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章 林中初遇(4)

窗外樹葉被風吹動,沙沙作響,蟬鳴聲不絕于耳,天氣也漸漸熱了起來。

這廂,林少海和林默單獨在書房,林少海想知道林默對提親的看法,他坐在在椅子上,林默站在林少海對面低著頭,盯著地面,似乎要將地面灼燒出一個洞來。

林少海見林默一直不說話,伸出手,在林默眼前晃晃,林默立刻抬起頭來,看向林少海。

林少海:“阿默,你愿意嫁給宋公子嗎?”

林默咬著嘴唇,不說話。

自古男婚女嫁,父母之命媒妁之言,但是林少海心中還是極其看重林默的想法:“這是你的婚事,雖說婚姻大事由父母做主,可是爹爹也想聽聽你作何感想。”

林默想了想,手語道:“他們為什么選我?不選妹妹?我的耳朵聽不見。”

林少海點頭:“自然是因為阿默漂亮又懂事,你宋伯伯和宋伯母喜歡你呀。這世間上每個人都不完美,你雖不能說不能聽,但你善良孝順,又聰明懂事,你書讀得好,若是個男子,都可以去參加科舉,你還通醫理,會炮制藥材,刺繡女工無一不精,廚藝比于嫂都好。你會的這些,綻兒都不會,只比你多了雙耳朵,你為什么覺得,你宋伯伯會選你妹妹而不選你?”

林默聽見這些話,忍不住心生感激。

林少海摸了摸林默的發頂:“今天這事,我沒跟你商量,就直接答應你宋伯伯了,是因為爹爹覺得這是一門好親事。爹爹知道你的好,但其他人未必知道,這世上的人,大多還是淺薄的,爹爹不放心把你交到一個不懂得欣賞你的家庭。你宋伯伯是看著你長大的,宋伯母也是好相處的人,最重要的是,他們都喜歡你,不是因為可憐你,也不是因為爹爹的緣故,是真心喜歡你,才來求親的,這一點很重要。”

林默愣愣的看著自己的父親,心里暖暖的。

林少海循循善誘:“宋子玉那孩子,品性也不錯。你不記得他了嗎?小時候你們見過面的,他大你五歲,這些年一直在外求學,學問是很好的,聽說還懂武藝。”

林默搖了搖頭,小時候的記憶已經久遠,她腦海里尋不到宋公子的任何蛛絲馬跡。

林少海:“爹爹還是有私心的,希望你能嫁的近一點,爹爹能經常看到你。但是如果你不愿意,爹爹可以去和宋家說,所以你怎么想的,你告訴爹爹,不要怕。”

林默想了想,紅著臉打手語的動作都慢了些:“都聽爹爹的。”

清晨,第一縷灑了下來,院落的老桃樹上的桃花敗了又開,地面上的花瓣化作粉色的薄毯,一直蔓延到院落的小路上,庭院里桃樹邊上立著幾個遮光曬晾架,晾架上放著中藥。

忽然一只貓跳過草藥架,藥架上的藥倒掉,藥材全部混在一起。

林默走了出來見狀也不惱怒,看著地上散落的藥材,眉毛微微皺,地上散落的藥材正是天花粉和山藥,這兩味藥材因為相隔較近,相接的部分已經混淆難辨。

林默拾起一片天花粉,用鼻子聞了聞,微微一笑,放于左側的中藥里,又拿起一片聞了聞,放在右邊中藥里,分辨藥材的事情她做了十余載,早已經游刃有余。

林少海手持醫書,邊走邊看,忽然看見林默在分辨藥材,微微一愣,將醫書隨手一卷,好奇的走上前去,他看著林默精準無錯的挑揀中藥,先是詫異,而后贊賞的點頭。

林默終于挑完中藥,心滿意足的看著藥架,笑呵呵的轉身準備離開,卻看到站在身后的林少海,不由得嚇了一跳。

林默手語:“爹,你什么時候來的?”

林少海寵溺的笑:“你這丫頭,在自家還有什么怕的,爹看你分藥可有一會了,嗯,分的不錯,快跟爹說說,阿默是如何將天花粉和山藥區分開來的?這兩種藥材相像,連許多藥房先生,都不如咱家阿默分的清楚呢。”

林默手語:“樣子是很相像,但是仔細看還有區別的,而且天花粉微微發苦,山藥卻有酸味,所以女兒看一看,聞一聞也就知道了。”

林少海意外,決定考一考林默,隨手拾起藥架上的蒼術:“嗯,沒錯,那阿默知道這是什么嗎?”

林默看了片刻,而后微微皺眉,湊上前一聞頓時眉開眼笑的比劃“是蒼術!”

林少海又拾起另一種中藥:“你看這個,它叫魚腥草,是一種很常見的藥材,味辛而性寒涼,歸肺經。”

林默好奇的湊上來聞了聞,放在嘴里嚼了嚼,頓時一臉嫌棄的伸出舌頭,一副作嘔的樣。

林少海開懷大笑:“阿默可別小瞧這魚腥草,它能清熱解毒、消腫療瘡、清熱止痢,好處頗多,像這等不起眼的草藥,咱家附近的山上還有很多,都是老祖宗留給咱們的瑰寶,阿默不但要能知善用,還要一代代的傳下去,來來來,再看看這邊。”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