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四章 神獸白澤(4)

天空晴朗,陽光明媚,陽光照在桃樹上。

桃院小筑中的桃樹已經快沒了,林默站在屬下細想著似乎她一口沒吃,于是她不死心的爬上去,小心翼翼站在桃樹枝頭,探身伸手扯著樹枝,全神貫注的在尋找桃子,腳下突然一滑,失足落下,她啊的一聲慘叫。

頃刻間,景休飛身上前,雙手接住林默,將她橫抱在懷中。

兩人臉龐不過咫尺距離,林默甚至能感覺到景休呼出的氣息噴在她的臉上,她的發絲被微微吹起,在空中飄散,景休將她放下,關懷道:“你沒事吧?”

林默恍然清醒:“啊?沒,沒有!”她連忙站起身,不自然的整理衣服。

景休疑惑道:“好端端的跑樹上做什么?”

林默苦惱的望著桃樹:“我前幾日把釀好的桃子酒送去了藥鋪,讓孫大夫幫我代賣,結果賣的很好,我本打算再摘些繼續釀酒,可惜找了半天,也沒找到一顆,應該是被小鳥啄光了,最近我們這的小鳥可真夠多的。”

林默嘆了口氣,突然反應過來,悄悄打量景休:“不過我們也不缺錢,你的扳指很值錢,夠我們吃用的了,我就是覺得可有些可惜。我們倆還沒吃一口呢,都被鳥吃了。”

景休淡淡一笑,也不多言,林默恍然想起了什么:“糟了,時辰不早了,關大娘還等我一起去買菜呢!我先走了!”

林默慌慌張張的跑出院落,景休仰頭面向天空,陽光照在他的臉上,少有的溫和陽光,離開天息宮后,在這里度過的時光,怕是他一輩子都無法忘懷吧。

院中的草叢里,此刻,正躺著一顆桃子,碧綠的光芒一閃而過。

這邊,林默怔忙著擦拭藥柜,余光還時不時瞟著孫大夫為殺豬張診治。

孫大夫將寫好的藥方遞給伙計:“按方取藥,稱好重量。”

伙計草草看了遍藥方:“放心吧師父。”

伙計拿著藥方到藥柜取藥,將藥材放在油紙上,三下五除二就給包好遞給殺豬張,孫大夫對著殺豬張交代:“回去后,最好臥床休息,藥中有一味生地,正有清熱毒止血之效,先吃三幅,吃完再來找我。”

林默收回眼神,她眉頭越皺越緊,漸漸焦急起來,忍不住對一邊迎面而來的關大娘道:“藥!藥錯了,孫大夫開的是生地,小哥抓的是玄參,兩種藥很像,但藥效不同。”

關大娘一怔:“你確定嗎?

林默認真的點頭。

殺豬張拎著包好的藥,向孫大夫行禮,正欲離去,關大娘連忙走上前阻攔:“殺豬張,你一個屠戶會煎藥嗎?把藥留這我幫你煎吧!”

殺豬客氣道:“不麻煩了,回去交給我婆娘便好。”

關大娘上前一把抓住藥包:“你這人咋不知道好歹呢,要不是看你每次都給我切好肉,我還懶得理你呢,拿來吧!”

她故意扯壞了藥包,中藥灑了一地:“呀,咋壞了呢?怪我怪我,這藥算我的,算我的!”

林默連忙去撿藥:“我來收拾干凈。”

孫大夫看著關大娘搖頭嘆氣,走出來向殺豬張拱手道歉:“不好意思了,再抓一副!”

關大娘看似尷尬的走到孫大夫身邊,低聲道:“生地抓錯了。”

孫大夫一愣,看向灑落在地上的中藥,頓時明白了關大娘的所作所為,收工的時候,孫大夫沉著臉把伙計喊了過來,指著上午給殺豬張開的藥:“我藥方里寫的生地,你抓的是什么?”

伙計沒顧得上看,便回答道:“是生地呀?藥柜上……哎喲,瞧我這腦袋,師父昨天讓我將生地和玄參的藥簽調換過來,我給忘了,這兩味藥又太像了,我、我沒留神!”

孫大夫敲了敲桌子:“你呀!讓我說你什么好?跟你說了多少次,為醫者最該慎重,慎重!此次若非關大娘及時發現,砸了老夫的招牌是小,萬一吃死了人,又當如何是好?”

關大娘一臉不好意思:“我可沒那本事,這次可全靠了阿默。”

三人看向林默,林默一臉靦腆,低著頭看著自己的鞋尖,孫大夫表情差異:“阿默?你懂中藥?”

林默實話實話:“在家的時候,與我爹學過一些,只懂些皮毛。”

孫大夫滿臉欣慰:“懂多少不重要,不會老夫可以教,以后在藥鋪就不要做零工了,留在前堂替老夫抓藥吧。”

林默一愣,有些沒反應過來。

伙計反手指了指自己:“啊?師父?那,那我呢?”

孫大夫沒好氣:“你?毛毛躁躁,先去抄藥經靜靜心。”

關大娘輕輕的推了林默一把:“還不謝謝孫大夫。”

林默滿臉喜色:“謝謝孫大夫。”她心中不由得有些慶幸,當年她閑來無事時便喜歡讀一些醫書,要么就出去采藥要么就跟著林少海辨認藥材,哪里知道這些習慣會給她現在的生活帶來方便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