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六章 因緣際會(4)

這幾天被九宸景休折磨的林默,頭疼異常,現在連出門都害怕撞見他們,今天一早,她起床準備上工好抱著袋子,準備悄悄想溜出門。

景休忽然從陰影里走出,陽光完全打在溫潤如玉的臉龐上,展顏一笑:“阿默,我送你上工。”

林默猶豫了一下,頓覺嘴角抽了抽:“不用了,我自己去就行。”

景休故作點頭:“也好,我留在家中,與宋公子多親近親近。”

林默一聽,覺得頭大,這兩人一見面就要吵架,不能讓他們留下,不然房子都要塌了,她忍不住向九宸房間看去,改變主意:“算了,你還是送我去吧。”

景休一笑:“那走吧。”

兩人相伴走出院子,他們安然行走在青翠小徑間,有蝴蝶翩翩飛過,落在一邊不知名的野花上,空氣中有花香流淌。

景休側首:“阿默,那位宋公子是何許人,真與你有婚約嗎?”

林默有些糾結,點點頭。

景休輕嘆,以退為進:“他見我在這兒許是不高興了吧?要不……我過陣子還是搬走吧?”

林默有些擔憂:“你在這里有親人可投奔嗎?”

景休垂著腦袋,沉默著,看著竟有一絲絲可戀,她想來想去,覺得景休突然走掉有些不妥:“孫大夫對我說,你得繼續吃藥,不然眼疾有可能復發的。”

景休黯然神傷:“無礙的,你不用擔心我,這么多年也過來了。若是……若是將來時運不濟,又看不見了,那就到時再說吧。我只是不想給你添麻煩。”

林默越發不忍:“還、還是不急著搬吧。”

景休嘴角帶笑,正要再接再厲:“阿默,其實……”

轟隆一聲,天降大雨,尤其是景休位置簡直像一盆水直接從天上扣下來!兜頭澆了他一臉,景休閉著眼,任水滴滑落,慢慢睜開眸子,臉色有些可怕,此刻,他心里已經是怒海濤濤,這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誰做的。

林默呆了,仰頭看著烏云密布的天空:“怎、怎么回事?這雨這么這樣?”

景休卻冷眼望著小路遠方,不答話,遠處有男子款款而來,青色小傘下露出九宸略微有些得意的臉,他將傘打到林默頭上:“下雨了,阿默我送你一程吧,修公子衣服濕了,要不先回去?”他似笑非笑的看著景休,景休的臉越發的鐵青。

藥鋪門口,孫大夫正翹著腿樂滋滋坐在椅子上,往嘴里一顆顆丟蠶豆吃,關大娘一邊擦著藥筐一邊往外望:“阿默怎么還沒來?”

孫大夫不太在意的:“女孩子家貪睡,晚一會怕什么。”

關大娘反駁道:“阿默才不會呢。”

沒過多久,路上出現了兩個人影,一男一女看著模樣竟有些般配,女的身姿玲瓏,雙眼燦若星辰,男的器宇軒昂風度不凡,女的自然是林默,至于男的嘛……關大娘睜大了眼睛,竟覺得面生,居然不是修公子,兩人的身影由遠及近,直到店鋪門口。

關大娘眼神熱切的在林默和九宸間打轉,燃燒著八卦光芒:“這位是?”

林默后退一步,拉開和九宸的距離,耳根微紅:“哦,這位是宋公子。這是關大娘和孫大夫,都對我很照顧。”

九宸微微對孫大夫頷首,看著林默輕聲道:“晚點我來接你下工。”

待九宸走后,林默將他的一切和盤托出,關大娘捕捉到關鍵詞,臉色訝異:“未婚夫婿?你都沒家人,誰給你定的親?”

“我有家,我只是離家了而已。”她的表情似不愿意說。

關大娘側頭看向孫大夫,孫大夫毫不在意,背對著林默低著頭繼續吃豆子:“阿默啊,你這未婚夫婿來了,你家中的修公子怎么辦?走了?”

林默搖搖頭:“沒有。”她想到家里那兩位一在一起簡直是天雷地火,一頓狂炸,她完全招架不住。

孫大夫繼續著往嘴里扔豆子,張嘴接住吃的動作,突然愣了一下,頭一偏,豆子掉了,他猛地站起,手指著林默,驚訝:“這、這……阿默你能聽見啦?”

關大娘轉頭看孫大夫:“啊?聽見了?聽見?阿默?”

林默緩過神來:“對,我都忘了和你們說了,我能聽見了。”

關大娘一臉喜色:“什么時候的事啊?”

林默心中高興:“就在昨天,突然就能聽見了。孫大夫,我還想問你呢,這是什么緣故?”

關大娘原地轉著,合掌閉眼直拜:“哎呦,不管什么緣故,這是大好事啊!菩薩保佑,菩薩保佑!”

孫大夫撂下盤子快步走過來,號住林默的脈,神色越來越激動:“ 老夫的醫術這么高明嗎?阿默好像真的沒事了。”

關大娘反問道:“你給阿默治過嗎?”

孫大夫聞言頓時一呆:“對呀,我都沒治過呀,那她怎么好的?”

“依我看啊,就是我們阿默心眼好,感動了哪位過路的神仙,這樣胎里帶來的病,可不是只有神仙才能治好?”關大娘拉著阿默,親親熱熱左瞧右瞧,一臉喜色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