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 :主頁 > 書庫 > 宸汐緣 >

第一百三十二章 身世之謎(4)

大越國境地,一繁華小鎮,一條長街從東向西將小鎮分裂成南北兩側,酒肆商鋪鱗次櫛比,街道上人來人往,西邊的一家客棧生意紅火,食客不少,店小二忙前忙后。

寶青無精打采的坐在一角吃飯,身后守著兩名不茍言笑的山靈侍衛,赤鷩從客棧外急急走了進來,沖著寶青拱手道:“公主,屬下還未找到景休國師。”

寶青不禁有些沮喪,看著滿桌的山珍海味,食欲全無,她的心中只掛念著景休。這時,一名風流倜儻的書生,手持紙扇走進門來,眼睛四處亂飄,看到寶青,眼前一亮,不由得多看了兩眼。

寶青忽感有人看著自己,猛地抬頭,對上書生雙眼,眉毛微皺,眼睛里有道光閃過。

書生雙眼猶如針扎,大喊著:“啊,我的眼睛!”書生慘叫著,在原地亂走亂撞,最后倒了下來在地上痛苦的打滾。

寶青看到這一幕甚感有趣,忍不住開心的咯咯笑了起來。

店小二和伙計連忙上前查看:“客官,你怎么了?”

書生叫個不停:“我的眼睛!我的眼睛!”

附近的客人都好奇的起身觀望,一時間大堂中亂哄哄的。

赤看到幸災樂禍的寶青,無奈一嘆:“公主!”

寶青笑容一斂,不滿:“你還記得我是公主嗎?”

她氣呼呼的瞪著赤鷩:“我要在凡間待到什么時候,景休哥哥到底在哪?”

赤鷩一臉為難:“屬下也不知國師到底在哪?”

寶青聞言大怒,將桌子上的茶壺和茶杯掃在地上,摔了粉碎:“你是廢物嗎?這都多少時日了,你還是一無所獲?”

赤鷩連忙后退幾步:“是屬下的錯,但國師法力高強,機警果斷,想必是被什么事絆住了,還請公主稍安勿躁,耐心等待。”

寶青頓時委頓的坐在椅子上,哭哭啼啼:“等,要等到什么時候。”

赤鷩看著寶青,無奈的嘆息:“屬下愿意再去找看看。”說罷,走出客棧,消失在人來人往當中。

片刻后,寶青走出客棧,看著赤鷩消失的方向:“靠你們這群廢物,還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時候,還不如本公主親自去找,景休哥哥,不管你在哪,寶青都會找到你的。”她雙手一招,尋香鳥飛了出來隨她一起入了人海。

暗處,欽原冷冷的看著這一切,他臉上的鞭痕十分顯眼,這是寶青在他身上留下的印記。

烈日突然被烏云掩蓋,一道雷劈了下來,雨也毫不留情的灑下,亦如林默的心境。

林默頂著傘,一路小跑進路邊的亭子里,她的衣服被淋濕了大半,發絲黏在臉頰上,看起來有些楚楚可憐,與此同時,她發現亭子里還有一個人坐在那兒躲雨,只見他身穿黑色長袍,長袍似乎被利器劃過,看起來有些破爛,身上隱隱有些血跡,眼睛上覆蓋著麻布條,布條上血跡斑斑,看起來竟有些可怕。

林默見他打扮不由得有些害怕,動作為之一頓,微微退后半步。

景休聽到聲音,微微皺眉,卻毫無動作。

亭中只有兩只石凳,景休坐在其中一只石凳上,石凳上方的屋檐有些缺漏,雨水順著缺口滴落下來,一滴一滴的落在了景休的身上,林默看到他這樣子,心中一軟,本想離開亭子的腳步,不由得停住了。

林默心想,這個人不知道是遇到了什么事才會這樣。

景休并未理會林默,他靜靜的坐在亭子里,實際上他已經坐在這里很久了。失去法力,瞎了眼睛,變成凡人的他,失去了他平日里運籌帷幄時的風輕云淡,變得冰冷、陰郁,卻也茫然無措。

雨繼續下著,景休的衣服被漏下的雨水一點點淋濕,林默有些不忍,她拿出傘給他撐了起來,景休有所察覺,抬起頭來,林默將傘塞進他的手里,坐到了另外一個石凳上,靠著柱子等待著雨停。

雨嘩嘩的下著,這方天地好像被這片大雨隔絕,兩人各自坐著,各有所思。

天色漸晚,林默的肚子發出咕嚕一聲響,她摸了摸肚子才想起自己已經一天沒有吃東西了,便從從包袱里拿出一個饅頭,正想張嘴吃,看著一旁沉默的景休一眼,心一軟,再拿出一個饅頭,遞到景休面前。

景休雖看不見,但感覺何等敏銳,他沒接饅頭,冷冷的看向林默的方向。

林默知道景休看不見他的手語,試著說出話,語調奇怪聲音沙啞:“我……”她說不出口,只好硬將饅頭塞到景休的另一只手中。

景休皺眉,感受到了手中多出來的饅頭,林默拿過他的手,在他的手心處寫字:“前面半日路程,有村子,有醫館,也有衙門……”

寫完后,林默識趣的退到一旁,終于,雨停了,天色也漸漸暗了下去,林默靠在柱子上睡著了,而景休依舊打著傘坐在她身邊,慢慢地、一口一口咬著饅頭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