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八章 林默相親(4)

為了給景休養傷,林默特地給景休燉上了魚湯,濃白的魚湯配著豆腐青蔥,濃郁的香氣令人食指大動,她扶著景休落座,將湯舀入他面前的碗中,催促他趁熱喝,只見景休卻微微蹙眉,似有心事。

他動了動嘴唇:“阿默,你父親叫什么,是做什么的?”畢竟能拔出白骨釘的只有鳳凰族人。

林默一臉警惕,上次李大娘的事情鬧得她心里還有些別扭,怎么景休也突然問她這個,她快速扒了幾口飯:“不告訴你。”

景休眼神中有著探究,林默放下碗:“我要去上工了。”

景休“看”向她的身影,手上一招,又是一揮,幾根筷子向林默電射而去,林默走著,突然想起什么,回過身來!幾根筷子已經射到眼前,景休見此微微皺眉,手上法力收回,筷子頓時失了力道,在林默身前掉落在地,林默看著掉在地上的筷子:“你干嘛拿筷子丟我?”

景休面露尷尬之色:“手誤……”

林默不信任的瞪著他,喃喃著:“這幾天都怪怪的,我走了,你自己小心點。”

景休看著她的背影:“她沒有仙力,的確是個凡人,但為何能拔出鳳凰骨釘?莫非,她是鳳凰一族流落在外的血脈?”他輕輕做了個手勢,一只黑鷹的鳥從窗外飛到他的肩膀上,他耳語幾句,黑鷹飛了出去。

海灘上,浪水不斷的拍打著礁石,天色陰沉,無邊的灰色云彩和海相連,遙遙無際。

收到命令的赤鷩在等著,見到景休出來,立刻半跪在地:“國師!屬下派出所有的鷹衛尋找國師,皇天不負有心人,終于找到了國師的下落。”

景休擺了擺手,赤鷩起身,有些激動,他向前一步注意到景休眼傷,頓時一驚:“國師,你的眼睛!”

景休面色平靜,似乎在陳述一件和自己無關的事情:“被仲昊所傷,不過我的法力已經恢復,眼睛也會慢慢痊愈,只是需要一些時日。”

赤鷩驚喜:“國師法力恢復了?你在信上說,被仲昊以鳳凰骸骨制成的白骨釘壓制住氣海,封了一身仙法。讓屬下尋找鳳凰族人的下落,莫非,國師你已經找到了?”

景休搖了搖頭,似是不愿多談,只是問到:“仲昊在做什么?”

赤鷩:“他奉了魔君之令,在縛靈淵上布下大陣,只等著血月之夜來臨,就要運轉陣法,開啟縛靈淵,打開兩界通道,放群魔入境。”

景休聞言,嘴角輕扯,冷笑一聲:“他倒是深知我心。”

赤鷩拱手作答:“當日國破,國主也被攝魂之術所控制,我們的人大多逃了出來,這段時日,屬下收攏部下,就等國師一聲令下,我們便可殺回山靈界,斬了仲昊,為我族百姓報仇雪恨!”

景休冷冷一笑:“先不急,既然他要打開縛靈淵,將垣渡送給我,這么一份大禮,我們豈有不接受之理?我的眼睛還需要一段時間才能恢復,你時刻盯住天息宮內的動向,一有變故,立刻來報我。”景休頓了頓:“另外,傳信過去,一定要保護好公主的安全。她自幼嬌生慣養,性格偏激,難說會做出什么事來。”

赤鷩點頭,面容嚴肅:“屬下知道。”

林默正在關店,關大娘上下打量林默,一臉喜色的走上前:“阿默啊,街坊送了大娘一些菜,大娘歲數大了一個人拿不了,幫大娘一把好不好。”關大娘表面上這么說,其實暗地里把林默安排的妥妥當當。

林默以為這只是簡單的一次幫忙,笑著說:“好!”

關大娘走在前面,越走越偏僻,林默心生不妥,出于信任便沒多問,接著面前出現了一間草堂,草堂樣子有些簡陋,但好在門前干凈整潔,可看出其主人只用心。

關大娘笑呵呵:“到了。”

林默狐疑的打量。

關大娘向草堂中:“沈先生,出來吧,我已經把人帶來了。

林默心中慌亂:“大娘,我們不是來取菜嗎?”

關大娘雞賊一笑:“你這實心眼的丫頭,乖阿默,大娘昨兒事沒辦好,給你惹麻煩了,大娘將功贖罪,給你找了一位好的,這位沈先生是咱們鎮的私塾先生,是個秀才,為人最是斯文和善的,你看看,準能成。”

林默大急,轉身便要離開:“關大娘,你真是……”

沈先生走出草堂,他身穿長衫,衣著素凈,長發一絲不茍的梳在腦后,舉手投足間灑脫自然,雖是書生,卻毫無迂腐之氣,實在難得。

沈先生溫和笑著上前行禮:“關大娘來了,這位,就是阿默姑娘。”

林默手足無措,不知該如何回答。

關大娘笑瞇瞇的,看樣子十分中意這位沈先生:“阿默在這里沒親人,沈先生也獨身一人,所以大娘就免了那些繁文縟節,直接安排你們見面了。”

林默緊張的掰著手指不知所措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