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一章 前塵舊夢(1)

驟雨初歇,林默走到涼亭邊上看了一眼,太陽驅除了烏云,金光流瀉,五彩的光暈出現在天邊。林默深吸了口氣,轉身看向九宸,才發現這涼亭里只剩下自己,她急著往前一步走出涼亭,環顧著周圍,樹林里已經不見九宸的蹤影,她垂著腦袋看著腳腕上被九宸包扎好的繃帶,心里暖暖的,試著動了動腳,應覺能走,才背起著地上的竹筐,離開涼亭。

樹林深處,獨辟一桃林,林中有一小筑,小筑的墻壁破爛,地面上長滿了齊腰的雜草,九宸一身白衣,站在院中,伸出手,手里的五識光球和靈種緩緩浮了起來,他的周身氣流流轉,衣袂青絲皆無風自動,兩件東西沒入土地,一顆嫩芽破土發起,生根抽芽,轉瞬之間,就長成了一顆高聳的桃樹。

九宸站在樹下,似有期待的仰頭凝視飄著光暈的樹葉。

林默房間內,燈影搖曳,她坐在床邊,心里想著白天的事情,不禁魂游天外,腦海中突然閃過九宸背著她下山時小心翼翼的模樣,心突如其來的悸動。

這時,林少海推門而入。

林默連忙站起身,掩飾自己的羞怯,待看到林少海一臉惆悵,用手語詢問:“爹有心事?”

林少海苦笑一聲:“倒也沒什么大事,宋家昨日送了婚書來,想到你要出嫁了,爹倒有些舍不得起來。”

林默低頭,耳根子都紅了。

林少海全然沒有注意林默的變化:“你宋家伯父伯母倒是不用擔心,唯有你那位準夫婿,畢竟他離家多年,不知道品性變了沒有,聽說他騎射武藝都是不錯的,一個好好的讀書人,跑去學武,也不知脾氣怎么樣,會不會欺負你。”

他絮絮叨叨:“他是要參加科舉的,萬一考上了,去了外地為官,爹豈不是就見不著你了。真是,之前我怎么沒想過,你若孤身嫁出去,被人欺負,爹不在你身邊……”

林默羞紅了臉,手語著:“爹爹,女兒今天見過宋公子了。”

林少海看的一愣。

林默想了一下,用手語道:“他……他看得懂手語的。”

林少海愣了一下,想到了什么,而后放心的笑了起來:“這樣看,他對你倒是用心了,阿默雖然耳朵聽不見,但是嗓子發聲卻是完好的,要不,今天再練練?”

林默遲疑了一下,而后點了點頭。

林少海指著自己:“看著爹的嘴型啊,爹……”

林默學著林少海點頭咔吧嘴,卻未發出絲毫聲音,頓時一臉不知所措,求證的望向林少海。

林少海笑著搖頭:“阿……默!”

林默又學著林少海很用力的動了動唇,也沒有發出聲音,她害羞的捂住嘴,林少海頓時哈哈大笑。

九宸站在窗外,看著林默和林少海的身影映在窗子上,兩人比比劃劃,笑聲時不時從里面傳了出來,父女二人其樂融融,這聲音一直傳達到了他的心里。

驕陽高照,桃樹的樹葉在陽光下微微卷起,干燥的地面不帶一絲濕氣。趁著天晴,林默將藥材從房間里取了出來,放在晾架上晾曬,每過一會兒便給它們換個方向。

于嫂和小菊拎著一桶水,用水瓢將桶中的水,一點一點分灑在地上。林綻晃晃悠悠的來到院子,看到林默整理藥草,不屑的撇嘴。

這時,敲門聲響起,宋管家帶著兩名家丁,站在院門外。只見宋管家手持兩本書,兩名家丁一人手中呈著絲綢布料,另一人端著精致的桃酥。

于嫂見狀連忙擦了擦手,輕輕拉了一把藥架前的林默,朝門口努了努嘴。宋管家看到了林默,眼睛一亮,笑著迎了上來。

于嫂喲了一聲:“這不是宋管家嗎?”

宋管家拱手行禮:“我家老爺知道明兒便是林大小姐的生辰,特地命我給林小姐送些生辰禮物過來,這是專門請人從京城買回的布料,希望林小姐能喜歡。”

于嫂瞄著布料,一臉羨慕。

小菊感嘆道:“哇,好漂亮的料子呀。”

林綻站在不遠處恨恨看著,生氣的隨手摘了手邊的花,在手中攆了又攆,最后丟在地上,表情有些咬牙切齒,她擦了擦手,嘟囔:“京城的布料有什么了不起,難道我林家買不起不成,本小姐置辦衣服的布料,可全是我娘托人從京城捎回來了,也沒什么特別嘛!”

宋管家輕飄飄的瞥了高傲的林綻一眼,眼中不喜,可仍不失微笑。

林默看到漂亮的布料,靦腆的微微福身向宋管家行禮,手語著:“謝謝。”

林默示意于嫂和小菊二人接過宋家家丁手中的禮物。

宋管家眉開眼笑:“林大小姐不用客氣,我家老爺說了,你我兩家馬上就成一家人了,以后更應勤加走動才是。”

林默羞赧,福身行禮,邀請宋管家進屋。

宋管家擺手:“不打擾了!”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