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九章 天雷問責(1)

景休聽到了沈先生這三個字,大致能明白什么意思,但是還是希望林默能親口告訴他,他凝視著林默,目光中有著無形的壓迫感。

周遭的一切變得十分寂靜,風也停止了喧囂,天邊的云層散去,太陽也緩緩下沉,霞光呈現一片紅色。

林默支支吾吾:“就是關大娘介紹的……也是因為這件事,才回來的晚了。“

景休心里有些失落,他問著:“你去相親了?”

林默低著頭,一臉心虛:“算是吧。”

景休聽了心里生出一股無名火,他深呼吸讓自己平靜下來,皺著眉:“你上次不是說不想成親嗎?”

林默捏著衣擺:“我也不想去呀,是關大娘把我騙過去的。”

景休略緊張,心里竟有著十足的危機感:“這次這個沈先生是什么人?家是哪的?平時又靠什么維持生計,你了解他嗎?畢竟是終身大事,草率不得。”

林默懵懂:“只是草草見了一面,怎么能了解?是個教書的先生,至于其他……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
景休眉頭微皺,暗暗不爽,他思索著決定找個機會和關大娘見上一見。

街上下著雨,水順地上的溝壑流淌,街上行人來去匆匆,踩中了溝壑,驚起一片水花,林默與關大娘坐在藥鋪中閑聊。

關大娘:“阿默對沈先生的印象如何?”

林默不吭聲。

關大娘一心想促成這門姻緣,苦口婆心道:“沈先生雖然沒什么錢,但是相貌和人品皆是沒的說,鎮上喜歡他的姑娘多了,但他一直看不上,說什么缺什么濫,大娘我也聽不懂,昨日我看他對你還是蠻喜歡的,你若沒什么意見,就趕緊把事情定下來。”

林默沉吟著:“大娘,這事就算了吧。”

關大娘不解:“算了?人都見了,為什么算了?阿默啊,我和你大爺當年可是連面都沒見過就成親了,你們倆都沒有雙親在旁,要不然哪還有自己做主的份兒?如今見了一面,成與不成,趕緊決定才是,我可聽說不少媒婆三不五時的就往私塾跑呢!”

林默為難:“我真的……”她真的覺得這一切來得太快了,她還沒有成親的打算,可是關大娘這般熱情,她又找不到合適的理由拂了她意。

外面響起了腳步聲,門口有一人走了進來,他收了傘不緊不慢的把傘靠在一邊,又抖了抖身上的雨水,頭微微抬起,林默和關大娘看過去,林默一驚:“修大哥,你怎么來了?”

景休微笑:“下雨了,我來接你。”他微微偏著頭,感受到了另外一個人的存在。

林默連忙迎上前去,扶住景休:“你眼睛不便,怎么可以到處亂跑,萬一……”

景休溫柔道:“我這不是好好的嗎?可以走了嗎?”

關大娘饒有興趣的打量著景休,瞧著景休模樣周正,身材頎長,周身氣度不似普通人,頓時點了點頭,一臉慈愛的看著林默。

景休客氣的微微頷首:“關大娘。”

關大娘意外:“喲,你還認識我呢?”

景休在山靈界位居國師,左右逢源的話信手拈來:“經常聽阿默提起大娘,說藥鋪中多虧了有大娘照顧,在下替阿默謝過大娘。”

關大娘笑的合不攏嘴:“嗯嗯,沒白疼這丫頭,快走吧!”

林默攙扶景休,景休打著傘二人離開藥鋪,關大娘見此連忙跑到藥鋪門口,眉飛色舞的望著二人的背影:“我就說阿默這丫頭怎么總是推脫嘛!原來那位撿來的修大哥長得這么一表人才,呵呵,不錯,不錯!”

朦朧細雨中,一頂素青小傘由遠及近,景休林默并肩行走在傘下,不緊不慢的走著,晶亮的雨滴落在地上,又彈起水花。

景休把傘往林默的方向偏了偏:“那位關大娘似乎對你不錯。”

林默:“恩,關大娘很照顧我的。”

景休:“方才我似乎聽到她與你說什么?還要你趕緊決定。”

林默一直盯著景休的嘴,聞言腳下一拌,險些摔倒,她心里叫苦不迭,景休怎么別的沒聽到就專門聽到這個。

景休一把扶住她:“小心,崴到腳沒有。”

林默匆匆垂下頭:“沒、沒事。”

兩人撐著傘,在雨中漸行漸遠,雨慢慢停了下來,遠方的桃花小筑上勾勒出美麗的彩虹。

景休與林默走到柵欄門前,景休摸著收了雨傘,林默推門進去,這時,林默見到門前青石板地面上支著一把繡著竹的紋面傘,下面靜靜躺著一個古樸木盒。她疑惑表情,走上前,拿起了盒子,盒子方方正正,盒子上面雕刻著蟲魚鳥獸。

林默拿著盒子坐在桌邊,手輕輕撫過盒子細膩的葉片紋路,心里大概能猜出這是誰送的。

景休在她旁邊坐下,淡淡笑著道:“這盒子的雕工不錯,阿默不打開看看,是什么禮物?”他嘴上笑著,心里卻冷的很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