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一章 神獸白澤(1)

人生際遇萬般玄妙,有時候有些人一輩子只會遇到一次,有些人卻峰回路轉再次相遇。

起風了,風里夾雜著絲絲寒氣,青石板上的落葉被卷起,打著璇兒落在林默腳下,亭臺樓閣的輪廓被夜色抹去,慢慢模糊。

林默在小鎮上走了一圈,越來越沮喪,一回頭,還是之前找活兒的那間酒肆,她嘆了口氣,抱著手臂在酒肆邊上的空臺上坐了下來,恰巧店小二出來灑水,看到店外的林默,頓時兇巴巴的:“你怎么還在這,去去去,別礙事。”

店小二說完順勢還想動手,路過的一大娘挽著菜籃子,護崽一般擋在林默前面,怒聲質問店小二:“干什么,干什么,欺負小姑娘呀。”這大娘身材中等,眉眼和善,林默看著似乎覺得哪里見過。

店小二抬眼看了大娘一眼,訕訕的收回手,嘴上抱怨不停:“她不自量力,是個聾子,還想賴死在這兒找工作?”

大娘聽了,怒道:“你怎么說話的…你!”

店小二看著大娘不想惹這個麻煩,連忙端著木盆進屋,順手把房門帶上。

林默連忙拉住大娘:“大娘,不用了,謝謝你。”

大娘回頭,一見林默眼睛一亮:“我說怎么看你眼熟呢,那天在街上是你險些被轎子撞到吧?”

林默點頭,想起她說的話,上次的確是這位大娘把她從馬蹄下拉了出來,她感激道:“上次也是大娘幫了我,多謝大娘。”

大娘看了眼酒肆,又打量了一番林默的衣裝打扮:“我姓關,你叫我關大娘就好了,姑娘,你是外地來的,找活干?”

林默一臉難過:“但是好多家鋪子都拒絕了我。”

關大娘有些心疼林默,好心道:“不知根不知底,又是外來的,人家就是缺人也不敢用你呀。”

林默聽完心中失落,低頭看著腳尖,心里也不知道該怎么辦。

關大娘是個熱心腸的人,她看著面前的林默,這姑娘的年紀差不多跟她孩子一般大,不在家里父母膝下享福,還要出來找活兒,實屬不易,看著就令人心疼,她嘆氣:“大娘就在后面比心坊旁邊的藥鋪給人做飯,你要愿意,我就去說說,跟著打打下手,工錢估計沒多少,但咱是做飯的,吃喝肯定管夠,怎么樣?”

林默一聽,眼睛一亮:“后面的藥鋪?是孫記藥鋪嗎?”

關大娘咦了一聲:“你去過?那就不用我多說了。明天天亮啊,再來藥鋪找我,我幫你找活兒。”

林默點了點頭。

翌日,藥鋪內,剛巧過了看病的高峰期,柜臺前只有幾個客人在買藥,孫大夫獨自一人坐在小桌旁邊,一邊搖頭晃腦嚼著茴香豆,一邊在腿上敲打拍子,饒有興致的望著街上的行人。

藥鋪伙計擦拭著藥鋪藥柜,看著孫大夫有滋有味的樣子,悄悄偷笑。這會兒,關大娘拎著裝滿菜得菜籃子,引著林默走進藥鋪。

關大娘大聲喊道:“我回來了。”

孫大夫頓時來了精神,端著茴香豆盤子站起身,走到關大娘面前,用手扒拉扒拉菜籃子里面的菜,笑瞇瞇的:“今兒吃什么?有沒有按老夫的吩咐多準備幾個菜。”

林默看到孫大夫微微一怔,思忖著孫大夫不是失去了味覺么,怎么突然變得有些……饞。

關大娘沒好氣的瞥了一眼孫大夫手中的茴香豆:“你能不能把那豆子放一放?都吃了多少天了,你還沒夠?”

孫大夫搖了搖頭,癟了癟嘴,回想了一下茴香豆的味道,不禁有些委屈:“哎,老夫這嘴里沒滋沒味兒的這么多年,好不容易恢復了味覺,不得多吃點。”

關大娘突然想起還有件正是,她將林默引至跟前:“孫大夫,上次你不是說招個本分人家的小工嗎?喏,人我給你帶來了。”

孫大夫看到林默微微一怔:“阿默姑娘?”

因緣際會,這兩天林默覺得十分玄妙,不是遇到了關大娘,就是找活兒找到了孫大夫家,她低頭行了個禮:“孫大夫。”

關大娘看出了苗頭:“你們認識呀?”

孫大夫大笑:“這條街上藥鋪沒幾個,來我這里的人多之又多,阿默姑娘可是常客,對了阿默,你是想在這找活干?”

林默點點頭。

關大娘喜上眉梢:“那正好,可說好了啊,以后阿默姑娘就留下來幫忙了,你可不能少了人家工錢。”

孫大夫思慮片刻,點頭一笑:“也好,關大娘也上了年紀,多個幫手總是好的。”

說罷,店鋪伙計將林默引至前廳,給她介紹了一下店鋪的擺設用具,藥鋪不算大,正對著大門是一個長長的紅木柜臺,柜臺后面是藥柜,每個柜子上都貼了一張紙,紙上寫著藥材的名字,另外一側擺著一個小方桌,是孫大夫用來看診所用。

就這樣,林默巧合的成了孫大夫這里的幫工,她對這份活兒十分上心,才第一天,她就將柜臺打掃一遍,此刻她正拿著抹布干勁十足的擦拭屋子,每一個細微的地方,她都擦的干干凈凈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