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二章 天雷問責(4)

人間已然是深夜,林默躺在床上,睡得很沉。

房間里,窗明幾凈,所有的物品都整整齊齊的擺放著,桌椅的邊邊角角,都用布帛包裹著,防止他被撞傷,景休盯著桌角,有些動容。

他來到客廳,看向林默的房間。

燈火已熄,她似乎已經睡熟了。

景休皺著眉,搖了搖頭:“怎么會是她?她不是在紫云臺上被戰神親手殺了?她沒有法力,只是一個凡人,或許……只是長得相像?”說完他馬上否定自己的想法,不對,她能拔出他體內的白骨釘,是鳳凰一族的血脈無疑,就是她!沒有錯!她為何會出現在這?以前的事,她似乎都不記得了……

景休默默的看著林默的房間,安靜的站在廳內,手拂過被布帛包裹的桌角,皺眉沉思,突然,一聲高過一聲的慘叫聲從林默房間傳來,景休面色一變,下一秒,已經消失在原地,林默躺在床上,奮力掙扎,似乎正在承受極大的痛苦。景休憑空出現在房內,大步上前,抓住林默的肩膀:“阿默!阿默!”

林默好似完全聽不到,依舊大叫著,好似正在與什么人廝打一般!

景休一把將她抱在懷里,狠狠的抱住:“阿默!醒醒!”

林默閉著眼睛,掙脫不開,卻依舊慘叫嘶吼,景休用力的抱著她,側頭看去,只見在她的耳后,魔印清晰的顯現出來。

九宸手抓著神農鼎,太阿劍插在他的胸口,鮮血浸透了他的衣衫,一滴滴落下,他沉沉的看著天雷真君:“真君,九宸所言,并無一字虛假。借用神農鼎一事,我已上報天君,一旦此間事了即刻歸還。還望真君高抬貴手,容我這一次。大恩大德,九宸他日必有回報!”

天雷真君冷冷的看著受傷的九宸,半晌,隨手一招,太阿劍頓時飛回,拿在手中:“九宸,大家同殿為臣數萬載,本座敬重你的文武韜略,卻也不齒你的優柔寡斷。當年你若能對身邊人多加提防,趁早下手,也不至于讓元征殘害那么多我天族兵將!你從長生海歸來,又婦人之仁,袒護元家。我天族統御六界,靠的就是萬物有序,天規森嚴。即便不通人情,也當誓死維護。過為己甚,大仁不仁,這八個字,還望你記在心里!”說完,收起太阿,轉身便走。

九宸看著天雷離開,無聲的緩出了一口氣。他捂住胸前的傷口,轉身去看,神農鼎內的“光芒”已恢復平靜。

林默房間內,她被景休抱在懷里,也漸漸安靜下來。

景休望著她,腦中閃過了當年和靈汐相遇后的無數畫面,沉沉的吐了一口氣,他伸手撥開林默臉上的碎發:“怎么會是你?你魔印未消,天宮怎會放過你?你說你有父有母,莫非,你已重歸六道?”

景休看向窗外,陰沉的夜,漫長的還沒有過去,但見他目光如水,冰冷又深沉。

圓月當空,林家的院落一片靜謐,所有人都已入睡,神光一閃,景休出現在林家院落,夜風拂來,吹動景休的發絲,他緩緩閉上眼睛。

神念如浪,向四周散布而去。

時間瞬間回溯而上,黑白交替,所有這個院子里的人快速出現,來來往往,向過去的而去,林默從被抱回到林家發生的所有事情都一點點在這個院子里顯現。

景休睜開眼睛,眼睛布滿血絲,疲憊又心痛。他的耳邊回響起林默曾說過的話。

“我家其實挺好的,家境殷實,衣食無缺,我爹爹特別寵愛我,逢年過節都會送我禮物,小時候他送了我一個金鎖,那么大一塊,純金的,都能買個宅子了。我娘也很好,人很溫柔,喜歡笑,從來不會大聲罵人。我奶奶也很慈祥,每到我生辰的時候,就會煮長壽面給我吃。好大的一碗,我每次都能吃完。就是我妹妹心眼小,但也沒什么,全家人都對我好,她也不敢惹我。”

“你家這么好,你為什么要離家?

“因為……我自己不好,我想變得好一點,再回去。

咯吱一聲,林少海的房門拉開,林少海披著外衣,走了出來。景休站在院子里,他卻看不見。林少海蒼老了許多,形容有些憔悴,他似是睡不著,來到林默房前,默默的望著。

景休看著他,目光深沉,透過林少海的眼睛,似是能看到他的心。

林少海嘆息一聲,回去屋內。

景休站在原地,片刻后,神光一閃,御風離開。

圓月碩大,一切悄無聲息。

景休站在海邊,面沉如水,看著潮起潮涌,心中五味陳雜:“原來阿默是這樣長大的,難怪她是那種性子。只是當日紫云臺之上,戰神親自出手,她是如何逃了一劫?又為何出現在凡間?她魔印未消,天宮是否知曉?魔君是否知曉?若被人知道她在此處,怕是會引來大禍。”

朝陽初升,溫馨的房間內灑入散碎的暖光,林默揉著眼睛,撐床坐了起來,突然發現景休竟坐在自己旁邊,頓時嚇了一跳猛地往后躲了一下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