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九章 身世之謎(1)

林少海將林默綁在竹排上,雙腳綁上石頭,再將竹筏推入了湖中,他看著緩緩遠去的林默,忍不住老淚縱橫:“阿默,爹爹,對不起你,爹對不起你。明天官兵們就會找到你的尸首,這是救你妹妹唯一的辦法了……”

夜風忽然大了起來,吹得湖邊上樹葉沙沙作響,似有人在低語,他仰頭看著天空,月有陰晴圓缺人有悲歡離合,他也有不得已的痛楚,看著竹排的影子越來越小,慢慢的化作黑點,他長嘆一聲,擦干眼角的淚,再無留念的轉身離去。

竹排滲了水,慢慢的下沉,林默悠悠轉醒,看到眼前的一切,心中倍感吃驚,她來不及思索這是什么回事,下意識的用手抓住竹筏,不料腿上墜有石頭,下半身頓時被拽入水中,整個人也沉了下去,好在手還抓著竹筏,她奮力的向上掙扎。

湖水中的林默被嗆的近乎窒息,水從四面八方涌來,分別進入口鼻耳中,眼睛澀澀的,肺部的空氣越來越少,身體也越來越沉,好像周遭的一切緩緩走遠……

天宮的窺天鏡將這一切全部記錄下來,九宸在一側觀看著,心被狠狠地糾起,林默的掙扎和無助無疑是一把利刃,在緩緩的剮蹭他不安的心。

司命站在一旁,小心翼翼地觀察著九宸的表情。

果不其然,九宸看完就抬腳往門外走去,司命扶了扶額頭,用腳指頭想都知道九宸這是去干嗎。

他連忙快步走到九宸面前,展開雙臂:“神尊,不可啊!這乃是靈汐必須歷的劫數,您不可干預!”

九宸完全無視他的動作,正要繞過去,司命立刻拉住九宸的手臂:“神尊,你付出了多大的代價,才為靈汐求來了一個歷劫的機會。天族眾神,人人都有自己命定的劫難,你若在此時強加干涉,反而會害了她!”

九宸聽到司命的話,整個人都定住,他緩緩轉身看著窺天鏡,雙拳慢慢握緊,終究是無能為力。

窺天鏡中,林默在手中不停掙扎,倏然,她耳后的印記緩緩顯現,往身體里注入一股力量,腳下的繩子突然被她蹬開。

此刻她心中仍保存著希望,只要活了下來,她就能見到她的家人,思及此,她顧不上害怕恐懼,可身體已經到了承受的極限了,她肺里最后一點空氣耗盡,身體緩緩下沉……

千鈞一發之際,默耳后的魔氣印記驟然發出刺目的紅光,將她整個人包裹住沖出平靜的水面。

湖中層層漣漪蕩漾,紅光漸漸退去。

不知不覺當中林默已經浮到了岸邊,她猛地睜開眼睛,喉嚨里一陣刺痛,側過頭將吞進去的湖水盡數吐了出來,她站了起來擰了擰身上的水,回頭看著湖面,湖面波光粼粼,除了風吹過,誰有想到她前一刻差點淹死在里面。

慢慢的,林默耳邊的魔印緩緩的淡去,她吃力地站起身,想起了她的爹林少海,眼神不知不覺的堅定起來。

不管發生什么事都要找到她爹,要找到回家的路,她擔心林少海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,不然自己為什么會在水里……

窺天鏡前,九宸看到脫險的林默,緩緩的吐出一口氣,眉頭也漸漸舒展開來。

司命心里的石頭也落下,他生怕林默有什么危險,畢竟九宸是個戰神,一沖動,他哪里攔得住,他深吸一口氣:“神尊,靈汐的生劫是過了,她接著受的苦,也要靠她自己渡過,是因是果,都是一念之差!”

九宸眼中流瀉著淡淡的光芒:“我相信她天性善良,必然能走出困境……”

此刻林家大廳站滿了人,一家子老老小小都徹夜未眠,瞪著眼睛看著門外,滅九族的恐嚇懸在他們頭頂,他們等著林少海歸來。

蹣跚的腳步聲響起,林少海帶著倦色緩緩走進大廳,眾人見他立刻詢問道:“如何?”

林少海冷笑:“如你們所愿,林默已經被我沉入了湖中,怕是現在已經……”話未說完,他忍不住哽咽著,面如死灰的癱坐在椅子,雙眼木訥,一夜之間,頭發白都了不少。

楊氏聽見這句話,心中生起一股苦澀,林默雖然不是她所生,但是林默單純善良,即使她對林默無比冷漠,林默也從來沒有對她失去過期盼,一直看待她如親生母親,想到此,她紅了眼眶。

林老太太嘆了口氣,造化弄人,她捏起一邊的佛珠開始念念叨叨。

即便已知林默已死,林家人的心依舊不安,畢竟皇宮侍衛是不會放過他們的,他還會再來一次,林家壓抑的氣氛突然多了一絲沉重。

沒過多久,林家的院門突然被推開。

所有人都抬了起頭,目光中帶著恐懼。

誰料,一陣輕快的腳步聲咚咚咚響了起來,林綻一臉喜色的沖進來,一把撲進二太太懷中:“娘,娘,我還以為,以為再也見不到你們了,嗚嗚。”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