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七章 生劫之難(3)

陽光普照,醫署局大廳醫官們正在忙碌著,廳堂上方高掛‘懸壺濟世’匾額,匾額下方是一副壁畫,廳中布著幾張辦公用桌,左側是一張落地書架,書架上擺滿典籍,右側的架子傷擺著幾個古董玉石,門口是兩支落地的花瓶,里面插著新采的六月雪,給這嚴明的氛圍增添了一絲絲生氣。

林少海剛走進醫署局,正巧與急匆匆要離開的宋醫官撞了個迎面。

林少海準備作揖:“宋大人……”

宋醫官卻一把抓住林少海往外走,一臉緊張焦慮。

宋醫官低聲:“這里不方便說話,快隨我來!”

兩人找了個無人的地方,宋醫館緊緊抓住林少海的手愁眉苦臉道:“你家林默可遇到大麻煩了,太子病危,欽天監的大法師開壇卜算,說是有妖星降世,命克龍子,此人不死,天下不寧,皇室不安!大師已經算出了此人的生辰八字,官府正按圖索驥,阿默的生辰年歲,與欽天監推算的妖星一模一樣,一旦被發現,那可是要殺頭的,城東的馮家女兒與阿默同天出生,已經被抓起來了。”

林少海驚慌失措:“怎,怎可如此?萬一,萬一錯了呢?”

宋醫官:“寧抓錯,不放過呀!不僅是馮家,李家、趙家在那天出生的女兒,可都被抓走了,趙家的一雙女兒還是雙生子呢!”

林少海頓時心里咯噔一聲。

烈日之下,林少海一路急奔,從醫署局到林家坐馬車需要半個時辰,他卻硬生生的跑了回去,不知不覺間額頭滲滿了汗水,也顧不得擦拭,快步沖進自家院子。

二太太看到林少海出現,一臉笑吟吟的迎了上來:“老爺回來了?姐姐還說老爺中午不在家用飯了呢!妾身這便吩咐于嫂準備開飯。”

林少海急忙忙回身關好院門。

二太太不知所以:“這大白天的,老爺關門做什么?”

林少海焦急:“阿默呢?阿默在哪?”

二太太看林少海臉色不對,一愣:“妾身,妾身不知道呀!是出什么事了嗎?”

林少海不理二太太,一把推開林默的房門,房中沒人,轉身步來到大廳,沒人。

林少海焦急念叨:“這丫頭上哪去了?”

浣衣房內,林默將洗好的衣服一件一件的擰干,放在一邊的木板上,做完了這一切,她起身揉了揉腰,抬頭看了看天,應覺時候不早了,忙完了就該回去,她剛端起木盆,準備把水倒掉,林少海突然出現一把拽住她的手腕:“阿默,快,快和爹逃。”

林少海用力過猛,盆突然掉在地上,洗衣水流了一地。

林默一臉茫然,打著手語想要詢問,卻被被林少海拉著,踉蹌著快速走向前院,林少海邊走邊急急道:“什么都別問,跟我走就是了。”

兩人正經過前院,二太太看見他們,說道:“老爺這是要去哪呀?眼瞅就要開飯了。”

林少海理都不理,只管拉著林默來到門口,剛要開門,門外突然傳來‘砰砰’的砸門聲和雜亂的腳步聲。

有衙役在門外瘋狂敲門:“開門,開門,官差辦事!”

一切來得如此突然,林少海一頓,驚慌失措的拉著林默后退兩步。

這時,楊氏和林老太太從大廳中走出,小菊也從浣衣房走了出來,一家老老小小都看著大門。

門外的叫門聲更加大了。

林默不解的望著林少海,只見林少海,面色蒼白,額角有冷汗落下。

于嫂走了出來,不知所措的看了眼林少海,準備上前開門。

林少海慌忙呵斥:“不能開!”他拉著林默,目光盯著被拍的發顫的院門,一步步向后退,嘟囔著:“后門,從后門跑!”

林少海拉著林默,又向后院跑去。林默終于看出林少海是有急事,并且是關于自己的,便不再多問,跌跌撞撞的跟著林少海向后院跑去。

為首侍衛在門外大喊:“來人!撞門!”

只聽得院門被撞的‘轟轟’作響。

林老太太驚惶無措的緊抓楊氏:“這,這是怎么?咱林家三代都是本分人,這官差怎么就突然打上門了呢?”

楊氏一直平平和和的在林家待了這么多年,林少海也從未犯過事,也跟著林老太太慌張起來,看著快要被砸開的門,她回眸看了一眼林少海和林默離開的方向。

林少海片刻不停的拉著林默在林間快跑,不時回頭張望,心中念道:太子病危與我家阿默有何關系,阿默最是善良,怎么就是妖星了?怎么就能亂拿人呢?

兩人到達林家小院。

林少海一把推開林間小院的門,沖門而入,他抬手抹了一把汗,按住林默雙肩,面向自己:“阿默在這等爹,哪都不要去,更不要回家,阿默知道爹在說什么嗎?”

林默手語著:“爹爹,你怎么了?發生什么事了?”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