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三章 因緣際會(1)

林默沒反應過來,仍舊往前走了兩步,突然停下,景休站在那,靜靜的凝望著她的背影,夕陽溫暖的光線包裹兩人,她回過了頭,風將她墨絲吹起,她怔怔的看著景休的眼睛,景休上前一步,離她很近。

林默緊張的攥住了衣擺,景休剛剛說的話她不是不明白,只是……她對景休并沒有愛慕之心。

她脖子下意識縮了縮:“可……我是聾子啊。”

景休不以為然,目光牢牢鎖住林默:“我以前也是瞎子,你也沒有嫌棄我呀。”

天暗了下去,林默脫口而出:“我已經許了人家了!”

景休皺眉,難以置信:“阿默……”

林默后退一步,眼睛不知道看向哪里:“修大哥,你眼睛好了,也該走了,我只是碰巧照顧了你一段時間,你實在不需要這樣。”風吹動道路兩邊的野花,她臉上雖有些慌亂,但眼神里卻有著少見的堅定。

景休目光灼灼:“阿默……你是不愿……”

林默突然仰臉一笑,打斷景休的話:“景大哥,我餓了,我們回家吧。”

林默說完,轉身就走,景休望著林默的背影,默默出神。

清晨,鳥雀停在桃樹枝頭叫個不停,一顆桃子從樹上掉了下來,白澤撿到,把桃樹當做球,頂著桃子一個勁的玩耍。林默從房間里走了出來,伸了個懶腰,余光瞟到景休房門緊鎖,不禁有些心虛。她擺好飯菜,白澤也叼著自己的小碗蹲坐在椅子上一臉嗷嗷待哺,她坐在椅子上等了一會兒,見景休還沒有出門,忍不住走近敲了敲門。

“修大哥?你起了嗎?”門里面毫無動靜。

林默繼續敲著門,試探道:“修大哥,我進來了?”她推開門,房間里悄無聲息,景休早已不在,床上的被褥也被疊的整整齊齊,林默茫然的看著空無一人的房間,心里落落空空,他這是不告而別了嗎……

碧青天空下是一望無際的大海,海浪翻滾,海灘上正站著兩個人,一個是長身玉立的景休,另外一個卻是仲昊的手下黑蚩,此時,黑蚩正跪在景休面前,所有人都沒有料想過黑蚩其實一直聽命于景休。

景休俯視著黑蚩:“仲昊疑心頗重,你能在他身邊這么久還沒被他察覺,做得很好。”

黑蚩半跪在地,一臉恭恭敬敬:“屬下只是聽命行事,不敢居功。當年若不是國師,屬下早就死了,屬下這條命是國師的,不論國師叫屬下做什么,屬下都肝腦涂地,絕無二話!”

“起來吧,你這次來,是有事向本座稟報?”

“不是,屬下是奉了仲昊之命,前來尋找魔君要的那位女仙的,聽赤鷩說,那名女仙是翎月的女兒。翎月當初翻臉無情,將國師打下天牢,她的女兒,我們該如何處置?”

景休一頓,到現在魔君都沒有放棄找靈汐,他不能暴露靈汐的存在,想到此他皺起眉來:“就算這女仙不是翎月的女兒,也不能落到仲昊的手里。有你在仲昊身邊,開啟縛靈淵一事還在我們的掌控之中,但若魔君出世,就天下大亂了。”

黑蚩拱手道:“屬下知道,屬下這次也是想將那女仙搶先找到,好好藏起來,等候國師的命令再行處理。”

景休轉身:“這里的事你不用管了,本座在這,不會讓人落到仲昊手里的。倒是你,沒找到人,仲昊不會起疑?”

黑蚩:“國師放心,屬下自有說辭。血月之夜即將到來,還請國師保重自己,屬下在山靈界中,等待國師歸來!”

天氣晴好,鳥雀紛飛,白澤將桃子當成球,在草地里滾來滾去,一只細白的手伸過去,將桃子拿起:“你不吃,也別糟蹋呀。”白澤見林默撿走桃子,不甘心的上躥下跳。

林默拿起桃子洗洗干凈,坐在臺階上一口一口的咬下去,桃子甘甜多汁,清脆可口,她看著前方,眉眼彎彎,桃子在她沒注意的時候,發出點點光斑。

小院內風景雅致,風動,樹動,掛在柴門上的風鈴搖曳,一串清晰而悅耳的鈴音,帶著回響緩緩的傳入林默的耳朵,她耳朵動了動,全然不知這就是“聲音”,她愣了愣,又咬了一口桃子。

天氣晴好,萬里無云,所有聲音在放大。微風吹拂,樹葉沙沙作響,鳥兒鳴叫。

院門咯吱一聲,有人走了進來,那人一襲白衣,面容清俊,正笑吟吟的看向她。林默詫異的抬頭看去,手中的桃子砰的一聲,落在地上,滾到了正在睡覺的白澤身邊:“宋……宋公子……”她萬萬沒想到,這個時候能看到宋公子。

一時之間,好似有萬千日光照在九宸身上,他眼神溫柔,低聲呼喚:“阿默。”

林默怔怔的看著他,猛地站了起來:“宋、宋公子,你怎么來啦?”突然她像意識到什么一樣,呆住了,晃了晃頭,不可置信的伸出手來,在耳邊拍了一下!“啪”的一聲脆響,卻好似一個驚雷,震得她身子一抖,嚇了一跳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