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四章 前塵舊夢(4)

雨到了清晨便停了,太陽從烏云后面探出頭來,灑落在屋脊上,喚醒了整座城池,慢慢的,街上的人逐一增多,小販也支起自己的小攤,開始了新的一天。

城門處百姓來來往往,突然一名士兵騎著馬,一路快馬加鞭從城外奔來。百姓連忙躲閃到一邊,生怕被馬蹄踐踏。

士兵速度不減,騎馬入城,百姓突然人心惶惶,對著城中指指點點。士兵在衙門門口停下,吃力的從馬上爬下,這一路他連口水都沒喝,已是筋疲力盡。

方公子正帶著一身行裝的下人走出衙門,與前來報信的士兵錯身而過,觀察到士兵臉上的緊張之色,不由微微一愣。

這時,方家下人催促道:“大人,該上路了,這天色不好,怕又是一場大雨。”話音剛落,一道雷閃過,雨淅淅瀝瀝的下了起來。

城外,青瑤一身輕裝走在驛道的青石板路上,疾風呼嘯,樹葉沙沙作響,她恍恍惚惚的往前走著,任憑雨水林在身上,也不知去向何處。

不知道走了多久,面前出現了一間驛館,門口正拴著幾匹馬正在吃著馬棚里的草。驛館中的人不多,但驛館小二仍是殷勤的忙前忙后,滿臉賠笑。

青瑤走進驛館,抖了抖身上的雨水,驛館小二狐疑的打量了一番青瑤,見青瑤氣質不凡,客氣的走上前:“姑娘,咱這是驛館,只接待來往官員,至于尋常百姓,是不接待的。”驛館小二為難一笑,但驅逐之意卻很明顯。

青瑤皺眉,還未開口,突然有聲音傳了過來:“這位姑娘與本官是一起的。”青瑤一偏頭,居然是他。

方公子從門外走進來,來到青瑤身邊,微微一頜首。

青瑤點了點頭:“方公子……”

方公子對青瑤溫和一笑,向驛館小二遞上一物“這是本官的官牒。”

驛館小二恭謹雙手接過,略一看過,連忙交還行禮:“上官里面請。”

方公子對青瑤:“請。”

突然,遠處傳來急促的馬蹄聲,由遠而進,轉瞬之間來到驛館門前。方公子打量這一隊來人,細看之下,這隊人的穿著的是宮中打扮,皆黑色勁裝腰佩長刀,他們神情冷漠,面色疲憊,唯獨一雙雙眼睛炯炯有神目視前方,方公子見此連忙引著青瑤后退。

風塵仆仆的侍衛統領利落下馬,向中驛館高聲喝道:“來人,換馬!”

小二連忙頂著大雨跟著忙活起來:“是,大人!”

雨突然大了起來,這隊人馬視似乎急著趕路,在雨中依舊巋然不動,任憑雨水沖刷。

探路的侍衛從遠處跑來,抹了一把臉上的雨水,對統領拱手行禮:“稟告大人,雨勢頗大,前方不足十里便是山路。”

統領看了眼潑盆大雨,其余侍衛仍在有條不紊的拴馬,他微微皺眉:“避雨休息,待雨停了再趕路。”

侍衛對其余眾人高聲喊道:“是。避雨休息。”

統領隨意的瞥了一眼方公子,方公子連忙恭敬的行禮:“下官見過大人!”

統領嗯了一聲,便不理會,向驛站中的空桌走去。

驛站構造十分簡單,一樓是大廳,擺放著幾個餐桌,二樓是客房,樓梯緊貼著二樓而建呈現回字結構,再看大廳,有幾桌已經坐滿了客人,其中一隊人占了兩張桌子,為首的是一位滿臉不耐煩的富態官商。

青瑤和方公子走進驛站,剛一進來便聽到苦苦哀求的哭聲。

一個模樣微微圓潤的婦人穿著破爛衣服抱著奄奄一息的小男孩,跪在驛站掌柜的面前:“大人看在我這些年為你做飯盡心盡力的份上,求求您幫我兒進城找個大夫吧,我兒,我兒病的厲害,已經耽擱不起了。”

掌柜推脫:“你求我也沒用,外面雨下的這么大,這山高路滑的誰敢頂著大雨,去給你兒子找大夫?何況天又快黑了,等到了縣里,那城門也都關了呀。”

官商重重的將筷子在桌上一拍:“哭哭哭,當真是晦氣至極,要死出去死,可別死在這,別是什么惡疾在染及旁人,這里面的人可都是官身,有了絲毫差池,你吃罪的起嘛?小二呢?”

小二:“來啦,來了!”

官商厭惡擺手:“趕走趕走!

小二為難的來到胖廚娘面前,躊躇不知如何開口。

青瑤看著這一幕,終于忍不住走上前:“我是大夫,如果信得過我,便讓我為這孩子瞧瞧吧。”

胖廚娘感恩涕零連連叩拜:“謝謝,謝謝!”

官商卻依依不饒陰陽怪氣:“你看的好嗎?本官看著孩子眼瞅是不行了,說不準就是傳染旁人惡疾。”

青瑤冷眼看向官商:“看不看的好,是我與她的事,與你何干?在我看來,他的病終歸還算有救,可是閣下就病入膏肓了。”

官商勃然大怒:“混賬,你說誰有病?”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