落在白瑜巷的一角,它是突然出現在這個巷子里的,紅檐碧瓦與其他房子大無不同,亦甚不惹眼,一株青藤沿著青石墻順勢而上,纏繞在墻垣上,碧綠的新葉凝結著晶亮的水珠。

陳舊的內室已被打掃一新,桌上有一只藥箱以及一件銀針袋,旁邊橫鋪筆墨紙硯。

這天早晨,門里門外排滿了面帶病色的貧苦百姓,青瑤如同往常一樣坐在桌子前,正為來往百姓把脈看病。

一位大娘挎著竹籃來到桌前:“姑娘餓了吧,歇一歇吃點東西吧。”慈眉善目的大娘笑呵呵的打開籃子,取出大餅,還有一碗米湯,擺在青瑤面前。

青瑤柔聲道:“多謝。”

大娘面露懺愧之色:“不敢當,不敢當,多虧了姑娘,我家老頭子才保住一條性命,家里日子難,沒有什么吃食,還望姑娘莫要嫌棄。”

青瑤端起碗,低頭喝了一口,對大娘一笑“已經很好了。”

大娘心滿意足的起了身,把位置讓給下一個人。

青瑤放下碗,頭也不抬:“下一位。”

桌子上伸來一只修長的手掌,袖料華貴,上綴金絲流云,頗為考究。青瑤抬頭,云風正坐在面前,笑吟吟的看著她,她面色一沉,眉頭皺起。

云風頓時收起笑容,可憐巴巴:“大夫,醫者父母心,看在我排了一上午的份上,救救我吧。”

他的哀求的聲音帶著一絲絲撒嬌,惹人注目,于是后面排隊的百姓好奇的探頭探腦。

青瑤詫異,壓低聲音:“你怎么來了?”

云風委屈巴巴:“我去桃林尋你不到,承晏說你來了凡間,我就追來了。”

青瑤皺眉不語。

云風繼續裝模作樣:“我病得厲害,要不你給我看看。”

青瑤皺眉沉思片刻,不情愿的將手搭在他的腕上。

云風一本正經:“我心悸、多夢、失魂落魄,記性也不好,練功險些走火入魔,與人切磋收不住力,險些又傷了開陽,他們說,我這是怪病,聽說要多吃紅豆才管用呢,大夫,我還有救嗎?”

紅豆生南國,春來發幾枝,愿君多采擷,此物最相思。

青瑤皺眉,知道他又在胡鬧,頓時收回手。

剎那,大娘揮起手中籮筐,就砸在云風頭上:“你這登徒子!”

云風哎呦一聲,大娘戰斗力兇猛,邊砸邊罵:“跑到這來耍橫,也不看看這是什么地方!這位女大夫心眼好,醫術高,救了我們一縣的人,你敢欺負她!”

云風邊擋邊說:“喂!不是!”

大娘嘶吼:“打他!”

病人們紛紛叫道:“打他!”

眾人一擁而上,你一拳我一腳,云風在凡間有所限制不能使用法術,雙拳難敵四手,堂堂一上神竟被一群凡人暴揍。

青瑤見了,也不幫手,笑著在一旁旁觀。

云風壓低聲音:“青瑤!你還不幫我!”

青瑤恍若聽不見,眼看著云風在一群病人的追打下落荒而逃。

暮靄沉沉,群山間歇,一天很快就過去了,凡間的時間總是過得份外快,街道上收攤的收攤,回家的回家,看病的百姓也皆散去,青瑤有條不紊的將桌上的東西一一收到藥箱中。

云風在外面觀察沒有病人了,才肯進來,滿腹委屈:“你可真狠心啊,就看著我被他們打?“

青瑤滿不在乎:“你可以還手啊。”

云風突然正色:“我今天來其實是想帶你見一個人的。”說罷,手中光芒一閃,兩人移形換影來到了衙門前。

青瑤站定,看著陌生的環境,沒好氣的擠兌:“上神可真是交友廣闊,連凡間都有熟人。”

云風輕嘆:“是呀,都認識五萬年了。”

青瑤心中一沉,似有所覺的看著云風。

云風溫和一笑,目光看向對面衙門:“來了。”

兩名轎夫抬著一鼎驕,來到衙門口,衙差連忙迎上來。

一身官服的方公子從驕子上走下,時間恍惚跨越萬年,萬年之前,也是這么一個人同樣的面貌不同的衣著,素衣翩躚,緩緩而來。

我住長江頭君住長江尾,日日思君不見君,共飲長江水,水太長,流淌在五萬年的時光里,只不過她再也不敢飲下那杯水。

青瑤看到方公子,面色一怔,目不轉睛的看著,無數的思緒涌上心頭,五萬年前發生的事情一切如昨,還記得那日洞房花燭,燭光搖曳,映出新人含羞帶怯的臉。

五萬年前,青瑤下凡歷劫,失去了法力失去了記憶,化作這世間最尋常的一名女子,被一對夫妻收養,這對夫妻親談不上恩愛,卻也相敬如賓,青瑤幸得父母愛護,順利長大。

那年她十五歲,正是豆蔻年華,也便,遇見了他——方公子。

他是青瑤養父同僚的兒子,從小只知道讀書,也不懂女孩子的心思。剛從老家過來,與她同齡,兩家看著兩人合適,定了親,選了個日子,他們就成親了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