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五章 因緣際會(3)

林默沉默的在灶臺旁下米,攪粥,鍋中熱騰騰的水霧氣蒸騰在她的臉上,站在門口的九宸深深看著林默,忽然走過去,胸前幾乎與她后背相挨。

九宸的呼吸噴在她的脖頸:“怎么心不在焉?”

林默手一抖,手里的碗險些掉下。

九宸連忙手掌心托住林默的手背,一點點抬起,將碗放回桌上,林默干巴巴的笑著:“謝謝……”她迅速收回手,慌忙拿過一塊青椒,胡亂切了幾塊放到一邊,然后扯過一根蔥,落刀卻沒切斷,他從后握住了她的手,她后背僵住仿佛緊張到極致。

九宸慢慢磨了下蔥,蔥皮被輾轉,依舊不斷:“你這刀不快了,這樣一點一點來,自然為難。”他抓著林默手起刀落,啪的一下將蔥切斷在案板上!

林默嚇得一激靈抬頭。

九宸慢悠悠:“當斷不斷,反受其亂,刀若不快,那便用力些。”他分明意有所指。

林默迅速躲開,將蔥和青椒堆攏到一邊,緊張的磕磕巴巴:“宋公子……”

九宸不理,過去將蔥和青椒一塊塊耐心分開兩邊:“蔥和蔥放在一起,青椒和青椒放在一起,做人做事都要這樣涇渭分明。”他說完,抬起頭來定定的盯著林默。

林默深吸一口氣,冷靜下來:“宋公子是在暗示我嗎?”她十分……不喜歡這種感覺。

九宸微微揚眉,看到有些不同的林默。

林默索性將話說清楚:“當日我為何離家,想必事后你也清楚了,我并非林家的親生女兒,因我之故,還險些害的家人受難。而且我與你的婚事,六禮之中只完成了四禮,不算禮成,我還算不得你宋家的人。宋公子千里迢迢前來找我,到底為了什么?”

九宸淡淡打量著她:“你不知道我為何找你?”

林默微微咬唇,低著頭,眉頭緊鎖:“宋公子才華出眾,家世顯赫,又有功名在身,我……我來歷不明,只是林家的一個養女,以前還是聾啞之人,我實在不知宋公子為什么會到這里來。”

九宸聞言微微一笑:“不知便不知吧,來日方長,以后總會慢慢知道。”他說完,轉身施施然出門。

林默盯著九宸背影,無奈的嘆了口氣,她看著鍋里快煮好的粥,盛了起來,客廳里, 景休與九宸相對而坐,白澤坐在林默對面,她放下粥,轉身離開:“還有饅頭,等一下。”

九宸與景休默默對視,兩人按部就班的繼續過招。

“你是何人?我是阿默的未婚夫婿。”

“你又是何人?我自是阿默的有緣人。”

兩人目光越發冰冷,白澤坐在對面,只覺得如芒在背,縮起腦袋,只想鉆到桌子下面去,九宸目光一冷,手在方桌上一按,一層寒冰突然蔓延而上,沿著桌面向景休的方向而去,景休不甘示弱,神力使出,冰霜瓦解,虛空之中一只鳥雀虛影閃現,發出一聲尖鳴,向著九宸猛沖而去!

九宸揮手,鳥雀虛影頓時土崩瓦解,消散在半空之中,刀光劍影之中,白澤坐在當中,炸著毛,縮著脖子,只覺得一條小命去了一半。

九宸一臉不屑:“原來是只麻雀精,也敢到這來撒野。”

景休冷沉著臉:“你又是哪來的山精野怪?也敢到本座面前逞兇?”

九宸與景休同時出手,以方桌為媒介,各自出掌,攻擊對方!桌子微微震動,兩色神光閃現。只聽咔嚓一聲,一道裂縫出現在中央,白澤左右看著兩人,只覺頭皮發麻。

林默人未到聲先到:“饅頭來了!”

景休和九宸一驚,同時手掌抵穩桌子,防止它裂開倒下,只見林默端著湯走來,好巧不巧的一盆湯正正好好放在中間裂縫處。

桌子裂縫處頓時向下一沉!兩人同時出掌,桌下仙光閃爍,支起桌子。白澤緊張的耳朵來回忽閃,不停往兩邊看。

林默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:“還有好些菜呢,你們來幫我端菜呀。”

九宸與景休冷冷的看著對方,誰也不動。

林默尷尬的笑笑:“呵呵……我還是自己端吧。”

九宸看向景休:“你走吧,我可以不與你計較。”

景休不甘示弱:“修行不易,還是你走吧,我保證不會與你為難。”

“我修行幾萬年,還從沒見過像你這般膽大包天之輩。”

“比誰年紀大嗎?那你贏了。”

“你是想激怒我嗎?”

“我沒殺你,已然是很客氣了。”

九宸冷笑一聲,景休也回之冷笑。

林默端著菜走進來,放在桌上,她故作輕松:“你們在聊什么?”

景休看向林默,微微一笑:“聊你做的菜,很香。”

林默一笑:“是嗎?那吃吧。”她走過來,突然一不小心撞了桌子一下。

景休九宸同時松手站起:“阿默!”

失去了力度支持的桌子轟然碎成兩段,從中間了倒下去!白澤利索的叼起自己的狗碗,其余杯筷碗碟噼里啪啦都掉下去,飯菜也全部灑落下來,一地的狼藉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