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七章 攝魂之術(1)

此次前來,似覺天息宮灰敗了不少,高臺之上,于飛的鳳凰失去了往日的神采,以前的那些見過一眼的宮人也都換了一茬。大殿上,翎月高居上位,冷冷的掃視眾人,云風帶領著眾仙家站在下方行禮:“山靈國主。”

翎月神情不善,冷哼一聲:“看也看過了,知道本君還沒死,現在你們可以走了?”

云風看似隨意的打量了一下四周,從下往上殿臺上毫無刀劍留下的痕跡,地面也甚是干凈,也沒有任何血腥氣,頓時放心不少:“國主身體康健,是六界之福,只不過……不知叛賊仲昊何在?”

提起仲昊,翎月恨得直直冷笑:“仲昊小賊作死,已經被本君親手斬殺。”

云風心中微微存疑,七界之內,誰人不知仲昊法術高強,麾下又有大批魔界信徒,像這等老謀深算的謀逆之輩,又怎么會輕易就被翎月所殺?云風一邊想著,一邊耐心詢問:“敢問裹住,仲昊逆賊,尸首何在?”

翎月神情頗有些不耐煩,揮揮手隨口就道:“喂了鷹了?怎么,難不成你還想將這廝帶回去厚葬?”

云風連連施禮,謙聲答道:“國主言重了,云風只是想確定惡首已誅,危機已經解除而已。”

此時,翎月心中已然厭煩,也不顧云風身份尊崇,只冷冷說道:“云風上神,既然你已確定,那就請早些離開!”

云風皺眉不語,與開陽、含章兩人對了對眼神,兩人也沒看出什么問題,向云風悄悄搖頭示意,云風也知道不好再做糾纏,只能拱手說道:“國主保重,云風這就告辭了。”

翎月冷冷看著云風,并不起身相送,也沒有半句客套。

云風剛要轉身離開,又停下來,他故作輕松道:“對了,不知那位景休國師何在?怎么沒看到他?”

翎月聞言有一刻茫然的失神,但很快面容又冷肅下來:“在大牢里關著,怎么,你想見他?”

云風面帶疑惑:“關著?不知國師犯了何錯?”

翎月眼睛微微瞇起:“本君是山靈界的國主,本君處置本國國師,還需知會天宮嗎?”

云風退后幾步:“國主息怒,云風不是這個意思。”

翎月憤而起身:“送客!”

宮人上前擋住云風,云風無奈,只好拱手離開。

站在大殿外等候良久的九宸見云風出來,先前一步詢問道:“怎么樣?”

云風搖搖頭:“山靈國主對我們仇視防備,我們沒機會查探,但看起來沒什么異常。”

九宸雙眉緊蹙,他不知翎月對他的恨意如此之深,轉念一想,難道仲昊襲擊山靈界的情報有誤?他看著不遠處的天息宮一種不安的感覺涌上心頭。

天族人散去,天息宮頓時是另外一番模樣,翎月像一具沒有靈魂的木偶坐在王座上,四周靜悄悄的,原本站著的山靈界宮人全部消散,仲昊和欽原走了出來,這場人偶戲已經成功的瞞過了天族,仲昊看著殿外,目光深遠:“等縛靈淵開啟,我魔族大軍入境,就不用再這么躲躲藏藏了。”

欽原聞言,有些擔憂:“魔族入境,禍亂六界該如何是好?”

仲昊聞言,冷冷的看了欽原一眼。

欽原一凜,卻還是忍不住說道“義父,翎月和寶青公主現在都在我們手里,又廢了景休,按說,我們也算是報了家仇了……”

仲昊心生煩躁:“然后呢?你想說什么?”

欽原于心不忍:“兒子以為,義父當初求助于魔的力量是被逼無奈,可是現在大仇已報,若再繼續為虎作倀,怕是會給六界生靈帶來災禍。”

仲昊如何不明白欽原所說,可他的恨從未消失過:“六界生靈的死活,與我何干?本座舉族被屠的時候,六界生靈在哪?”

欽原聞言,眉頭緊鎖:“義父……‘’

仲昊怒道:“不要再說了,阿原,有些事一旦做了,就沒有回頭路。你當初已經做了選擇,猶豫不決,瞻前顧后,只會壞了大事,害了自己,明白嗎?”

欽原低頭:“是。”

仲昊頭也不回的離開了天息宮大殿。

欽原回頭看去,翎月正坐在國主位置上,面無表情身體僵硬,也不知道仲昊用了什么法子將翎月變成了人偶,不,在他看來她更加像一個死人。

凡間桃花小筑,與天息宮截然不同的是,這里好像是被美好眷顧,只見院落內桃花繽紛,清風徐來,一切柔美的恰到好處,圍欄木屋桃樹,透露著與世無爭。

景休摸索著走出房間來到了桃樹下,林默剛忙完手里的活,從廚房走了出來,看到桃樹下的景休,桃花悄然落下,停留在景休的肩膀上,他的臉微微側著,五官如琢如磨,輪廓精致,當真是面如冠玉。

林默有些欣慰,這段時間景休已經對她放下了戒備心,她仰頭看了看天:“你出來曬太陽,對身體也好。”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