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八章 生劫之難(4)

林家前院氣氛緊張,林家老老小小都在大廳外跪著,每個人臉上都掛著憂慮之色。他們的面前站著的一群人,有的是衙役,有的卻是從皇城領命而來的宮廷侍衛,可見他們家有什么大事正要發生。

二太太時不時抬頭緊張的偷瞄兩眼,林綻惶恐的跪在二太太身邊,緊緊抓著二太太的手臂直不停的哆嗦。

林綻悄悄詢問:“娘,這,這是怎么了?”

二太太一臉緊張:“噓,別說話,不要命了嗎!”

為首侍衛大聲道:“誰是林默?”

林家人連忙地下頭,大氣都不敢出。

為首侍衛掃視了在場所有人,眼神落在了林綻的身上,看著林綻的年齡似乎和林默相符,不由得挑了挑眉頭,直接走到林綻面前,展開畫卷皺眉對比,詢問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。”

林綻哆哆嗦嗦:“林……林綻。”

為首侍衛懷疑的看著她。

林綻唯恐自己落下麻煩事,連忙擺手:“我不是林默,林默是我姐姐。”

為首侍衛瞇眼冷聲:“林默在哪?”

林綻害怕的苦著臉:“不,不知道。”

為首侍衛一揮手:“搜!”

眾侍衛和眾衙役分散開來,紛紛按著刀柄闖入林家各處,兩名皇宮侍衛徑直進入大廳,查看一番后,轉身換了個方向。另外一邊,衙差一腳踹開林默的房門在床底柜子里隨意的翻了翻,見沒人對視一眼相續離去。

一名侍衛來到后院,一眼便看到林默摔在地上的木盆,以及地上灑的水,心中頓時在思量著什么,頓時在后院搜查一遍,卻一無所獲。

前廳院子中,為首侍衛依然站在林家正廳的臺階上,面如寒霜,目光犀利,眼神四處游走,將林家人的反應盡收眼底。

這時,大門被推開,林少海裝作漫不經心的回到林家,一進大院,便看到院中陣仗,微微錯愕,而后打了個機靈,他驚惶無措:“諸位這是……這是所為何事?為何闖入下官家宅?”

為首侍衛目光犀利的審視林少海。

炎炎烈日下,林少海發鬢一縷冷汗流下,胸襟和衣領早已經濕透。

為首侍衛盯著林少海的目光一縮:“本將乃是御前軍侍衛,此次前來奉了宮中宋貴妃的旨意辦事,本將問你,林默何在?”

林少海抖了抖衣袍,莊重行禮:“下官林少海,乃是醫署局……”

為首侍衛冷聲打斷:“本將沒問你是誰,是問你林默在哪?”

林少海一臉悲傷:“小女,小女已經死了。”在場林家人聽見這句話匪夷所思的回頭看向林少海。

林少海沉痛著:“昨日小女到河邊洗衣,不慎落水而亡,至今還未撈到尸體。”

這侍衛在宮中當差多年,怎會被輕易誆騙,他看了看林家所有人的反應,他們皆垂著頭不停地哆嗦著,分明是心虛的表現,他不由得冷笑著看著林少海:“你這話可是真的?”

林少海表情惶恐。

大廳中的兩名皇宮侍衛,對為首侍衛搖頭,搜尋的衙差前來拱手行禮:“稟告大人,并未找到林默。”

為首侍衛似笑非笑的輕哼一聲:“我等皆是奉旨行事,爾等若是欺君,不但是殺頭的大罪,還是要誅九族的!”

林老太太聽到這句話,心里思忖林默不可能死的那么突然和巧合,立馬嚇得兩眼一翻,直接嚇昏在地。

林少海和楊氏、二太太緊忙上前:“娘!娘!”

為首侍衛赫然抬手指向林綻:“你說林默溺水而亡?好,本將這就回去派人去河中打撈,若明日這個時候,還撈不到尸首,就拿她的尸首湊數。”

林綻大驚:“不,不,不關我的事呀!”

兩名衙差上前架起林綻,托起便走。

二太太往前撲了過去:“綻兒,綻兒……”

林少海大喊:“大人使不得呀!”

為首侍衛呲牙冷笑,毫不客氣道:“到時候不但她要死,本將還要追究你的欺君之罪,是要誅九族的!”

林綻掙扎,眼淚橫流:“爹!娘,救我!救我呀,女兒不想死!他們要抓的是林默,不是我,林默在哪?爹……”

官府人走后,林家一家人愁云慘淡的坐在大廳中。

林少海沮喪著解釋:“事情就是這樣,馮家,李家和趙家在那天出生的女兒也都被抓了。”

二太太哭著抓著林老太太:“娘呀,您也聽見了,朝廷要抓的妖星是林默,可不是我家綻兒呀,您是最疼綻兒的,您可要為妾身做主呀。”

林少海怒罵道:“你閉嘴。”

二太太嚇得一哆嗦,表情委委屈屈的,盯著林老太太:“娘,你看老爺他……”

林老太太用力的杵著拐杖:“這可是欺君大罪呀,是要誅九族的!”

二太太噗通跪在地上,扒了幾步上前抱住林少海的腿:“老爺,阿默是你女兒,可綻兒也是你女兒,您可不能眼睜睜的看著綻兒死呀,妾身求你,救救綻兒吧。”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