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章 天雷問責(2)

陽光明媚,鳥語花香,景休一路慢慢往回走,眼前能看到朦朧的光影,腳步穩健,并沒有盲人的局促。

沈裴書的話回蕩的耳邊。

“你若喜歡阿默,為何不直接去告訴她呢?”

景休腦海中突然涌出當初與阿默的相識,涼亭下,阿默將饅頭塞到景休的另一只手中,沙啞著聲音:“你……吃吧……”當他倒在桃花小筑門前,扶住他收留他的也是阿默,雨中他漫無目的的走著,是阿默撐著傘站在他面前,拽著他的手腕:“跟我回去吧。”畫面如昨,他的心不僅被融化,似乎……起了些漣漪。

景休走到桃花小筑外,柵欄在不遠前方。

林默的聲音從里面傳來:“小白!你又叼我的帕子!我才繡了一半呢……你還跑,給我回來,瞧我抓住你不打你屁股!”

一陣桌椅碰撞,喧囂的人間煙火氣,他定定立在那兒,眼神空洞,唇邊漸漸勾起一抹溫暖的笑容,在人間和林默相處的這段日子,充實而滿足,足夠銘記于心,他承認,他已經對林默心動了。

不知不覺,林默摘桃子到現在已經半個月了,她釀的桃子酒也做好了,這日,林默取出酒壇,決定先讓景休嘗嘗味兒。

桃樹下,支著一張小桌,桌上擺著幾盤小菜,一壺酒和一只杯子。

景休端著杯盞,聞了聞,桃子的果香和酒的醇香柔和的恰到好處,他用手指敲了敲桌面:“你不喝?”

林默搖頭:“我不能喝酒,一滴都能醉,嘗都沒敢嘗,還是你喝吧。”

林默起身,為景休又倒了一杯酒:“我聞聞味道就好。”

景休一笑,端起杯子,卻并沒有喝,略略思索片刻,鄭重開口:“阿默,過些日子,我可能要離開一下。”

林默不明所以:“離開,回家嗎?”

景休點頭:“我有許多事沒告訴過你,今天心情不錯,有酒有菜,你想不想聽聽?”

林默:“好啊。”

景休淺淺一笑,空洞的眼神飄向遠方:“我不是這里的人,我的家鄉在很遙遠的地方,叫山靈族。”

林默睜大眼睛:“山靈族?我都沒有聽過。”

景休似乎在回憶:“那里很美,有四季都不敗的花,有清澈見底的湖,那里的樹都高聳入云,鳥雀無數,清早起來,推開窗子,到處都是裊裊升起的輕煙薄霧。那里的人生活安逸,雖與外界不通,但自得其樂。”

林默一臉向往:“你們那風土人情是怎樣的?也和這里類似嗎?”

景休:“有些是的。”

林默:“我想聽些不一樣的,唔,有趣的!”

景休別有所意:“有趣的啊……我們那邊每年二月的第七天,是男子向女子表白求親的時間,每年七月的第二天,是女子向男子表白求親的日子。”

林默來了興致,感興趣的追問:“你們那里的女子竟如此大膽嗎?”

景休笑著搖頭:“也算不上什么大膽。在我的家鄉,男子和女子都有追逐自己所愛的權力,二月七,若有男子戀慕上女子,便會向對方贈一片竹葉;七月二,若有女子戀慕男子,便會為對方遞上一片桑葉,此為寄情。”

林默看著頗為神往:“這樣啊……”

景休“看”向林默:“阿默,我住的地方便有一片竹林,來年二月,你愿隨我去看看嗎?”他的表情真誠,甚至帶著些渴求。

林默夾了一筷子菜,一邊盯著景休,一邊向嘴里送,“聞言”一愣,筷子上的菜頓時掉在衣裙上:“哎呀!”她連忙伸手抖落裙子上的菜肴,以此掩蓋尷尬,景休見她這樣子,只覺得可愛好笑,他端起酒杯,仰頭喝了一口,清冽的酒水流進景休的喉嚨,光芒閃過,如同一道銀色的玉帶。

景休伸出手,伸到林默面前,在桌子上敲了一敲:“阿默,你還沒回……”

林默抬起頭來,略顯緊張的看著他,這時,景休突然感覺到眼部一陣錐心的刺痛,他頓時閉上眼睛,忍不住緊緊皺起眉來。

林默:“你怎么了,眼睛痛嗎?”

景休睫毛顫了顫,模樣痛苦,他眨眨眼,頭微微晃了晃,仿佛好了些,隔著黑色的紗,耀目的光線忽然一瞬間涌入眼中,片刻之后,才從一圈圈的光線中適應,眼前女子的臉孔清晰倒映在他的瞳孔中,是靈汐,也是林默的臉。

景休不由得呆住了,猛地進了房間反手關上了背后的門,微微倚靠在門框上,垂頭看不清神色,他一點點抬起眼瞼,眸色暗沉:“是她……”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