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章 攝魂之術(4)

高聳入云陰森幽暗的鎖妖塔下,十三拿著混金鐺當的一聲往地上一砸!昂起頭,沖著天雷真君怒目而視,小小的身板竟顯出些天不怕地不怕的氣勢。

天雷刀鋒直指十三,聲色俱厲:“再敢攔著,休怪本座不客氣了!”

十三怒目而視,當年她也是刀槍劍雨里混出來的,天雷真君這話可嚇不到她:“十三小人物一個,真君何須客氣?只管放馬過來就是了!”

天雷氣急,收刀上前一步:“你到底為何擋在這兒?老夫巡視鎖妖塔乃分內之事,你在此胡攪蠻纏到底所為何事?莫非這鎖妖塔內,有什么見不得人的秘密不成!”

十三仿佛哽了一下,隨即理直氣壯道:“哪有什么秘密?小仙不過感覺自己最近功法進步了,想跟上神切磋下。”

十三身后兩個守塔兵繃不住唇角的笑,趕緊又收斂了,挺直胸膛站好。

天雷徹底冷下臉:“不自量力。”

天雷抬手,手心凝聚一道金光,猛地推出,掌勢攜強大氣浪噴涌而出,十三雙目猛然睜大,她咬牙雙臂舉起混金鐺阻擋,金光如火球越來越大,待到十三跟前時宛如要將她吞沒一般,瞬間,她整個人被撞飛出去,在地上足足劃出十幾丈遠。

天雷輕蔑冷笑,抬步便往鎖妖塔走。

十三從天而落,嘴角猶帶鮮血與他纏斗起來,她步步進攻全不防守,身上傷口越來越多。

天雷漸漸失去耐心,欲速戰速決,抬刀就要下狠手,刀鋒懸在十三頭上,十三猛然抬頭。

在這千鈞一發之際,一陣颶風突然襲來!

冷不防的,天雷兵刃脫手,長刀在天上急速轉圈然后被風流吸向東方,十三氣力不支跌坐在地,天雷十三守塔兵全都看向東方。

九宸自天而降,揚手接住天雷的兵器。

天雷一步向前冷笑:“戰神這是也想與本座切磋切磋嗎?”

九宸單手將天雷真君的兵刃遞給他,他怒氣沖沖的一揮手,兵刃消失,質問道:“你們裝神弄鬼在做什么?”

九宸神色淡然:“封鎖鎖妖塔是天君的命令,扶云殿代行君令。真君硬闖鎖妖塔,可有天君手令嗎?”

司命扶起十三,十三捂著胸口嗆咳,瞪著天雷。

天雷的目光環視過九宸、司命、十三,后退一步:“好,本座這就去拜見天君,是神是鬼很快便清楚了。”說完,毫不猶豫的轉身離開。

九宸側首,幽深的目光看向鎖妖塔,思緒萬千。

十三疑惑的看著九宸,司命不禁有些憂慮,萬一這天雷真君發現了神農鼎被換掉,這不……順藤摸瓜,不僅靈汐有危險,所有人都跟著倒大霉,他向前一步:“神尊,天雷真君若是跟天君求證該如何是好?”

九宸垂眸,雙眸古井無波:“不必擔心,我們先回扶云殿。”

扶云殿空蕩蕩的,九宸從座位上站了起來,負手而下,慢慢走到殿中央,他看著院外,靜謐的院落一片郁郁蔥蔥,難得的安寧祥和之景。

他忍不住回想起天君秘宣他見面時的情景。

那天晚上,天君突然出現在扶云殿外,月光灑在他身上,給他的白色衣袍鍍上了一層淺淺的光輝,天君回首:“你是不是想救她?”

這個她自然指的是靈汐。

九宸毫不猶豫:“是。”

天君是過來人,該經歷的也經歷過,能感人之感,受人之所受,他面無表情道:“即使冒天下之大不諱?”

九宸輕輕低頭,眼神清冽堅韌。

天君眼神慢慢嚴肅起來:“即使將自己拖入萬劫不復的深淵?”

扶云殿屋檐下,兩人相互對峙著。天君上前,一步一步,慢慢的,帶著上位者的無形壓力,不怒自威,他站在九宸觸手可及的地方,良久,才嘆出一口氣:“本君可以給她一條生路。”

九宸突然抬頭,眼神中露出不易覺察的懇切。

天君一語點破:“你可知道神農鼎?”

九宸頓悟:“多謝天君。”

天君背過身去,望著遠方,漫長歲月浸染出他滄桑的臉龐,深邃的眸子里是仁義、寬厚、與責任,他再道:“為了六界蒼生著想,本不該留她,可她自幼長在桃林,秉性善良,從未犯過錯,若因此而死……九宸,保下她,要擔天大的干系,即便是本君,也不能明旨赦免與她。此事悄無聲息的成了便罷,若有一天東窗事發,本君也保不得你,你明白嗎?”

九宸向天君深深鞠躬:“不論事成與否,九宸愿意一力承擔。”

這邊,天雷真君極其失望的從天宮回到了真君殿,他的心情有些焦躁,不知為何總覺得天君有些偏袒九宸,他想不通到底是何原因,不禁走來走去,似乎要把自家宮殿的地板走穿。

紫光眼睛隨著他轉一圈,又轉一圈。

天雷陰沉思索:“真像天君說的這么簡單嗎,是他授意扶云殿守鎮妖塔的?九宸一定隱瞞了什么事。”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