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三章 一飯之恩(1)

雨淅淅瀝瀝的下個不停,野外涼亭內,景休看著靠在柱子上的林默,顧不得身體里的七枚骨釘的壓制,伸出手指緩緩施法,同時七枚骨釘在身體里作亂,黑氣順著固定的方位在小腹處升起,身體忍不住疼的顫抖,他強忍著,指尖躥出一道光芒,緩緩環繞林默的脖頸凝聚在她的喉間,最后沒入了她身體里。

景休腳下一個踉蹌,幾乎脫力,聲音沙啞:“一飯之恩,多謝了。”

大雨初停,草木一新。景休看了看天色,回頭看著熟睡的林默,將傘收好放在她身邊,隨后走出了亭子。

大越國臨海上,物質豐饒,其貌為彎月之狀,背朝咸水,再往大越國東五百里,有一方漁家小鎮,小鎮不大,但是卻十分富裕,因靠著海岸,水路四通八達,時常有船只經過此地進行補給,商販來往也十分便利,到了旺季,街上人來人往,兩側皆是商鋪,物資品類繁多應有盡有,四處人聲鼎沸,十分熱鬧。

林默背著行囊走在街上,這里遠離都城,風俗民情與以往不同,看到稀奇玩意兒忍不住駐足觀望。

一輛馬車從林默的身后緩緩駛來,車速并不太快,馬蹄聲踏踏,路上的行人聽見了,紛紛回頭,避到兩側。

林默渾然未覺。

車夫甩著鞭子大吼著:“喂!讓開!”

林默聽不到聲音,繼續向前走去。

正當馬車要撞上林默的時候,車夫一驚,用力拉起韁繩!馬抬起前蹄嘶鳴著,路邊拎著菜籃子的大娘看見這一幕猛地沖了出來扯著林默的衣裳,一把將她拽開!

車夫氣的大罵:“會不會走路!聾了嗎?”

林默嚇得縮在一旁,不敢分辯。

馬車當中的人跳開車簾,看著面容富態和善,對著車夫搖了搖頭:“算了,算了……”轉過臉忍不住看了林默一眼,丟出來一錠銀子。

大娘手疾眼快,接過銀兩揣在手里。車中人沖著林默嘆道:“小姑娘,以后走路小心些。”

大娘迎了上來:“姑娘,你沒事吧?”

林默搖搖頭。

大娘將手中的銀兩遞給林默:“來,給你的。”

林默搖頭推辭:“不……不要……”

大娘笑了起來,心里想著這姑娘可是好脾氣,受了驚嚇銀兩都不要了,她不管不顧的將銀子塞進林默的懷里:“人家給你的,你就拿著。”

林默拿著銀子:“多謝。”

大娘離開,林默站在原地,突然反應過來,捂住自己的嗓子,驚訝不已,她將剛才的話反復著:“不……不……不要……”這是她長這么大第一次很清晰的聽到自己的說話聲,難以置信、興奮、開心各種情緒統統涌來,她站在原地,試探性的說道:“不要……不……”

她傻乎乎的邁著步子,一邊走一邊試探著發聲。

不遠處司命站在她身后,見她突然能開口說話,也是有些詫異的跟了上去。

林默捂著嗓子,百思不得其解,隨著人群漫無目的的走著,一邊走一邊小聲的嘟囔:“不要……多、多謝……”

前方不遠的路邊大樹下,拴著一只羊。

司命跟在林默身后,眉梢一挑,計上心來,手指一點,面前的羊瞬間化成一只方桌和兩把椅子,方桌上鋪著黃綢布,畫著五行八卦,一旁立著一個幡子,上書“鐵口直斷,百卦百靈”。下一秒,司命一身江湖相師的打扮,坐在攤位前。

他托著腮等待著林默的走進,想到幾天前,九宸特地來司命殿找他,吩咐他將林默引到一間庭院,那庭院已經被九宸種下了五識,只等待著林默上鉤。

想到此,司命搖頭,林默這劫難,一成一毀是劫,一生一滅是劫,天地改易,謂之大劫,心念傾覆,謂之小劫,劫難不至,難窺其貌,左不過生老病死、喜怒哀樂,天機難窺,只能靜觀其變。

有道是生老病死,無常之道也。

佛日人生有八苦,生苦、老苦、病苦、死苦、愛別離苦、怨憎會苦、求不得苦、五陰熾盛苦,林默此生為人,必然要經歷這番。

林默若有所思的經過攤位,一只浮塵突然甩了下來擋住了林默的去路,林默停下,轉過身。

司命捋了捋剛剛變化出來的胡須:“姑娘,算一卦吧,不準不要錢。”

林默下意識的搖頭,決定繞路而行。

司命不死心的依舊用浮塵擋住她:“姑娘親緣福薄,命途多舛,死里逃生,又千里迢迢獨行至此,你孤身一女子,前途難測,以后的路該怎么走,不想看看嗎?”

林默一驚,面前的這個人將她生命中的曲折一一道出,不由得詫異的看向司命,猶豫片刻,才肯坐下來。

林默將剛剛得來的銀子放在司命攤位前,手語道:“我只有這些錢。”

司命搖搖頭,故意道:“我不懂手語。”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