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七章 林默相親(3)

自從林默做了孫大夫的徒弟后,藥鋪一閑下來,她就拿著藥經對著藥物一點點查看銘記,時不時嘴里念上幾遍。

關大娘做完飯從后堂出來,邊走邊解下圍裙擦手,看到林默這般認真,欣慰一笑,說道:“阿默呀,大娘給你物色了幾個好人家,你把你的生辰八字告訴大娘,咱們找先生相看一下?”在她眼里像林默這種好姑娘應該找個好人家許配的。

林默僵在原地,紅著臉:“關大娘,我還從未想過成親之事,我看這事還是算了吧。”

關大娘不由分說:“傻丫頭,怎么就算了呢?過去沒想過就現在想呀,早晚是要成親的。好是不好,還不是看你自己是否中意。大娘可是跟人家拍著胸脯保證了,你說我這上趕著去求人,這時候卻連生辰都拿不出來,這不鬧笑話嘛,你讓大娘這張老臉往哪放喲。”

林默為難咬了咬下唇。

關大娘愁眉苦臉:“交換了生辰八字,其實也就相當是打個招呼,接下來怎么樣,還需看你們各自的意思,你若到時候不愿意,那便算了,可要碰上對眼的,正好定下來,你說呢?”

林默無奈嘆了口氣,在紙上寫下生辰交給關大娘。

關大娘頓時樂了:“這不就結了嘛,大娘出去一趟,你在家守著,我走了哈!”說完,她興致勃勃的奪門而去。

林默無奈搖頭,繼續抄寫藥經。

這天傍晚,景休悠閑地躺在躺椅上,院門突然被推開,一年過五旬的婦人走了進來,她梳著一個簡單發髻,眉眼平平,顴骨突出,嘴角下拉,臉色蠟黃,她的眼睛一直在轉來轉去,打量著院落,婦人道:“有人嗎?”

景休依然躺在躺椅上不理會。

“路過的,口渴的很來討碗水喝。”婦人走到了院子中間,用手比劃了一下,似乎在丈量房間的大小,突然她晃到了景休面前,盯著景休眼睛上的布條,用手晃了晃,發現景休看不見,立刻露出嫌棄的表情。

林默從廚房走了出來,看到院子當中多出一個陌生人,詢問著:“你是?”

景休皺著眉頭:“路過討水喝的。”

婦人立刻附和著:“對對,路走的太遠,口渴的很,看見這院門開著就想討碗水喝。”

林默立刻回到了廚房端出一碗水遞給婦人“大娘請。”

婦人接過碗也不著急喝,探頭探腦的看著屋子里面:“你叫我李大娘便好,你這房子還真是不錯。”

林默有些尷尬,不不明白她為什么一直在打量這個房子。

李大娘開始打聽:“你是外地來的吧,家是哪的,家里還有什么人呀?”

林默沉默片刻說道:“渭縣,父母,妹妹,還有一位祖母。”說著她察覺到不對勁“您這是……”

“哦哦,我是好奇隨便問問,那家里有多少地?有沒有牛?平時靠什么維持生計,祖上又是干什么的?”大娘不顧林默臉上的尷尬,繼續詢問。

林默愣住,不想回答。

李大娘開始噼里啪啦一頓說:“嗨,跟你直說吧,你是林默,要相親沒錯吧?關大姐都跟我說了,我家中正好有個兒子與你年紀相仿,情況關大姐也大致介紹了一下,你是聾子,我們也不嫌棄,可關大姐都快把你夸上天了,我這不得親眼看看嘛。可不嫌棄歸不嫌棄,但你帶個瞎眼的哥哥,可就是個累贅的,咱可得把丑話說在前面,你嫁進我們家,那就是我們家的人了,事事應以我們家為先,到時候你這瞎眼的哥哥,只怕是顧不上了,雖說是血脈相連,可你也要早做打算。”

林默結結巴巴:“修大哥不是我哥哥,我也……”話還沒說完,李大娘就打斷她,一副尖酸刻薄相:“啊?修大哥?他不是你親大哥呀?那你們孤男寡女就敢共處一室?你,你這……我們可是正經人家,受不得這個,傳了出去還怎么做人?我看你的院子不錯,我家房子近日要修繕了,正好可以全搬過來,這三間房子擠一擠總是夠的,對了,這房子是你的,有地契吧?”

林默不知所措:“這房子不是我的,我只是暫住,我也沒想要與你家相親,你怕是誤會了。”

李大娘震驚:“什么?連房子都不是你的?你一個聾子,帶著一個關系不清不楚,還是瞎了眼睛男人,就想嫁進我們家,想什么呢?害我專程跑了這么老遠,這不是耽擱功夫嗎!真是晦氣!”她沒好氣的將手中的碗向林默懷中一塞,扭頭便走,碗里的水濺了林默一身。

白澤氣惱呲牙,汪汪叫的要去咬李大娘,李大娘被追趕的落荒而逃。

林默尷尬的看向景休,一臉歉意:“對不起,害你跟我一起挨罵。”

景休面色陰沉,突然站了起來拉著林默,就回了屋子。

桌子上點著燭臺,燭火晃動,景休與林默相對而坐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