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五章 一飯之恩(3)

大越國山水連連,重巒疊嶂水色瀲滟,俯瞰之下,彎月狀版圖半綠半青。

夜色漸濃,圓月如新,桃林小筑之外是一片樹林,樹影繁密郁郁蔥蔥。

景休的身影也不知道朝著哪個方向消失了,林默一個人坐在院子里,情緒低落,擔憂的看著遠方,一側木盆里正泡著景休的衣服。

林默看著那件黑袍,撅著嘴,心情有些沮喪:“瞎了眼睛,脾氣還那么大!一個人人生地不熟的,也不知道要去哪?”

林默咬著嘴唇,愁眉苦臉的想著,嘆了口氣:“不會掉海里去吧?”轉念一想,算了,自己還不知道怎么活著,哪有精神去管別人。

她站起身,端起地上的水盆,向屋子里走去,剛走了兩步,一滴雨水突然落在她的額頭上,她下意識的抬起頭來,天空飄起細密的雨絲,心生擔憂,外面下了雨而且天又黑了,他能跑到哪里去,不行,她要出去找他!

風雨漸濃,街上行人寥寥,偶有幾人,皆行色匆匆,慌忙趕路。景休獨自一人拐著竹棍踉踉蹌蹌的走在路上。

雨勢漸大,一個男子快速跑來,一不小心撞在景休身上,景休一個不穩,險些摔倒。

男子道:“哎呦!對不住!”他慌忙的扶起景休,景休的臉微微抬起,男子看到景休眼上蒙著布,微微一愣,詢問道:“你看不見?”

這句話刺痛了景休,他不理那人,推開對方的手,徑直向前走去。

男子心善,瞧著他可憐,又追上來:“要下雨了,你家在何處,我送你一程吧。”

景休不答,繼續向前,男子不依不饒:“或者你告訴我你要去哪。”

景休聞言,頓時呆住,是啊他去哪,他能去向何方,山靈界已經不能呆了,他沒有朋友沒有親人,何以為家,思及此頓時愣在原地,一言不發。

男子見他神色頗為古怪,有些害怕,后退幾步,逃一般走了。

雨越下越大,豆大的雨珠落在他的臉上身上,他心中凄苦,抬起頭,無言的向著遠方:“是啊,我要去哪?”

這時,一方雨傘突然出現在他的上方,為他擋住了雨水,景休感覺是有人出現在他身邊,頓時皺眉“看”去……

林默撐著傘,站在他身旁,故作一臉不耐:“下雨了,不管你要去哪,都等雨停了再走吧。”

林默見他不語,試探著握住了景休的手腕,婉轉一笑:“要不,先跟我回去吧。”

景休“望”著林默,時間緩緩過去,無聲無息,盡管他什么也看不見,可是他這一生,似乎從沒有這樣認真的“看”過一個人,好似這一刻起,就將這個人永遠記在心里了。

雨勢停歇,萬物寂靜,夜色已深,景休已經被林默帶到了桃林小筑。

景休坐在床上,林默端著托盤站在一旁:“我幫你換藥吧。”

林默見他毫無反應,便大膽上前,手掌覆蓋在了景休的眼睛上,極輕柔的。兩只手交替著繞過去,將棉白布一點點揭開:“大夫說,藥要常換的。”

棉白布下面是景休緊閉著的眼睛,他眉毛斜飛入鬢,睫毛微微翹起,因著林默的動作眼睛不安的眨動幾下,可憐這雙好看的眼睛,周圍是絲絲紅黃兩色的傷口。

林默微微一喜:“傷口比之前好多了。”她從托盤拿出一個瓷瓶,食指沾了點藥膏,向景休的眼周抹去,當冰涼的觸感碰到眼睛,景休微微一躲。

林默詢問道:“是不是有點疼?”

景休自知失態,不再亂動。

林默溫柔道,小心翼翼的給他擦拭,一邊說著:“忍著些,藥涂上就好了,這藥可好用了,你昏迷的這半個月我就一直用這個藥給你敷著。”

景休聞言微微挑眉:“我昏迷了半月?”

林默突然見他說話,微微一愣,隨即點頭:“恩。”她突然站了起來,換了只手給景休涂另外一只眼睛,習慣性的對著傷口吹氣,景休感覺到她在吹氣,身體變得僵硬,女孩子的氣息如蘭草一般輕輕的撲在臉上,忽感不自在。

林默收起藥瓶,拿出一塊白絹布,綁在景休的眼睛上:“好了,今晚你早些歇息吧。”

景休點了點頭:“多謝你。”

林默微微一愣,忙搖了搖頭,又想起他看不見:“不用謝,你安心養傷吧。”

又是一日,旭日東升,院外的樹林里傳來陣陣鳥叫,昨夜雨后,周遭的一切都帶著濕意,草尖有露水緩緩低落,林默早早的起了床,穿過樹林,去鎮上請來孫大夫為景休診脈。

孫大夫望聞問切后實話實說:“他身上的傷已經好得差不多了,可是眼睛老夫實在無能為力。”

林默擔憂的看了景休一眼:“那……以后都治不好了嗎?”

孫大夫安慰:“哎,老夫也看不出。事到如今,也不必急于一時。你盡可多為他做些魚蝦海帶,興許哪天就好了呢。”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