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一章 身世之謎(3)

青瑤和方公子相續從驛站出來,身后跟著方家下人。

青瑤停下回頭“方公子就送到這里吧。”

自從青瑤給太子治好頑疾后,方公子對青瑤更加佩服恭敬,他惋惜道:“姑娘難道不再考慮一下嗎?此次治好了太子的病,又戳穿了歹人的妖言,皇上賜下厚賞,還要留姑娘在太醫院,不知姑娘為何要推辭呢?”

青瑤心覺好笑,她本不是凡世之人,如何能留在人間當值,她搖了搖頭:“這里不屬于我,也找不到留下的理由,皇上封賞方公子也是一樣的。”起碼這也是唯一能對他所做的一件好事吧,想到這里她心生惆悵,若是回到天宮,待上個幾日,人間便過去了幾年,或許她再次下凡的時候,方公子已經過完他的一生了。

方公子謙虛不已:“那如何能一樣?在下無非一路相陪,無論是為太子治病還是懲治妖人,都是姑娘一人所為,在下未建寸功,卻是愧領皇恩,當真是心中不安。”

青瑤抬頭看天,天邊云卷云舒:“方公子無需介懷,公子擅長的是安邦定國之道,而非岐黃之術,我出手雖能救一人,但卻不抵方公子志在安萬民。”

方公子頓時深覺惋惜,這位青瑤姑娘醫術了得,卻無心于為皇室效勞,他再次挽留:“姑娘此次,怎是救一人呢?哎,當真去意已決嗎?”

青瑤輕笑:“公子多番挽留,莫非另有深意?”

方公子一愣,慌忙行禮:“姑娘醫術高超,冰清淡雅,在下不敢心存絲毫褻瀆之念,就是……就是覺得可惜,不知為何,自從見到姑娘第一面起,在下就仿佛與姑娘似曾相識。”

青瑤漸漸收起笑容,恍惚間回到了五萬年前,他們也曾這樣相對而立,只是時光不會倒流,青瑤頓了頓:“若真的見過呢?”

方公子思來想去:“什么時候?在下雖算不得什么聰慧之人,但記性卻好,若與姑娘見過定然不會忘記。”

青瑤自嘲般一笑:“可能是很久以前。”

天邊的云突然淡去,碧空如洗,天還是那片天,人已不是眼前人。

方公子撓撓頭一臉狐疑:“很久?是年幼之時嗎?不可能吧?”

青瑤不再看他:“或許比這還要久,若我說是五萬年前呢?”

方公子一愣,不由得失笑:“姑娘真會開玩笑。”

青瑤目光灼灼,決定做最后一個試探:“希望若世上有一顆藥,你吃下去就會記起五萬年前的一切,你愿意嗎?”

方公子見青瑤不似玩笑,漸漸收斂笑容,定定看著青瑤的雙眼,猶豫了一下,認真的搖了搖頭:“不愿。”此生此世足以,不必徒增煩惱。

青瑤愣了一下,眼中的光芒逐漸淡去,她有些失落的垂下眼眸,還是她多想了。

方公子見她不語,又多說了幾句:“若真記起了五萬年前的事,我當何去何從?好比腳下走過的路,即便萬分不舍,也該一路前行,沒有路在前方,卻頻頻回首的道理,若是那般我前方的路又該如何走,豈不是辜負了此生嗎?”

青瑤頓悟,一切還是她執念太深,她抬起頭凝視著方公子。

方公子淡淡一笑:“更何況,若是記起了那么多事,我還是我嗎?”

青瑤望著那雙坦然的目光,片刻,她釋然的笑了,她笑的燦爛:“方公子說的有理。”青瑤沖他行了一禮,決然的離開了驛站,此行步行坦蕩,心中再無所掛念。

青瑤腳步輕快的走在小路上,云風悄悄地出現在她的前路,笑容得意,等到青瑤走進的時候,便跟了上去。

青瑤看都沒看他一眼,有些不耐道:“你很閑嗎?不是在這專程等我吧?”

云風后者臉皮湊上去:“若我就是在等你一路前行呢?”

青瑤輕笑著腳尖點地飛上天空:“路又不是獨獨這一條,為何偏要與我一起,還沒被我趕夠嗎?”

云風也跟著騰云躍起:“嗨,你把我趕走了,我扭頭再回來唄,總能追上你的。”

青瑤回眸一笑:“那你就繼續追吧!

云風望著青瑤虛空曼妙的身姿,微微一笑,足下毫不停歇:“等等我!”

夸父山處十里桃林,草木寂寂,落英繽紛。自從樂伯去世后,桃園變得寂寥異常,承晏在無往日那般活躍好動,正懨懨的躺在樹下躺椅上,醉成一灘爛泥,他手里拿著酒壺一口接著一口,喝完便隨意的將酒壺丟在一邊,酒壺滾落在地面,摔成粉齏。

院落中的花盆中,光芒過境,花蓼精皺著小臉從里面閃了出來。她看著地面上的承晏,捏著鼻子大聲道:“喂,你又喝這么多酒!”

她走到承晏身邊伸手去扶他,用力一拉,不料將他從椅子上拉下來,重重的摔在地上,花蓼見狀一臉尷尬:“對不起,對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,是你、是你太重了。”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