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八章 攝魂之術(2)

院子中的桃樹終于結果了,林默站在桃樹下仰頭看著這滿樹桃果,青翠綠葉點綴期間,不經意地,幾顆桃子上發著淡淡的光芒。

小鳥嘰嘰喳喳落在桃樹上面,嘴巴不斷去啄著桃子,林默看著心疼,連忙拿著蒲扇揮舞著趕走小鳥,雀鳥們撲棱棱飛上天。

林默放下扇子,兩手叉著腰,小眉頭可愛的皺緊:“結了這么多啊……我也吃不掉啊……”她撓了撓頭,覺得可以拿出一部分送人,送誰呢,她這里人生地不熟,那……送給孫大夫吧。

藥店內,林默抱著個布兜子,左看右看尋找著孫大夫大的身影:“孫大夫?”

孫大夫從兩名病患后探出頭來:“哎,我在這兒呢。”

藥童引著林默走到后院一處坐下,半晌,孫大夫走了過來“怎么?藥吃完了嗎?”

林默笑著搖頭將布兜放到桌上:“沒有。這是家里樹結的桃子,我進城買東西,順便給您帶了些。”

孫大夫打開袋子,滿滿一袋子桃子,個個圓潤飽滿。

孫大夫贊嘆道:“呦,這桃子真是好。阿默好能干。”

林默不好意思揉揉鼻子:“都自己長的,家里還有許多,我就怕浪費了。”

孫大夫想了想:“其實這桃果不光可以生吃,也可以釀成酒,那便耐放許多了。

林默眼睛一亮:“真的嗎?”

孫大夫笑著點頭,起身向柜臺走去“你等著啊,我為你寫一張釀造的方子。”

林默一臉感激:“多謝孫大夫,等釀成了酒,我送來給你喝。”

孫大夫搖了搖頭:“多謝你了,只是我卻享不了這個福了。老夫早年嘗藥傷了舌頭,現在吃什么都品不出滋味,酒更是不能喝了,就跟你的耳疾,你家那位公子的眼傷一樣,五識受損,極難康復。老夫味覺失靈十多年了,除非是大羅金仙降世,不然啊,怕是這輩子也饞不到這桃子的鮮味了。”孫大夫說完,拿起桃子,咬了一口,桃子鮮嫩多汁,還有一絲沒人覺察的光芒,順著孫大夫的喉管咽了下去。

景休一人坐在屋內,趁著身體漸漸好轉,他試著把身體里的白骨釘取出來,他伸出手,運用仙力,掌心處凝聚出一團微弱的光芒,他眉頭緊鎖,手顫抖著放在胸前一寸處,仙力吞吐,向胸前襲來!體內的七根的白骨釘驟然發出烏黑的光暈,仙力凝結的神光似乎想要將骨釘拔出,卻被黑芒一擊而潰!

他忍不住悶哼一聲,嘴角溢出鮮血來。

林默興奮的聲音從外面傳來:“修大哥!出來一下!”

景休擦去嘴角的血跡,起身,向外走出房間,他步伐凌亂,身體有些虛弱。

林默摘了一筐桃子,站在一旁:“摘了好多桃子,我搬不動,你幫我搬到廚房去吧。”

景休疑惑:“摘那么多桃子干嘛?”

林默毫不猶豫:“賣錢啊。”他們一直坐吃山空也不是辦法,剛好著桃樹結了果子,可以拿去賣掙錢維持生計。

景休:“我不是給了你扳指。”

林默:“那也不是長久之計,我要把這些桃子做成桃子酒,等到桃子酒賣掉了,我還要去鎮上找活干。”

林默絮絮叨叨,兩人聊著聊著,進了廚房。林默坐在板凳上將桃子挨個仔細洗著,滿眼對生活的期待,她心中的小算盤打的噼里啪啦響:“這桃樹不只能結桃子,還能釀酒,還能換錢……哎呀!”說完她突然懊惱的一拍頭:“我只顧著釀酒,都沒留下幾個桃子來吃。”

景休瞧著她懊惱的小表情,忍不住笑了笑:“無妨,過幾日還會有桃子成熟的,我們過些日子再吃。”

“是哦,”林默抬頭看著院子里樹上還沒成熟的桃子,滿眼期待:“過幾天再吃。”只是她想到了一個問題,桃子釀成酒的話需要半個月,這半個月她沒了生計來源,那該怎么辦呢。

想到此,她應覺找活干的事情要提前了,這天,林默拎著小包袱走到景休跟前蹲下:“修大哥,我要進城找活干啦,你自己待在家里小心哦。”

景休交代道:“那你要當心不要被人騙了。”

林默一笑,站起身:“我走了。你自己在家也當心些,磕著碰著了,可沒人幫你。”

林默以前在林家雖然不算討喜,但是一直是被當做大小姐對待的,從未想過找活兒是那么的難。

這不,酒肆外,店小二推搡著林默,將她從店中趕了出去,他一臉嫌棄:“去去去,掌柜的說了,不招工了,別站這擋生意。”

林默不明所以:“為什么?明明答應留下我的。”

店小二不耐煩:“那是掌柜的不知道你是聾子,現在知道了,不用你了,走吧走吧。”

林默還想解釋什么,店小二卻一句話打破了她的希翼:“這人來人往的,隨便哪個地方喊一聲,你聽的見嘛?怠慢了客人耽誤了生意算誰的?你再去別處看看吧,走吧走吧!”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