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六章 生劫之難(2)

萬籟俱靜,圓月當空。夜風有些烈,颯颯吹過,樹枝搖曳,九宸站在林家院中,風能透過他的身軀流向它處。一燈如豆,屋內林默正在繡著荷包,似有所覺般,抬起頭來看著窗外,她的身影映在窗紙上,輪廓柔和纖細,九宸忍不住緩緩伸出手來,修長的手指迎上去,似乎這樣能觸碰她的側臉。

突然,手指尖涌出一粒白霜,迅速蔓延至整個手掌,他身體里的火精也抑制不住身體里的寒疾,心臟猛地收縮,一陣疼痛襲來。此刻,庇護他不被凡人看見的法術緩緩消失,一陣風起,他的衣袂飄飄揚揚。

咯吱一聲,林默推開窗戶,兩人頓時四目相對,九宸愣了一下,后知后覺的知曉隱身法術已經消失了。

林默站在屋內,詫異的瞪大了眼睛,不禁心虛,宋公子怎么會出現在她窗外,被其他人看到了可不妥當,思及此她想也不想,連忙去開門,拉起九宸,將他拽入自己的房間。

房內,九宸與林默相對而立。

林默手語著:“你怎么來了?你怎么進來的?”

九宸皺著眉,對于自己突然被林默發現了行蹤,也是有些懊惱,手上的寒霜已經融化,水滴一滴滴的落在地上,林默發覺地地上的水,疑惑的去觸碰九宸的手,頓時一驚,手語著:“怎么這么涼,你等我一下。”

林默說完,匆匆出門。

趁著這間隙,九宸掃視著林默房間,這里的擺設如同她這個人一樣簡簡單單,窗幾明凈,桌案上還放了幾株植物。當他眼神落在床上,看到了林默沒有修完的荷包,那模樣應該是繡給男人的,不由得會心一笑。

門被打開,林默端著一盆熱水走了過來,她揮手示意九宸過來。

九宸不由得苦笑,火精都救不了他,何況一盆熱水呢,他搖了搖頭:“不必了。”

林默不死心,手語著:“我加了生姜,泡一泡,暖一點。”

九宸還要拒絕,林默直接走了過來不管不顧的拉著九宸的手,就泡進了熱水中,木盆中,林默嫩白的小手按在九宸的手上,熱氣縈繞,兩人靠的極近。林默突然反應過來,臉一紅,連忙后退一步。

九宸見她如此,心里可不可支,應覺沒有繼續泡的必要,抽出手,故作鎮定的看著她。

林默眼神飄忽不定,就是不敢凝視九宸,她手語道:“你要不再泡會?”

九宸輕笑:“不妨事的?”

一時之間,氣氛尷尬,林默心覺不可這樣,猶豫著打破這絲絲尷尬:“這么晚了,你怎么來了?”

九宸絲毫不掩飾:“當然是來看看你。”

林默聽了臉更紅了,后退幾步,退到了床邊,九宸看著床邊的香囊,故意著:“你那個荷包?”

窗外,烈風已然變柔,突然化作小女子一般輕輕地吹拂,外面的樹枝停止了搖曳,只留下樹葉的沙沙聲。

林默立刻動作迅速的將荷包拿了起來藏在身后。

九宸伸出手:“不可以拿給我看看嗎?”

林默搖搖頭,她看著九宸,良久,才舍得把荷包拿了出來,手語著:“這個荷包里面是驅寒的藥材。”

九宸笑了笑:“是送給我的?”

林默點了點頭頭,又搖了搖頭,她手語著:“還沒做好呢,我想……繡上你的名字。”

九宸勾唇笑著,他的笑容純粹而溫暖:“不用了,這樣就很好。”

林默突然向前一步,小媳婦一般跟在后面,想了想,拽了拽他的衣擺手語著:“就算你我已經訂婚了,你這樣深夜偷偷過來,也不好的。”

九宸微微挑眉,有些戲謔的看著她。

林默害羞:“我送你走吧,不然天亮了被人發現,就麻煩了。”

見九宸不說話,林默拉著他的衣袖,向外走去,林默做賊一樣,貓著腰,小心的向后院走去。九宸跟在后面,閑庭信步,毫不在意,他看著林默的背影,忍不住有些失笑。

下人房有燈亮起,林默如同受驚的鳥兒一般,拉起九宸的手,快步向后院走去。,兩人左繞右繞來到了后院的墻邊。

林手語著默:“手語著你走吧,路上小心點。”

九宸聞言一笑:“接下來的一段日子,我不會來見你。”

林默手語著:“手語著是要在家讀書,準備恩科考試嗎?”

九宸想了想,心中有些不舍,因著司命告訴他林默歷劫的事情,而他卻不能橫加干預,便借著林默的話回答道:“算是吧。”

林默手語著:“那你要注意身體,宋伯伯就是很好的醫生,你的體寒之癥,是要吃藥調理的。”

九宸點點頭,想到林默的劫難,忍不住出聲提醒:“我不在,不管你遇到什么事,都要看開些,熬過這一段,總會有轉機的。”

林默不解的看著他。

九宸知道自己多說無益,無奈的嘆口氣:“我走了。”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