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三章 神獸白澤(3)

紫云調查九宸的事情很快就傳到了九宸耳中。

扶云殿殿門外,陽光正好,院子里碩大的梧桐木高聳入云,樹葉零落,一地金黃,殿內,司命正在和九宸商議如何應對紫光。

司命有些擔憂,紫光一直以來對天雷真君馬首是瞻,怕是調查九宸也是天雷真君的想法,他說著:“神尊,天雷真君怕是起了疑心,這段時間您還是不要去凡間的好,留在天宮以備不時之需。小仙已經按照您的吩咐,安排靈汐去了那個院子,不會有事的。”

九宸聞言沉默片刻,點頭:“本尊知道了。”

他抬頭看向窗外,一只火紅的逐日鳥在扶云殿上方盤旋著,發出清脆的鳴叫,逐日鳥換了個方向漸飛漸遠,從云層中飛過,留下蜿蜒的云痕,他的目光悠遠又寂寞,僅有的光彩也好似隨著那只鳥的離去而消失了。

花煙焦急的在外面喊道:“神尊,出事了!”

紫云臺上,普化與手持鞭子的神罰使正一臉不茍言笑,十三被鎖在紫云臺上,她滿不在乎的撇著嘴,見到九宸頓時有點心虛,普化向九宸行禮:“見過戰神。”

九宸剛剛趕來,他點了點頭,眼神落在十三身上,不禁有些頭疼。

普化正色道:“啟稟戰神,扶云殿仙娥十三枉顧天規尋釁滋事,不但重傷了元瞳,還毀壞了元氏祠堂,戰神可是要為她求情嗎?”

司命看了十三一眼,心里頓時想到了應對之策,可面上依舊風平浪靜,慢悠悠說道:“仙君,若以尋釁滋事之罪來定,只怕有些草率吧?天宮皆知十三仙子專注于武道,前些日子還專門在鎖妖塔前,與天雷真君切磋,你焉知她此次不是抱著以武會友之心,同元瞳切磋而失了分寸呢?至于損毀元氏祠堂,想必也是切磋時的無心之失,祠堂毀了,再修復便是了,不知仙君可否網開一面呢?”

普化看了司命片刻:“仙娥十三已經認罪了。”

司命不自然的扯了扯嘴角,前面去了個承晏現在又來了個十三,真的是麻煩一件連著一件。

九宸沒好氣的瞪了十三一眼:“本尊前來觀刑,該怎么罰就怎么罰吧。”

普化點頭,而后轉向十三:“仙娥十三尋釁滋事,重傷同道,懲戒十鞭,你可服氣。”

十三頓時硬氣起來,梗著脖子:“我十三堂堂正正一條魚,沒有那等畜生同道,打她一次才十鞭是吧?好,你也別打十鞭了,再來十鞭,一會下去,我再揍她一頓,免得到時候還要回來,麻煩的很!”

九宸恨鐵不成鋼的閉上眼,司命轉過身去無奈的扶額。

開陽苦笑:“卻是不省心的主兒。”

花煙焦急:“你就不知說句軟話!”

十三英勇不屈:“不可能!”

這鞭子打完后,十三的屁股硬是開了花,沒有十天半個月怕是下不來床。

司命和花煙攙扶著十三回到了扶云殿,十三坐在床上扭著一張臉,一副苦大仇深的樣子,一舉一動都小心翼翼,生怕碰到自己的屁股,就連她的衣衫也都被鞭子打破:“慢慢,慢點,疼!”

九宸皺著眉和開陽站在一旁。

司命氣急敗壞:“你還知道疼!不是剛才逞能的時候了,但凡少說兩句,能傷成這樣?你,你呀,可讓我說你點什么好!”

十三一臉毫不在意:“打都打了,現在說這些還有何用?”

花煙在一邊捂著嘴不讓自己笑出聲:“神尊,司命星君,小仙要為十三上藥了。”

九宸搖搖頭,這么多年過去了,十三這個性子早晚要吃點苦頭,他也要小有懲戒一番:“今日起禁足扶云殿思過。”

十三苦著臉:“啊?神尊,要不、要不禁足在司命殿?”

九宸不理十三直接離開,司命用手指沒好氣的點了點十三,也跟著九宸離開。

天尊洞府內,九宸和天尊相對而坐。

天尊深深的打量著九宸,半晌,微微嘆了一口氣:“你這火精,還能燃燒多久,保得住你的性命嗎?”

九宸一驚,詫異的向天尊看去。

天尊表情有些悵然:“天君已經告訴為師了。”

九宸臉上有愧疚之色:“弟子不孝,忤逆師尊,罪該萬死。”

天尊:“你的確罪該萬死,天君仁厚,修的是忠恕之道,講究是的立心不偏,出以公心,修正謬誤,推己及人。可是我天尊山一脈,自古以來便是六界的守護者,你自入我門下那日起,六界蒼生的安危便該是你這一生唯一要遵的道,可你不但忘記了我天尊山的門規,就連天君的忠恕之道,你也沒能做到。”

天尊深深的看著九宸,一字一頓的說:“你告訴為師,你保下那女子,真是做到了立心不偏,出以公心嗎?”

九宸被天尊問的愣住,一時之間無法回答。

天尊搖頭嘆息:“你修了十萬年,終究還是堪不破這道情關,哎。”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