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六章 林默相親(2)

桃花小筑,陽光明媚,秋高氣爽,景休坐在樹下躺椅上,眼上蒙著黑紗,他表情淡漠,不茍言笑,白澤正吼吼叫著在院落中追蝴蝶,蝴蝶飛到草叢上又高高的飛起,它不甘心的跳了兩下,蝴蝶又從爪間飛走。

一只小鳥飛來,落在景休的膝上,景休察覺,微微皺眉,小鳥大膽的在他身上走了兩步,跳到景休手中。

白澤一雙黑漆漆的眼睛盯著景休手里的小鳥。

景休“看”向那只大膽的小鳥,小鳥伸出嫩黃的小嘴,輕輕啄了一下景休的手心,景休突然握住手,將小鳥死死的握在手心里!

白澤一驚!

景休面無表情,冰冷的甚至有幾分殘忍,小鳥被他握在掌心,抽搐著,眼看就要斷氣,突然,院門被推開,林默走了進來,高聲喊著:“我回來啦!”

景休見狀立即松開手,小鳥得了自由,立刻飛起,遠遠逃開,他笑著像什么都沒發生一樣,“看”向靈汐:“今天倒是早。”

林默一臉喜色:“孫大夫今天收我為徒了,說要傳我醫術,已經讓我替他為病人抓藥了。

景休坐起來,饒有興致:“哦?這么厲害,可喜可賀。”

白澤跑到靈汐腳下,汪汪幾聲,似乎是要告狀景休剛剛差點掐死一直小鳥,靈汐不明所以,以為它是餓了,她笑著摸了摸白澤的頭:“我去做飯了。”

白澤憤怒的看著景休,叫了兩聲。

景休淡淡瞥它一眼,徑直躺下,不去理它。

夜色深深,景休坐在桌前,他沉著臉表情有些陰郁,體內的白骨釘突然黑芒一閃,他身體傳來一陣劇痛,忍不住捂住胸口。

腦海中不由得回放出他不想回憶的畫面,天息宮中,翎月轉開臉,不再看景休,毫無感情道:“國師景休,不赦之罪,打下死牢,押后再審。”畫面一轉,縛靈淵當中,仲昊沖著他笑著:“呵呵,你該求饒了啊,像條狗一樣,當年面對垣渡,你不是很識時務嗎?若是求得我高興,興許我一個心軟,能給你一個痛快呢。”

這些難堪的畫面讓他心緒不穩,他捂著胸口大口大口的喘息著,另一只手放在燭臺邊上,鮮紅的蠟油落下,一滴滴落在他的手背上,他毫無察覺。

林默端著藥碗走進廳中,看到這一幕頓時一驚,快步上前,一把抓起景休的手:“你在干嘛?不痛嗎?”

景休淡淡收回手:“沒關系的。”

林默仔細的打量著他,總覺景休這個人似乎埋藏了很多故事,她說著:“你怎么了?想起不開心的事了?”林默伸出手一點點摳去景休手上的蠟油,表情認真,時不時小口的吹著氣。

景休一怔,感受著她的細致與體貼,冰冷的心逐漸被融化,他低聲說著:“阿默,如果……我的眼睛一直都是瞎的,怎么辦呢。”

林默不以為然:“你這話說得,好像我的耳朵什么時候就能治好一樣。”

景休苦笑不已:“若是真的就治不好了呢?”

林默一邊為景休清理手上的蠟油,一邊盯著景休的嘴,隨意的說:“治不好就治不好唄。”

景休有些惋惜:“那我就永遠都看不到你了。”

林默微微一愣:“那倒是挺可惜的,我可好看了呢。”林默長得極其素雅,五官不說多么出彩,但是湊在一起十分耐看,她的雙眼清澈而靈動,仿佛是融入了世間最美最亮的星辰,單單就那么望一眼,一輩子都挪不開。

她看到景休嘴角揚了起來,頓時輕聲道:“沒騙你,我家其實挺好的,家境殷實,衣食無缺,我爹爹特別寵愛我,逢年過節都會送我禮物,小時候,他送了我一個金鎖,那么大一塊,純金的,都能買個宅子了。我娘也很好,人很溫柔,喜歡笑,從來不會大聲罵人。我奶奶也很慈祥,每到我生辰的時候,就會煮長壽面給我吃。”

林默仰起頭來,得意一笑,眼睛里似有淚花閃現:“好大的一碗,我每次都能吃完。”還記得她那次生辰,她和楊氏吃的那碗長壽面,那味道這輩子都沒辦法忘懷。

景休聽她絮絮叨叨,輕輕一笑:“然后呢?”

林默頓了一頓,回想起在林家發生的一幕一幕:“就是我妹妹心眼小,但也沒什么,全家人都對我好,她也不敢惹我。”她的妹妹和二太太,一個砍斷了她最愛的桃樹,一個把桃樹拖了出去。

景休疑惑:“你家這么好,你為什么要離家?”

“因為……”林默一笑,低下頭,裝出一副認真清理傷口的樣子來掩飾她眼里的神傷:“因為……我自己不好,我想變得好一點,再回去。”說完,淚水不知何時已經盈滿眼眶。

景休搖搖頭:“你已經很好了。”

“我知道啊,但是我想更好一點。”她抬頭不讓眼淚流下來,一臉憧憬:“比如,賺很多錢啊,比如,學會了厲害的醫術,變成了有名氣的大夫,再比如……耳朵好了,回到家去,能說能聽了,哇,大家一定嚇一跳。”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