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六章 解鈴之人(4)

雨越下雨大,絲毫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,青瑤伸出手接過雨滴,突然想起發洪水的那天也下了雨,雨也是這般,滴滴答答敲打的彷佛不是地面,而是她痛苦糾結的心。

面前正有一頂官轎往他們方向走來,一名丫鬟叫轎夫停下,攙扶大著肚子的年輕貌美婦人,向青瑤二人這兒疾步走來避雨,婦人手捂著肚子,表情痛苦,看似要生產。

青瑤見狀上前扶住了婦人,雨點打在客棧的窗戶上,啪啪作響。

婦人虛弱的躺在床上,身上蓋著毯子,青瑤坐在床前為她把脈,片刻后她收回手,道:“夫人并無大礙,只是動了胎氣,加之平日身子較弱,才會如此疼痛難耐,我為夫人開兩幅藥,一副安胎一副補身,連續吃三幅也就無恙了。”

婦人如釋重負的躺在床上,一臉欣慰的摸著肚子,臉上洋溢著幸福的微笑:“多謝姑娘。”

青瑤微微一笑,坐在桌前寫藥方。

婦人看著隆起的小腹部:“我和夫君相伴多年,一直都沒有孩子,夫君雖然嘴上不說,可他每每見到別人家的孩童,都是歡喜的很,我曾多次勸他納妾,可他偏偏不肯,這個孩子對我們真的很重要。”

青瑤放下筆,吹干了紙上墨跡,微笑的來到婦人床前,將藥房交給婦人:“每一個孩子對母親來說,不都是很重要嗎?”

婦人艱難的撐起身子,青瑤將枕頭豎起,放在床頭,方便婦人倚靠。

只見她說道:“不一樣的,初為人父時的喜悅和成就感,是這世間任何事都無法取代的,日后再有孩子或許歡喜高興,但卻絕比不上第一次時的緊張和激動。”

青瑤沉默不語,她沒有做過母親,她沒有辦法體會這種感覺。

婦人握住青瑤的手:“孩子在老人的眼里,代表著血脈的延續和家業的傳承,但對兩個摯愛的人來說,卻是一份獨一無二的記憶。在你們未相遇之前,分別都有著獨屬于自己,而卻無法分享給對方的生活經歷,可一旦有了孩子,就會成為你們之間在這世上獨一無二的紐帶,將你們緊緊的系在一處,當你們老去,甚至死去的時候,這份留在世上血脈會一直存在,并且一代代的相續下去,無時無刻不在證明,你們曾深深的相愛過。”

青瑤感動不已:“你夫君能娶到你,很幸運。”

婦人一臉幸福:“應該說,能嫁給他,是我的幸運才對。”

突然有人闖了進來,方公子神色急切:“夫人!夫人!”

婦人激動的坐直了身子:“相公!”方公子沖入房間。

青瑤回首看去,臉上的笑容僵在那里,看著方公子臉上的焦灼與不安,看著他迫不及待的向她沖來,她不由自主的伸出手,向前走了一步,然而至始至終方公子未看她一眼,直接掠身而過,撲倒床前,青瑤頓悟,原來這位婦人是他這一世的妻子啊。

方公子看到自己夫人安然無恙,立刻起身鄭重向青瑤行禮:“多謝姑娘出手相助!”

青瑤笑了起來,面容有些蒼白,猶豫了片刻正待說話,誰料方公子卻已經轉身去看方夫人,他關心的摸了摸方夫人的肚子:“你可嚇死我了,不是都叮囑過你,要小心,要小心嗎?”

方夫人嬌聲低語:“知道了,是我不好,可我想出來透透氣嘛!你呀,全身都淋濕了,會著涼的,都怪小蘭那丫頭大驚小怪,我都已經告訴她沒事了。”

青瑤就站在原地怔怔的看著,她的世界突然安靜下來,只有眼前這兩人相親相愛的畫面。方公子扶起方夫人,夫妻倆向青瑤表示感謝,方公子又留下了錢袋,而后攙扶方夫人,兩人有說有笑的離開。

云風走進屋里,看到青瑤呆滯的站在原地,輕聲一嘆:“已經走了。”

青瑤哦的一聲坐下,漫無目的的翻動醫書,眼眶卻微微紅了。

大雨下個不停,街上打起了一層細細的雨霧,青瑤云風已經回到了醫館,兩人相對而坐,桌面上布上了兩壇酒。

青瑤怔怔望著外面的霧氣:“說來,一切都很尋常,就像這世間大多數尋常的夫妻一樣,遠沒有司命的故事編的驚心動魄、波折離奇。”

青瑤端起酒杯一飲而盡,一臉風輕云淡,忍不住低下頭,將腦袋枕在胳膊上眼淚落下,忍不住陷入回憶當中:“我與他過了十年,十年,像是做了一場夢,沒發生過什么大事,好像每一天都和前一天差不多,當時覺得很無趣的,只記得他做的粥倒是十分好喝,……我活了七萬年,多少個十年,這些年卻常常覺得,只有夢里的那十年,我才是活著的。”

云風不忍的抓住了青瑤的手,用力握了一握,外面的大雨,繼續下著,青瑤已經沉沉睡去,臉頰憔悴,嘴里夢囈著什么。

云風摸了一把青瑤的額頭,驚詫,而后懊惱一嘆上:“五萬年的心結,果真是……哎!”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