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四章 一飯之恩(2)

景休離開涼亭后,一人跌跌撞撞的四處游走,不知不覺間到了漁村附近的林間小路上,他面容憔悴,腳步踉蹌,一幅隨時要倒下的模樣,經過桃花小筑時,他停了下來,表情愣愣的,耳邊充斥著雜亂的聲音。

一會兒是巫:“國師!到了今日,玄鳥一族在這世上只剩你一人!就算不為了別人,為了家族的傳承,你也要活下去!走!快走!”

一會兒是玄鳥族人:“景休!你這個叛徒!背叛家族!你不得好死!叛族!廢物!叛徒!叛徒……”

這一聲聲叛徒將他心里深藏的痛苦緊緊糾起,他不由得捂住胸口,一口血嘔出來!身形也漸漸地委頓下去。

小院內,林默在院子忙個不停,儼然不知道她昨日見到的人又出現在她附近。她正提著水準備澆花,隔著矮矮的柵欄,看到有人暈倒,立刻扔了水桶,大步跑出去扶起景休,待看清相貌之后不由得一愣:“是你?”

景休徹底昏迷過去。

七月流火,燥熱漸漸退去,有清涼的海風吹來。院子里,林默正在給景休洗他身上的那件黑袍,剛準備擰干,院門被人推開,一老者背著醫藥箱走了進來:“林姑娘!”

林默專心洗衣服,并沒有抬頭,老者走到林默身旁,拍了拍她的肩膀。

林默抬頭,連忙站起身來:“孫大夫,你來了!”

孫大夫一笑:“他怎么樣了?”

林默搖頭:“還是沒醒過來。”

林默將衣服又扔回水桶,引著孫大夫進屋。

兩人向屋子里走去。

林默做了個手勢:“孫大夫,您請。”

孫大夫背著藥箱走入,來到床邊坐下,為景休把脈,景休躺在床上昏迷不醒,只見他面龐毫無血色,眼睛上纏著棉白布,人亦消瘦不少。

孫大夫捋了捋胡須:“脈象還算平和,仍有些虛弱,只是他這眼睛,怕是有些不好。”

林默擔憂的問道:“不好?”

孫大夫點點頭:“怕是要失明了。”

林默嘆了口氣:“我上次見到他的時候,他就已經看不見了。”

孫大夫由衷感嘆:“可惜啊,一表人才的,年紀輕輕就成了瞎子,據我觀察,他這眼睛不是先天的失明。”

林默聽著,有些同情,自顧自道:“可能,是遇到山匪了吧。”

孫大夫一聽,胡子差點豎了起來:“林姑娘,這什么人你就敢往家里帶?也不怕遇到歹人?”

林默沉默半晌,低聲說:“我覺得……他不是壞人。”

倏然,景休的頭幅度極輕微的晃了一下,林默連忙轉頭去看他。

林默驚喜的大喊:“他醒了!”

孫大夫連忙湊上前去:“是嗎?老夫看看!”當他抓起景休的手腕那一刻,景休手腕翻轉,狠狠扼住了孫大夫的手腕!孫大夫疼的慘叫一聲。

景休表情冷峻,他看不見,下意識的想要提防來人,忍不住坐了起來艱難的支撐起上身,聲音冷冷:“什么人?”

孫大夫臉都皺成一團:“疼疼疼!放手啊!”

林默大驚失色:“公子!這是大夫!快放手啊!”

聽到熟悉的聲音,景休微微皺起眉來,半晌,松開了手。

孫大夫跌坐在地,手腕上紅腫一片,林默連忙扶起孫大夫:“孫大夫,對、對不起啊,你沒事吧?”

孫大夫不滿的爬起來,沒好氣的:“這么大的力氣,看來恢復的差不多了,也無需再吃藥了。”他收拾好藥箱,轉身就向外走,林默一臉愧疚的跟在孫大夫身后,一路陪著禮道著歉。

孫大夫擺擺手,忍不住對她說一句話:“你和他非親非故,你道個什么歉。阿默姑娘,聽老夫一句勸,知人知面不知心,你救了他,又花錢給他請大夫,已經仁至義盡了,既然他醒了,就讓他快點走吧……”

兩人的聲音漸漸遠去,景休坐在床上,摸了摸自己的眼,他的眼前,一片漆黑,他看不見了……

林默送完孫大夫就走了回來,不敢直接進去,只探著腦袋小心翼翼往里看。

景休一動不動坐在那兒,白玉般的臉孔也如玉石一樣的冷凝,毫無表情,林默端著托盤,上面放著紗布藥粉,她邊走邊看著景休,心里想著,也不知他這個人遇到了什么事,還傷了眼睛,變成了瞎子,也是可憐。

林默猶豫了一下,走近:“公子?”

景休側頭聽著這聲音無比熟悉,半晌,沉聲問道:“是你?”

林默一喜:“你還記得我啊?”

景休冷冷:“這是哪?”

林默牽強的笑了笑:“算是我家吧,一個廢棄的空屋子。”

林默有些拘謹,想了想,問道:“你是遇到壞人了嗎?眼睛是怎么傷的?”

景休沉默不語。

林默以為他是不愿意提起,聲音頓時小了不少:“大夫說,若知道是怎么傷的,治起來也……”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